周日(12月20日),特朗普法律團隊向聯邦最高法院提訴,要求推翻賓夕凡尼亞州最高法院對該州在大選前後改變郵寄選票法的幾個案子的裁決。這是特朗普團隊首次獨立在最高法院申訴。

特朗普法律團隊負責人朱利亞尼(Rudy Giuliani)發表題為「特朗普競選(團隊)在最高法院展開憲法戰」聲明表示,特朗普競選委員會周日向美國最高法院提交複審令申訴,要求推翻賓夕凡尼亞州最高法院裁決的三個案子。

聲明寫道,這些案子指控賓夕凡尼亞州在2020年總統選舉前後非法改變該州郵寄投票法,違反美國憲法第二條和「布殊訴戈爾案」(Bush v. Gore)。

這是特朗普競選團隊首次獨立向美國最高法院提出申訴,並根據在「布殊訴戈爾案」中成功提出相同憲法論點尋求法律救濟。

朱利亞尼在聲明中還援引「賓夕凡尼亞州一個相關案件」,在此案中,最高法院大法官塞繆爾‧阿利托(Samuel Alito )和另外兩名大法官監察了賓夕凡尼亞州最高法院決定將法定(郵寄)選票接收截止日期從大選日當晚8點,延期到大選日三天後下午5點的決定是否符合憲法。

聲明說,賓夕凡尼亞州最高法院的判決很可能違反聯邦憲法。

特朗普團隊向最高法院要求推翻賓州最高法院的裁決

周日,朱利亞尼在聲明中說,競選團隊向最高法院提交的申訴書要求推翻三項決定,這些決定取消了賓夕凡尼亞州立法機構對防止郵寄選票欺詐的保護。

包括(a)禁止選舉官員在選舉日驗票期間檢查郵寄選票上的簽名是否真實;(b)廢除競選團隊在驗票期間對偽造簽名和其它違規行為挑戰郵寄選票的權利;(c)認為競選團隊檢察郵寄選票驗票的權利意味著他們只能在「房間」內(進行)——在本案中,即具有幾個足球場大小的費城會議中心;以及(d)取消了選民在郵寄選票上正確簽名、填寫地址和日期的法定要求。

朱利亞尼在聲明中還說,申訴書尋求一切適當補救措施,包括撤銷投票給祖拜登的選舉人任命並允許賓夕凡尼亞州州議會選擇他們的替代選舉人。

在聲明中,競選團隊還提出加快處理,在12月24日之前作出答覆。以便美國最高法院在1月6日國會召開聯席會議認證選舉人團投票之前做出裁決。

前聯邦總律師:賓州選前改選舉法違法

12月16日,美國參議院國土安全和政府事務委員會(Senate Homeland Security and Governmental Affairs Committee)舉行首次聽證會,以審查2020年總統大選中的「違規行為」。前聯邦總律師肯‧斯塔爾(Ken Starr)作證說,賓夕凡尼亞州在大選前對選舉法進行最後更改違反法律。

斯塔爾也援引最高法院在2000年對「布殊訴戈爾案」的裁決。「『布殊訴戈爾案』支持(基本)主張」,即美國「事後不能改變選舉法」。

2000年「布殊訴戈爾案」,最高法院以7比2的投票結果裁決說,佛羅里達最高法院要求在全州範圍內進行點票的裁決違反了《憲法》第14條修正案的《平等保護條款》。

賓夕凡尼亞州第77號法令受到該州共和黨州議員們的審查,共和黨人在訴訟中聲稱這項法令違反州憲法。第77號法案是由賓夕凡尼亞州民主黨州長湯姆‧沃爾夫(Tom Wolf)於2019年10月31日簽署成為法律,依據此法,賓夕凡尼亞州全民皆可無條件使用郵寄投票。然而,第77號法案在制定時,並未經過適當的立法程序。

11月初,斯塔爾指出,賓夕凡尼亞州最高法院的裁決允許選舉委員會對在選舉日之後寄達的郵寄選票進行計數,前提是郵寄選票最多可在三天後收到,這是「違憲行為」。

斯塔爾當時說,最近幾周在賓夕凡尼亞州發生的事情在憲法上很怪異。州長沃爾夫試圖通過賓夕凡尼亞州立法機構來實現他提出的改革和想法,他失敗了。然後,他去了州最高法院,該法院投票表決接受了沃爾夫州長的所作所為。

阿利托在11月6日發佈一項臨時令,要求賓夕凡尼亞州將選舉日晚上8點以後收到的選票單獨分開,如點票,應單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