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觀眾,大家好,今天是12月19日,星期六,歡迎收看紀元頭條。我是雪兒。

12月16日,美國參議院國土安全及政府事務委員會(HSGA)就選舉違規行為舉行首次聽證會。針對選舉是否發生了舞弊和欺詐,對立雙方展開激烈交鋒。

肯德基州共和黨參議員保羅(Rand Paul)明確指出,選舉欺詐行為真實存在。他直言:「欺詐行為發生了,選舉在許多方面都被盜竊,解決這個問題的唯一方法是加強法律。」

保羅直接將矛頭指向被開除的網絡安全及基礎設施安全局局長克雷布斯(Chris Krebs),因為克雷布斯在聽證會上宣稱,雖然選舉有時很混亂,但毫無疑問,這次是一次安全的選舉。但對於存在「幽靈票」等非公民投票、違規的郵寄投票,克雷布斯敷衍、迴避。

美國最大的武裝民兵組織「誓言守護者」(Oath Keepers)的創始人羅茲(Stewart Rhodes)也談到了選舉結果不合法的問題。他說:「我想這個國家大約有一半的人不會承認拜登是合法的。他們不會承認這次選舉。」

羅茲表示,這意味著,從拜登嘴裡說出來的一切都將被認為無任何效力和作用。他簽署的任何法律都不會被承認。「我們會像開國元勳們那樣,最後將以我們的抵制而告終」。

羅茲創辦的「誓言守護者」是由前軍方、警察和急救人員組成的無黨派組織。
拜登被左媒認定「勝選」後,近日又留下一項集會紀錄。

12月15日,號稱以八千萬選票獲勝的「當選總統」拜登到喬治亞州,為兩個民主黨國會參議員候選人助選。不過集會只有區區幾十人露面。

一名曾經參加過競選並且擔任過競選團隊經理的網友表示,集會場面表明拜登實際是輸了選舉。

加州政治參選人,網名為「ChelNightingale」留言說:「我熟悉競選技巧。他們利用疫情作為藉口,用幾架汽車填滿空地。還有,這些人都是工作人員,以及工作人員的家屬和朋友,剩下的是付錢來的活動人員。所有都是拙劣的假象。特朗普才贏了。」

而特朗普總統每次公開演講,都受到支持者的熱烈歡迎。12月5日傍晚,特朗普和夫人梅拉尼婭也是到喬治亞州參加助選。現場人山人海,民眾高呼「再做四年」「我愛你」等口號,表達支持。

另一方面,12月17日,副總統彭斯也去了喬治亞州,為兩名共和黨參議員連任助選。他在集會上表示,將會同特朗普總統繼續戰鬥,直到剔除每張非法選票。他說:「我會向你保證,隨著我們的選舉挑戰在全美各地法院推進,我們將繼續戰鬥,直到計算出每一張合法的選票,剔除所有非法選票為止。」

德薩斯州起訴四個搖擺州違憲一案,被聯邦最高法院駁回的內幕被曝光。

12月17日,林伍德大律師發出一則重磅推文,稱他現在明白了最高法院拒絕這單訴訟案的原因,是因為首席大法官羅伯茨(John Roberts)從中作梗。

推文說:「腐敗與欺騙抵達了我們國家最有權勢的辦公室——最高法院的首席大法官處。這是我們國家悲傷的一天,但也是醒來知道真相的一天。羅伯茨是最高法院在大選官司上,不作為的原因,其他人也參與了。」

林伍德還寫道,「這是8月19日的一個電話的交談內容,電話上,法官羅伯茨說,他將確保『那個混帳東西』不能連任。羅伯茨在電話中與布雷耶(Stephen Breyer)法官討論如何把特朗普拿下去。」

在這條推文之後,林伍德又發文說:「我的一篇關於羅伯茨和布雷耶法官的聲明的文件已經交由幾個第三方處理了。」

「當無法抹殺真相信息的時候,傳播真相信息的人經常遭到攻擊。但是真相不能被否定,不能被破壞,我已經確認了那個真相。」

在以上兩條消息之前,林伍德律師曾經貼出另一條內涵巨大的帖文。文中說,「我長期以來質疑『約翰‧羅伯茨』(這個名字)出現在愛潑斯坦(Jeffrey Epstein)的私人飛機名單上的問題。」

林伍德文中提到的愛潑斯坦是因性侵未成年少女,被拘押的紐約金融大亨,去年夏天在曼哈頓監獄裡,可疑地「自殺」了。他過去經常帶朋友乘坐私家飛機,前往一個據稱有女童供其玩樂的島嶼尋歡作樂。

首席大法官約翰‧羅伯茨的名字出現在戀童癖愛潑斯坦的私人飛機名單中,令林伍德產生各種質疑。林伍德說:「主流媒體沒有興趣調查這件事,去挖掘真相。但美國民眾應該知道答案,所有的謊言都將被揭穿。」

林伍德跟著說,下面這條推文可能是他一生中發出的「最重要的推文」,推文說:「首席大法官羅伯茨是腐敗的,應該立刻辭職;布雷耶大法官也應該立刻辭職。他們是『反特朗普集團』,竭力阻止公眾知道特朗普贏得了連任的真相。」

很多網友跟帖了林伍德律師的推文,其中不少人貼了一則帶有C-Span(公共事務有限電視網)標誌的政府聽證會的影片,裡面一個證人正在轉述另一個法庭職員的話,這個法庭職員說,聽見大法官們在討論德州起訴四州違憲案的情形。證人說,是羅伯茨以及幾個自由派大法官阻止了其他法官受理德州訴訟案的決定。

這則影片中的證人所引用的法庭職員的書面證詞也被一家保守派電台「HAL Turner」披露了出來。

這段文字證詞寫道:「我是最高法院一個法官的職員,今天發生了我們從來沒有見過的事情。法官們在關閉的門裡面大聲爭吵。法官們在一間封閉的,關著門的房間裡會面,這是他們的標準做法。通常他們是平和的,但是今天我們在大廳裡就聽見了他們的叫喊。他們見面開會,因為他們不信任電話上的會議。首席大法官羅伯茨叫喊道:『如果我們聽證這單案,你能為暴亂負責嗎?不要告訴我布殊和戈爾的案例,我們那時候沒有暴亂;你忘記了你在這裡的角色是什麼,尼爾,我不想再聽那兩個初級法官說什麼了。我將會告訴你們怎麼表決。』」

被羅伯茨叫尼爾的人是另一名大法官,尼爾·戈薩奇(Neil McGill Gorsuch)。

這名證人還說,托馬斯(Thomas)大法官講話,「他對約翰‧羅伯茨說:『約翰,這意味著民主的結束!』當他們離開房間的時候,羅伯茨、自由派法官和卡瓦納(Kavanugh)都在開心地微笑,阿利托(Alito)和托馬斯明顯很生氣;而ACB和戈薩奇似乎沒有表情。」

政府公聽會上的證人說:「他(羅伯茨)說的是,他對做正確的事害怕,這是道德上的膽小鬼……最高法院是正確與錯誤的最後仲裁者,是非的最後防線,他們沒有履行他們的職責。」

林伍德曝光了美國歷史上,少有的大法官放棄司法原則的腐敗黑幕後,又發了推文,暗示自己受到了威脅,但林伍德表示,他不怕,也不會自殺,因為他相信上帝。

這次美國大選曝光出來的大量舞弊,以及舞弊手法已經令人們驚訝再驚訝。有評論指,高科技、大傳媒、各級行政、司法等隱藏的深黑勢力都參與了這場選舉大戲,扮演者作惡的角色。

大律師鮑威爾在接受大紀元「美國思想領袖」節目的採訪中,對大傳媒、司法等部門針對大量證據放棄社會責任的做法表示憂慮。她說:「這非常令人擔憂,因為這顯然不是第一次發生這樣的事情,但是發生如此大規模的事件還是第一次。我在2016年收到了加州的大量數據,這些數據表明舞弊在那裡發生過——希拉里·克林頓對伯尼·桑德斯做了同樣的事情。我有個證人告訴我,他們把這一切都告訴了桑德斯,他非但沒有揭發出來,反而投靠了(他們)。

為了金錢利益、政治利益,全球的權力精英一直在世界各地、隨便在何處,這樣做至少有15或20年了。我們自己的政府也參與了其中一些,它跨越了政治界限。毫無疑問,也有一些共和黨人從中獲利,就像民主黨人一樣,都在玩這種遊戲。

下面關注一下大陸的消息。

中共最高級別的經濟會議「中央經濟工作會議」訂在每年的12月舉行,依慣例,會期一般在四天以內。

北京中共機關報章旗下的微信公眾號稱,中共各地高官已經陸續抵達北京。14至15日,至少有11人在北京露面。四處拜會中共中央各部委官員。

青海省長信長星在這段時間內,拜會中共交通運輸部長李小鵬、國家糧食和物資儲備局長張務鋒等官員,同時舉行會談。

時事評論員鄭中原分析說,這類的「中央級會議」除了讓中共地方大員有機會進京「拜碼頭」,也是私下拉幫結派的機會。

2020年受疫情和中美關係惡化影響,中共政權陷入更為嚴峻的內外交困的危局,不但經濟陷入困局、外交慘敗,還面臨國際社會圍剿等多重危機,因此各地高層的日子也不好過,此次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特別受關注。

陸媒採訪多位專家,分析了此次會議可能的四大重點,包括如何推出助企紓困政策、加強消費擴內需、如何配合財政貨幣政策,及在重點領域改革將有哪些突破。

旅美政經評論人士程曉農博士接受希望之聲採訪時分析說,目前中共的經濟面臨嚴重困境,拉動經濟的「三匹馬」即出口、消費、投資都全部趴低,新的金融危機已經成為中國經濟最大的「灰犀牛」。

今日的紀元頭條就到這裡, 多謝收看。

守護真相 永不放棄

我是雪兒,下星期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