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12月,大陸各地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明顯升溫。北京當局通報稱,自14日確診一輸入病例後,18日又新增2例「確診關聯病例」,且將朝陽區漢庭酒店大山子店劃為中風險地區,周邊大山子小區與相關店舖全部封閉,店舖老闆表示,損失慘重。

據官媒報道,18日,北京慶豐包子鋪酒仙橋店再有兩名員工確診,該包子鋪緊鄰大山子店,此二人均與14日的輸入病例有關。而14日確診的輸入型病例為一名香港男子,隔離期滿後曾入住朝陽區漢庭酒店大山子店。

新增病例1,女性,北京慶豐包子鋪酒仙橋店員工,是輸入病例密切接觸者;病例2,女性,與病例1是工友、同宿舍,也是輸入病例的密切接觸者,二人都是18日確診。

12月15日,漢庭酒店以及一層的所有店舖全部閉店封閉管理。19日上午,慶豐包子鋪也都封閉,並拉起了封鎖線,當局派人在門口把守,還放置了「無關人員不得入內」牌子。

此外,涉事一條街上的十餘家餐飲等店舖全部閉店,門口貼上封條,同時大山子小區也是封閉管理。

漢庭酒店下面的一車行老闆李先生向大紀元記者透露,他的店舖是15日關門的,現在漢庭酒店外圍都用欄杆釘上鐵皮,只留一個口有身穿防護服的人員把守。

據他了解,官方通報的該名從香港回來的確診男子是吉林人,隔離十四天後直接入住漢庭酒店,他自己根本不知道被感染,兩天後被檢測出陽性。

「他到慶豐包子吃的飯,前面於文廟(音)吃了飯,又到前面那個有一個居家廣告打印一個東西,然後又到前面麻辣燙吃了東西,又到對面超市逛了一圈,然後這幾個地方全封了。」

李先生表示,這名男子又傳染了一男子(官方沒有通告),這名男子到過大山子小區裏面的金客隆轉了一圈,還有一個賣衣服的店舖轉了一圈,然後又有這幾個店舖(被)封閉。數千人居住的大山子小區也進入封閉管理狀態。

19日慶豐包子鋪的2名員工所到之處也是全部封閉,與此同時,周邊所有民眾全部做第二次核酸檢測。

李先生說:「我們這邊第一次(核酸檢測)是上門做的。第二次大山子小區裏面的所有居民免費自願,然後想再做一次吧。」

北京官方在19日的新聞發佈會上稱,將朝陽區漢庭酒店大山子店(包括底商)劃為中風險地區,北京市其它區域風險等級不變。同時將採取包括全部關閉中風險地區底商,周邊集體單位、小區、服務業場所等嚴格出入登記、測溫驗碼等,原則上中風險地區人員不得離京。

有民眾在微博留言,對當局大範圍限制措施表示不滿。「因為兩個人就限制幾千萬人?」「得大傢伙兒上街請願政府才能聽得到。」

還有網民指官方通報用詞拗口,「就是不說『本地』,非要繞彎。」「首先這就是本土病例,搞甚麼關聯病例?說不清楚,怎麼感染的不講,行動軌跡也沒有!」「境外輸入不都是在閉環式(封閉式)隔離14天嗎?怎麼接觸到的?」「我也很好奇為甚麼境外輸入病例會有密切接觸者?哪位可以解釋一下?」

李先生則表示,這幾名感染者根本沒有去與漢庭酒店一層的其它家商舖,他們全部都跟著倒楣,最少要被封閉14天。

「其實我們是最無辜的,挨著漢庭酒店,這底下飯館全封了,(感染者)沒到我們家去,也沒到這幾家飯館。」

「損失慘重,他們的房租都很貴的,一天費用加上工人工資將近一萬塊錢,這一下封半個月,半個月就得十一萬,一個月就得三十多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