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東時間12月18日晚上8點,橫河老師將現場直播。

聽新聞:

(聽更多新聞請至「聽紀元」平台)

焦點話題:儘管系統性舞弊和違憲證據不斷出現,但從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羅伯茲阻德州案和幾月前電話內容披露,司法途徑似已窮盡,而1月6日國會挑戰成功機會並不大。特朗普及其支持者如何打破對方拖延戰術,將是今後幾天的關注焦點。

一、羅伯茲大法官的異常表現。

我16日節目中提到了聽說羅伯茨大法官在最高法院是否接德州案閉門會議上的態度,當時說沒有證據。現在也沒有證實,外面發表的都是來自同一個來源的,但後來看到這個來源的出處,是CSPAN的一個錄像,看上去是一個很正式的聽證會,發言的人說他是聽最高法院的工作人員說的,內容和我們看到的一樣。

這種聽證,而且被CSPAN直播或轉播的都應該是比較正式的,相對而言可信度還是比較高的。雖然這是孤證,因為都是同一來源,但林伍德披露2020年8月19日據稱是羅伯茲大法官和另一位自由派大法官的電話內容,就是策劃確保不讓特朗普連任。這兩個可以作為互證。他並且挑戰說,你能不能證實在Epsten小島飛機乘客名單上的羅伯茲不是你?也就是說,林伍德已經看到了和大法官羅伯茲同名同姓的人在那個乘客名單上了。

如果僅此而已,可能還說明不了問題,但現在是有大選案例作為支持,拒絕接受德州訴訟案是最明顯的。這是典型的最高法院案例,而且有兩位保守派大法官支持,為甚麼連聽一下都不行呢?支持證據還有,鮑威爾說,美國最高法院駁回了指控威斯康辛州和亞利桑那州選舉舞弊的兩個案件,而雖然對有關密歇根州和佐治亞州的案件存檔,但要到1月中旬才會有音信。除了拒,就是拖。這讓美國選民怎麼能不相信這些流傳而難以證實的消息呢?現在的問題,在美國,似乎也是謠言是遙遙領先的預言,怎麼會這樣?

按照那條消息的說法,羅伯茨大法官阻撓德州起訴案的理由十分荒唐,據說是害怕暴亂,暴徒暴亂和選舉違憲,哪個對國家危害更大?哪個屬於最高法院案子?暴亂,只要當地市長願意法律和秩序,立即就可以解決,而全國廣泛性的選舉違憲,那可是國家有沒有未來的大事。怕暴亂就不怕違憲?大法官的職責是維護憲法不是討好暴徒,如果最高法院的首席大法官連這個問題都搞不明白,美國的法治從何說起。當然這可能是個藉口。

美國法治的悲哀不自今日始。1992年洛杉磯暴亂,起因便是四名毆打羅尼金的警察被陪審團判無罪,本來美國司法制度就是不受輿論影響,但我認為,在陪審團宣判警察無罪後,聯邦法院以違反民權判四名涉案警察中的兩名有罪是向暴亂屈服。法律不應該向政治低頭,今天也是如此。本來,最高法院是民主制度的最後防線,如果這條防線自己解散了,無論是因為壓力還是個人恩怨,對美國都是悲劇。對最高法院和大法官們尤其是悲劇。這條路看來是走不通了,儘管還在努力。

二、1月6日國會挑戰的戰術和可行性分析。

The Hill有一篇文章分析,認為說拜登可能還要面臨一個噩夢,就是國會確認勝選人時的挑戰。目前有7個州送出了對決選舉人票。這個對決選舉人票只有在該州選舉人票被否決後才會被考慮,所以首先是有沒有人挑戰,一個州需要國會一個眾議員一個參議員挑戰。

從目前情況看,眾院已經有至少7人表示可能挑戰,參議員應該也會有,挑戰以後2小時辯論,然後參眾兩院分別投票,只有在一致同意下才能推翻原來的選舉人票,眾院民主黨優勢,基本不可能,而參院,即使佐州選舉使參院共和黨達到52票優勢,也有共和黨參議員可能反水,如麥康奈爾、羅姆尼、Ben Sasse (R-Neb.), Susan Collins (R-Maine) and Lisa Murkowski (R-Alaska)等,而且只要參院和眾院達不到一致否決,原州提交的選舉人票就有效。所以TheHill的文章只列舉了一種可能性,就是一個一個選舉人票的挑戰。如果按州挑戰,4個州每個2小時,只能拖8小時,就是1天,法律允許統一或分別挑戰,這裏指的是單個選舉人票。

目標不是贏,而是拖延到18日,按照憲法,如果選舉人團選不出,眾院選總統,參院選副總統,參院於是選出彭斯做副總統,問題在眾院,按每州一票選總統,共和黨優勢,但眾院民主黨在程序上不會讓這個發生,於是到20日中午,還是選不出總統的話,民主黨會說整個程序不合法,會否決副總統,於是排序的下一個是誰?南希佩洛西。好,我們不去詳細討論以下的多種可能性了,我認為不會走到那一步。我這裏主要是想說明,寄希望於這條路基本上是沒甚麼指望的。我們以前只是提過這種可能性,但因為那時中間似乎還有很多步驟,所以並沒有真的認真分析。

三、下面我們來看這幾天一些不太尋常的跡象和快要失去耐心的特朗普支持者

1.五角大樓延後了向拜登團隊移交。 最開始的說法說命令是代理防長米勒發佈的,前情報總監,特朗普支持者Grenell發推說這不是真的,五角大樓比2016年開了更多的會,代理防長後來也澄清說,他列舉了已經進行的會議和文件,說這是雙方同意的暫停。 特朗普總統的競選顧問Steve Cortes推特說,現在拜登還沒有得到最低級別的安全允許,因為他和中共關係太密切了。我們就來看一下這條消息,事情基本肯定是真的。

問題在這是常規節日暫停還是別的原因?我們也許永遠不會知道,不過如果節日暫停是常規,就沒有必要匿名向媒體披露,如果是放風,是誰在放風,對誰有好處。我們把這個問題留在這裏,至於否認,放風就是不便說,不便承認,所以否認意義不大。這事和前情報總監沒有直接關係,他沒有必要出面,無論是承認還是否認。最新的路透社報道,拜登移交團隊總管確認了暫停是事實,但並非雙方同意的,也就是說是五角大樓單方面宣佈的。 這是很不尋常的,主要是時機,現在局勢發展,每天都在變化,按照五角大樓官方說法暫停兩周,期間會有多少事情發生,那些事情我看是不受節日影響的。注意,一周前還有一條消息,特朗普總統公佈國防部部長接替順序。這不是和平時期的做法。

2.弗林將軍的NewsMax採訪。 他說特朗普總統需要立刻指定一名特別檢察官,這些舞弊的機器把信息發到中共、或俄羅斯、伊朗、委內瑞拉等,他可以立即下令,在全國範圍內扣押每一台Dominion和其它涉嫌舞弊的機器。」

弗林還說,特朗普總統「還可以命令在各搖擺州內調動軍事力量,將其部署在這些州中,重新進行選舉,這並不是史無前例的。」他列舉了美國曾經有過64次戒嚴,這是有憲法基礎的。我們可以對照一下弗林將軍被特赦後的第一次採訪,他那時是非常謹慎的,倒是另一個麥金納尼將軍說的比較多,也主張更嚴厲的措施。注意,如果上次麥金納尼將軍的建議還有人覺得難以接受的話,經過這段時間發生的種種不可思議的上訪難的現實,弗林將軍的建議都是可行性極高的了。尤其是亞利桑那州最大的Maricopa郡拒絕了州議會要求交出所有多內情機器進行司法審計的傳票。這使得弗林將軍扣押每一台多內情機器的建議變得非常急迫,這是保留和找出直接證據最重要的步驟。

3.納瓦羅調查報告出籠。這個報告嚴格的說是一個綜述,把這次大選前、大選期間、大選後所有的問題分門別類的全部包括進去了,這不是一個政府部門的報告,更像是他個人的,但這麼完整的報告,而且出自白宮貿易顧問之手,在這個時機發表,是很有意義的。這不會是為法律訴訟,因為這部份都來自法律團隊的證據,也不是為了州議會行動,因為州議會一方面除了聽證不會有別的更有效的行動,時間也來不及,更可能是為下一步行動奠定一些基礎。

4.佐治亞州州務卿在特朗普總統轉了林伍德的推以後下令全州所有郡簽名核對審計。林伍德的推文斷言佐州州長和州務卿因為大選舞弊要坐牢。

5.拜登發推,希望能保持美國傳統和平交接。

總之,這幾天確實看到了有風向開始轉變的跡象,我們將持續關注。

謝謝支持,歡迎您收看訂閱並請幫助轉發我的頻道: https://www.youtube.com/c/橫河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