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金融協會(IIF)指出中國債務已是GDP的3倍,另外,包括清華紫光在內等中共國企近期不斷爆出債券違約,凸顯中國債務問題已相當嚴重。對此,台灣綜合研究院創辦人劉泰英說,「(中國債務)只要控制不住就會爆,我認為風險非常高。」他也認為,中國財政與金融有結構性的缺陷,必須進行全面性的改革。

據國際金融協會(IIF)最新數據,2020年第3季中國債務佔GDP比重已達335%,遠高於2019年底的302%,顯示中國債務問題嚴重,外界擔憂恐成金融風暴的導火線。

另外,中共國有企業陸續爆發違約事件,包括:華晨汽車集團、永城煤電,還有曾揚言要入股台積電、買下聯發科的紫光集團,截至11月中旬,境內未償債券餘額來到187.46億人民幣,未償美元債共24.5億美元;而中信國安集團12月15日再爆違約,規模達人民幣20億元。

劉泰英受訪時說,很多中國的金融資訊是封閉的,但他認為IIF的估計「完全是低估的。」中國有很多地方債務與國營企業的債務,並沒有在這份統計裏,現在的中共,開始沒收阿里巴巴等民間企業,「這很明顯是缺錢。」

對於中國產生債務問題的背景,劉泰英先指出,中國雖然是自由經濟,但領導階級計劃經濟的思維還沒改過來,或是對自由經濟的發展,根本沒有概念,導致中國債務急速地增加。

另外,劉泰英說,中共官員多是唯物主義,較不重視軟件發展,把施政成績與硬體建設綁在一起,「中共官員會不會陞官都靠硬體建設。」地方政府官員為陞官靠著賣土地籌款推動硬體建設,資金不足時就向銀行融資。中共國企與央企更常常為了特定目的辦企業,而資金來源不是通過政府編列預算,而是向銀行借款。

他說,中國的財政與金融問題也很嚴峻,他們是長期貿易出超的國家,但卻極度缺乏外匯、國內資金,「怎麼會這樣?」外匯出超會造成超額貨幣供給,但中國的貨幣卻不夠用,還嚴格管制外匯,「為甚麼外匯流失那麼多?很明顯是權貴子弟正在把錢移出去,這累積起來很危險。」

「今天這種情況,已經達到非常危險的狀態。」劉泰英說,「甚麼時候會爆?我不曉得,因為他們用計劃經濟控制,但只要控制不住就會爆,我認為風險非常高。」

他認為,中國的經濟與財政政策走回頭路,慢慢走回計劃經濟的路線,也把大型企業國有化,「這顯示中共正在努力。」但他認為,想改變這種債務問題,中國必須針對財政、金融政策進行結構性的全面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