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的總統選舉不同於以往任何一次,需要採取前所未有的措施來保護它,保護我們的共和國以及我們的未來。

選舉舞弊的程度和規模前所未有,在搖擺州,當勞特朗普總統在選舉日當晚有很大的領先優勢。然後,深夜時,點票停止,選舉觀察員被趕出投票站。隨後,發生了巨大的、統計學上不可能發生的灌票事件,從而讓祖拜登領先。

這種模式只出現在拜登需要逆轉結果才能獲勝的州,而這種情況在以往的選舉中沒有出現過,這說明有人在協調努力竊取選舉。

這種努力很可能涉及「Dominion投票系統」(Dominion Voting Systems)公司對投票的操縱。根據密歇根州對該投票機和軟件的審計,「『Dominion投票系統』的內在缺陷是被故意和有目的的設計成的,是為了製造系統性的欺詐和影響選舉結果」。

此外,選舉觀察員和其他人士的1,000份宣誓書,證明了各種形式的非法收割選票和選舉違規行為。

有報道稱(尚未得到證實)有外國勢力介入,破壞了我們的選舉。

特朗普曾說,我們的選舉制度是「協同攻擊和圍攻」的重點。

其結果是,我們的政府形式處於危險之中。如果可以像2020年這樣通過不誠實的手段贏得選舉,那麼可以預期下一次選舉也會以同樣的方式獲勝。美國人民實際上將失去投票權。

如果存在竊取選舉結果的協調行動,這等同於顛覆。

此外,如果美國變成實際上的一黨制,那麼法律上的變化可能會從根本上改變我們的制度。

民主黨人曾說過要結束選舉團制度,確保以民主黨人佔多數的大城市選出總統,並填塞最高法院,以確保民主黨任命的法官佔多數。

儘管這些對我們共和國構成嚴重威脅,但並未觸及到問題的核心。

從根本上說,當前的危險不是祖拜登或當勞特朗普獲勝的問題,也與民主黨或共和黨無關。

美國正面臨著一股邪惡的勢力,它想摧毀我們的國家,事實上毀滅人類一切美好的東西。

這次選舉是自由與共產主義、善良與邪惡之間的巔峰之戰。

隨著蘇聯和東歐共產主義政權的垮台,美國和世界各地的人民都鬆了一口氣,認為共產主義的威脅已經結束。但共產主義從未沉睡,全球化加強了它,削弱了美國。

善惡不能妥協,它們猶如冰與火。向邪惡屈服只會助長邪惡。共產主義在這次選舉中的勝利,將導致所有地方自由的失敗,人類將陷入漫長的黑夜。

12月5日在佐治亞州,特朗普在談到那些想竊取選舉的人時說:「這些人想比社會主義更進一步,他們想要一個共產主義形式的政府,我對此毫不懷疑。」

如何保衛美國?地方官員往往是選舉腐敗的共犯。由於三權分立,法官們往往不願意告訴各州如何進行選舉。除非選舉團未能選出獲勝者,否則美國國會沒有任何作用。

特朗普的使命是堵住這個缺口。他宣誓要捍衛美國《憲法》,他可以行使總統權力這麼做。

特朗普作為總統應該使用這些權力來保護我們共和國的未來,逮捕那些陰謀通過選舉舞弊剝奪人民權利的人。《叛亂法》使特朗普能夠動用軍隊,在有爭議的州查封關鍵的選舉證據,並對選票進行透明、準確的統計。

我們的制度處於危機之中,特朗普應該採取行動恢復法治。

通過開誠佈公,誠實可以戰勝欺詐。大多數人民的願望將會被實現,共產主義將被擊敗。

林伍德律師在推特上轉發了英文《大紀元時報》的這篇社論,他在推文中寫道,「我100%同意這篇寫得很好的社論的觀點:『這次選舉是自由與共產主義、善良與邪惡之間的巔峰之戰。』我也100%肯定特朗普總統會採取行動。特朗普是個天才,他有自己的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