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於渺小葉片中,有個孤寂的美麗銀河。」
西餐館學徒藤丸陽太,戀上矢志成為植物學家的本村紗英。
但本村熱愛阿拉伯芥(葉子)的研究勝過一日三餐……
面對將人生全部奉獻給植物的本村,藤丸能以他美味的拿手菜抓住本村的心嗎?

SHUTTERSTOCK
SHUTTERSTOCK

幾天後,藤丸正奇怪圓谷今天怎麼特別興奮,附近的單車行已送來嶄新的單車,很俏皮的是,店主還是自己騎來的。

藤丸吃驚地看著停在圓服亭門前的天藍色單車,因為後輪上方裝了長方形的銀色箱子,就像拉麵店送外賣的電單車。問題是,這並非電單車而是單車。

「啊,難不成要開始外賣?」藤丸問圓谷。

「這一帶還滿多坡道的,騎單車恐怕很吃力。」

「可你沒有駕照吧?」圓谷說。

站在一旁的單車行老闆也含笑嗯嗯點頭。

「啥?我要去送外賣嗎!」

「笨蛋,這還用說!老子腰痠背痛。如果再去送外賣會死掉。」

藤丸心想,至少也該事前商量一聲吧,但這種話跟圓谷抱怨也沒用,只能認命地想「算了」。圓谷的確行事隨性,但藤丸在神經大條的程度上也絕不遜色。

根據圓谷表示,圓谷的父親生前任圓服亭老闆時,是全家出動打理餐廳,因此人手充足,也會送外賣。負責送外賣的,主要是當時的少東家圓谷,趁熱送到的西餐,據說深受附近居民及T大教職員喜愛。不過,當時圓谷送外賣是騎電單車。藤丸有點憤懣地想,老闆自己倒是樂得輕鬆。

圓谷付了錢給單車行,立刻開始寫海報。

「這年頭便當店和超商很多,所以也不知道有多少人需要。不過既然有了年輕的勞動力加入,稍微試著拓展一下事業版圖或許不壞。」

他說著拿起黑色麥克筆寫上大字:

「開始外賣 歡迎來電(僅限晚餐時段)」

藤丸接過那張海報,用圖釘固定在收銀台後方牆壁上。

當天就立刻發揮作用。

午餐時間,那個穿黑西裝的陰沉男人獨自上門,悠悠地點了咖哩飯。雖然身材瘦削吃的卻是特大盤。他一粒米也不剩地吃光咖哩飯後,就像英國貴族喝紅茶那樣優雅品嚐餐後咖啡。

藤丸一邊忙著招呼客人與烹調,一邊觀察男人。大部份客人都在與午休剩下的時間賽跑,店內稍有怠慢就會擦槍走火,唯獨男人的周遭瀰漫沉靜的氛圍,有點像植物。

當然,沒有植物會吃特大盤咖哩飯。看到剛來的客人在店門前等待,藤丸不動聲色地從男人桌上收走用完的餐盤。男人似乎這才發現店裏生意忙碌。大夢初醒地嚇了一跳,慌忙喝光咖啡站起來。

藤丸把手裏的托盤放到廚房吧檯上,走向收銀台替男人結帳。

站在收銀台前的男人,比藤丸矮一點。頭髮梳理整齊露出整個額頭,戴著細銀框眼鏡。外表看起來分明就寫著「正經」。但無論是每次穿的那身殺手黑西裝,還是剪得很短很整齊卻不知怎地沾到一點泥土的指甲,都給人不協調的印象。

該不會是剛剛殺了甚麼人埋進土裏吧?藤丸越發仔細觀察眼前的男人。男人淡定地從夏季西裝的胸前口袋掏出一張千圓鈔票。鈔票有點皺。此人看似小心翼翼,卻不用皮夾嗎?藤丸遞上找的零錢,男人一邊收下一邊說:

「你們送外賣嗎?」

雖在店裏見過多次,但這還是男人頭一次主動對藤丸說話。男人的視線,射向藤丸身後牆上的海報。

「對。不過是騎單車,所以不能送太遠。」

「沒問題,就在對面。」

男人拍拍全身的口袋,最後從長褲的左後方口袋取出一張名片。

「說不定會跟你們叫外賣。到時候請送到這裏。」

男人說著,把名片交給藤丸。名片的邊角有點髒。藤丸心想,這人連名片夾也不用啊。

藤丸收到的名片上是這樣寫的: 

T大學 理學研究系所 生物科學組(理學院B棟 361號室)教授 松田賢三郎

這人看起來才四十幾歲,竟然已是T大教授了嗎?藤丸雖然不太了解,但他猜想那樣應該是很厲害吧。

藤丸拿著名片猶在這麼思考之際,這位叫做松田賢三郎的男人已經點點頭走出餐廳。藤丸忙不迭地對著黑西裝的背影高喊「謝謝光臨」。

原來不是殺手啊!說的也是──目送松田離去,藤丸一邊招呼在門口等候的客人進來,心裏既失望又鬆了一口氣。終於弄清楚松田的身份了,但名片上寫的「生物科學」是甚麼樣的學問,他還是一頭霧水。

如果是生物,或許是在研究動物?上野動物園就在這附近,說不定是研究貓熊的生態……?啊,搞不好就是為了向貓熊致敬,松田教授才會天天穿著黑西裝白襯衫?藤丸自顧自地點頭。◇(待續)

——節錄自《沒有愛的世界》/ 新經典文化出版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