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國的一些外派勞工接種後在所在的國家出現集體染疫現象,中國的疫苗安全問題再遭質疑。美國華裔專家指,中國研製的都是「滅活疫苗」,尚在臨床第三期的初期,效果無科學定論,這樣搶時間推出帶來極大風險。而台灣專家表示,基於滅活疫苗問題的歷史背景,台灣不會去研製。

據自由亞洲最新的報道,大陸央企外派到安哥拉的員工,近日至少有17人染疫,其中16人是北隆達省的一家中資國企的職工。

報道說,同樣,在塞爾維亞的潘切沃,天津電力建設公司在當地的項目部四百多中國員工,近日也確診了約300人。而且他們中大多數人出國前都按中共有關政策,接種了央企「國藥集團」的病毒疫苗。

此前坊間也盛傳在非洲烏干達47名中國員工在當地染疫。

前美國陸軍研究所病毒學研究員林曉旭博士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國藥集團的針對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的疫苗,在推向社會時還處在第三期臨床試驗的初級階段、二三個月左右。所以疫苗是否對病毒的感染有足夠的保護力,在科學上並沒有定論。

「基本上試驗的結果證明抗體的產生、有綜合抗體的產生,但這些綜合抗體是否能持續足夠長時間來保護這些注射疫苗的人都是大問號。現在這些外出勞工雖然打了疫苗,但是到外面時間久了,只要有人被感染了,在自己勞工群中傳播開來,這是很容易發生的事情。」

他認為:「這種打了未必有效的疫苗,還會產生錯覺覺得沒事,反而忽視了一些應有的保護措施、警惕。所以這個事情現在被披露出來其實一點也不奇怪。」

中共國家疾控中心對此事反應消極

目前大陸官方對上述消息未有任何相關報道。

中共國家疾控中心接到大紀元記者電話,反映大陸企業在海外的勞工出現集體染疫情況後,表現出很消極的態度,都稱跟他們部門沒有關係,互相「踢皮球」,最後有人給了一個電話號碼,說12320會管。

但記者直接撥打12320打不通,前面加10北京區號後可接通,但對方稱,該機構屬於北京地方疾控中心的,只管北京的事情,「你這個事情我們管不了」。

而疾控中心專家接電話後強調記者撥打的是私人電話,讓記者直接打給疾控中心。

中共各級疾控中心及相關專家的態度,讓外界對中國疫苗的安全問題產生更大的質疑。

據報道,在安哥拉染疫的中國外派員工,沒有在當地得到中國醫療隊的很好救治,而中共駐當地大使館回應,是當事人沒有嚴格遵守接種規定和程序導致疫苗無效。

早在6月29日,中國大陸媒體財新網就披露,國藥集團研發的病毒疫苗已在小範圍對部份國企出國人員接種。今年9月份,大陸媒體報道還聲稱,打完疫苗之後去海外高風險國家和地區的幾萬人,「實現了零感染」。

大紀元此前也報道過中國航信疫情防控工作領導小組於6月15日所發文件——「關於新冠(中共病毒)疫苗接種安排的通知」,在組織公司特定需求人員優先開展疫苗緊急接種工作的八類人中,包括近期出國、出境及經常出差的人員。

當時香港中大環境科學課程主任、美國毒理學會會員陳竟明副教授向大紀元表示:「這樣的疫苗有可能無效,打了這個疫苗之後還可能感染武漢肺炎。」

滅活疫苗研製存在很大風險 台灣不用

大陸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的疫苗都是「滅活疫苗」。(網路圖片)
大陸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的疫苗都是「滅活疫苗」。(網路圖片)

大陸國產的疫苗都是「滅活疫苗」。台灣中央研究院生物醫學科學研究所研究員、防疫專家何美鄉博士向大紀元介紹:「『滅活疫苗』就是說把病毒養出來之後,把病毒殺死了,稱其『全病毒滅活疫苗』。因為這個病毒疫苗的效果,一直都沒有在科學文獻上報道,所以在外的科學家是不知道它的狀況是如何的。」

林曉旭博士介紹,儘管「滅活疫苗」是比較傳統的疫苗研發手段,「但『滅活疫苗』面臨的難度,首先必須把病毒培養比較大的量,長出比較大的病毒,這個過程本身就是一個風險比較大的程序;另外滅活的過程中,通常會加一些化學物質或者『佐劑』進行滅活,但是化學物質的量比較大的話,在後面的工藝中怎麼減輕這些化學物質給人體帶來的副作用,這是大的問題。」

「另外,還要檢測疫苗中是否還有活性病毒殘存在其中,這本身也是一個很大的挑戰。萬一沒有達到百分之百的滅活,殘存體內的一些病毒就會重新繁殖開來。所以工藝本身要求很高,需要經過多道程序。如果工藝無保障,這種疫苗產生的危害反而比較大。」

何美鄉博士也表示,基於「全病毒疫苗」的研製過程存在這樣的歷史背景,「在台灣,第一我們自己不研發『全病毒疫苗』,第二我們也不會去用『全病毒疫苗』」。

她還舉例,2003年曾參與抗SARS行動,研究SARS疫苗時也採用了「全病毒滅活疫苗」的方法,但發現了ADE(Antibody Dependent Enhancement)現象,也就是一部份人接種疫苗後,自體的免疫反應會導致病情加重。

目前,美國輝瑞、莫德納研製疫苗都採用「mRNA疫苗」技術。林曉旭對此表示,就是保證注射到體內不會產生完整的活病毒,但研發難度更大,臨床需要時間更久。

中共研發疫苗是政治任務

據美國之音最新報道,與中國進行疫苗合作的巴西,該國的衛生監管部門近日批評中共衛生部門,在批准緊急使用病毒疫苗方面做得「不透明」,也無法獲知中共做出相關決定所依據的標準的信息。

報道還說,一直對中共持批評態度的巴西總統博爾索納羅多次對這款疫苗表示出懷疑態度,並說它的「產地」就讓它不值得信任。

此前多家媒體報道,在美國製藥公司莫德納和輝瑞相繼公佈研發的疫苗有效性在95%左右之後,中共官方進一步加速了其國產疫苗上市的腳步。

何美鄉博士認為,疫苗是用來預防疾病的,不僅研發的過程要透明,並且要充份解釋風險,才能讓人有信心來接種。

林曉旭博士也強調,疫苗開發不能夠作為一種搶時間、趕時間的實驗研發的項目,應該要以更謹慎的態度來對待。

大紀元此前報道,上海11月25日對部份醫院、企業進行疫苗接種的緊急摸底發現,不僅普通民眾,連醫護人員都對國產疫苗沒有信心,僅在上海楊浦中醫醫院304名職工中,就只有20人願意接種,拒絕接種的醫護人員比例高達93.4%。

自由主義法學家、中國問題專家袁紅冰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表面上只是中共製造的所謂疫苗根本不過關,但實際上,通過這些現象,「可以發現中共的一個更深刻的政治危機。因為它們現在發明、製造的疫苗,不是按照科學的理念和科學的方式來進行,實際上是把它當做了一個所謂政治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