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2月10日,恰逢國際人權日,美國國務院根據《國務院對外行動和相關方案撥款法》第7031(c)節,對17名嚴重侵犯人權的外國官員發出制裁令,其中包括一名中共基層警員——廈門市公安局梧村派出所所長黃元雄。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表示,黃元雄特別嚴重地侵犯了法輪功學員的信仰自由,他本人參與了對法輪功學員的拘留和審訊。根據規定,對黃元雄的制裁也適用於他的配偶。

美國國務院公告表示,「當中共對中國人民實施可怕的、系統的虐待,包括侵犯國際公認的自由思想、良知、宗教或信仰自由的權利時,世界不能袖手旁觀。」

中共調侃「制裁級別」,是無知還是恐懼?

在過去兩年中,美國對中共的實錘制裁越來越頻繁,從中美貿易戰,到科技戰,再到外交戰……,而每次遭到制裁時,中共的喉舌都要出來先嘴硬一番,等實拳落在身上時便開始認慫下跪求和。有老百姓評論道:「一掐脖子就翻白眼、一鬆手就吹牛。」

這一次當然也不例外。就在美國國務院公佈對黃元雄制裁的第二天,中共喉舌《環球時報》率先跳了出來,刻意用調侃的語氣說黃元雄只不過是個基層的警員,將美國政府的這項制裁譏諷成是「笑料」。而搜狐等其它黨媒喉舌則嘲弄道:「在這份名單中『壓軸』出場的,便是來自廈門的基層民警黃元雄」,同時還不忘高歌幾句黨的主旋律——大罵蓬佩奧……

中共喉舌既然已經看到了黃元雄在制裁名單上是壓軸出場,那麼這番調侃和謾罵是真的沒看懂局勢呢,還是再一次刻意用調侃的話語掩蓋內心的恐懼?

今年7月份,美國制裁4名迫害人權的新疆官員,其中陳全國已是副國級高官;8月7日,美國制裁破壞香港自治的中共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夏寶龍,也是副國級高官;12月7日,特朗普總統簽署了一項行政令,宣佈制裁損害香港自治的中共人大副委員長們,全都是副國級高官,人數高達14名,不但他們本人與家屬不能再入境美國,他們在美國的資產也都遭到凍結。看這節奏,美國對中共出拳的力度是越來越猛,為何三天以後的12月10日,美國要將制裁級別降至一個廈門的基層派出所所長?無論黨的喉舌如何鼓譟,中共體制內稍微有點頭腦的人恐怕要寢食難安了。

無論是迫害新疆民眾,還是損害香港自治,主要的人權迫害者都是侷限在某個地域(如新疆等)或者某些政府部門(如人大常務委員會、政法委等)。而針對法輪功的人權迫害者,卻分佈在全國各地、遍佈在中共體制內各級政府部門,如政法委、公、檢、法、司、610辦公室等幾乎所有單位,可以說是涉及範圍最廣、牽扯人數最多的了。

特別是江澤民、曾慶紅等迫害元兇為首的血債幫深知迫害法輪功毫無法律依據,因此江、曾為了自保,將「人人沾血」、「有罪才上位」設為官場用人的潛規則。過去20年裏,中共官場的「逆淘汰」大行其道:迫害越賣力、越腐敗的官員就越容易得到重用。因此,能夠在中共官場「平步青雲」的官員,往往既是巨貪,又是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這一點在習近平、王岐山反腐過程中展現的是淋漓盡致。十八大以來,超過440個正、副省(部)級以及正、副國級高官紛紛落馬,如周永康、薄熙來、王立軍、徐才厚、郭伯雄、孫政才、孫力軍、黃興國、令計劃、李東生、蘇榮、蘇宏章、張越、周本順……,幾乎都既是貪污犯,又是人權惡棍。如果說今天中共官場基本上是無官不貪的話,那直接或間接參與迫害法輪功的涉案人數也就不難想像了。

不僅如此,在中共對法輪功長達21年的殘酷迫害中,採用的迫害手段包括綁架、非法抄家、無理開除工職、非法罰款、非法關押、野蠻灌食、各種酷刑折磨、強制洗腦、逼迫離婚、非法勞教、非法判刑、下毒、強姦、輪姦、打傷、打殘、甚至活摘器官,導致家破人亡……,堪稱集古今中外邪惡之大全。

而此次遭到美國制裁的黃元雄,是中共迫害鏈條中的最基層、屬官職最小的,而且黃元雄參與的「拘留和審訊」也只是所有迫害手段中相對較輕的。那麼,連黃元雄這樣的都符合被制裁的條件,是不是意味著官職比黃元雄高的,迫害手段比黃元雄更殘忍的,都在被制裁範圍之內呢?!要知道,美國法典關於「侵犯人權」的定義中,不僅包括了具體實施者,也明確地包括了策劃者、組織者、下達命令者、煽動者、以及協助者……

由此可以看出,制裁基層警員黃元雄,當然不是蓬佩奧缺乏「擒賊先擒王」的謀略,而恰恰體現出了特朗普政府「四兩撥千斤」的智慧,透過黃元雄亮出制裁最低門檻,直擊中共的死穴!

美國從廈門開始動手 有何特別用意?

從明慧網公佈的多個迫害綜述來看,過去二十年來迫害法輪功最嚴重的地區主要分佈在東北三省、山東、河北等省份,相對來講福建省在全國範圍並不是迫害最嚴重的省份。

那麼,美國為甚麼要挑選福建省的廈門市開始制裁呢?而且,廈門市迫害法輪功的各級官員中,為何要選擇黃元雄呢?眾所周知,福建和廈門是現任的中共公安部常務副部長王小洪以及現任中共黨魁習近平主政時間最長的地方。特朗普政府選擇從廈門開始動手,是不是很具警示意味?而且,好不巧的是,黃元雄作為廈門公安局管轄的一個分所的警察,剛好是王小洪擔任廈門市公安局長時(2011年9月—2013年8月)的一個舊部。

作為中共體制內一員,王小洪自然也深諳中共官場的「陞官秘籍」。從1999年中共迫害法輪功一開始,王小洪就在不同部門負責迫害法輪功的事項。在他所管轄的各地都出現法輪功學員被抄家、被監視、跟蹤、綁架、洗腦、關押、送進精神病院,有的被施以酷刑,甚至被折磨致死。僅舉一例,王小洪任漳州市公安局局長期間,他積極主導、縱容國保人員迫害法輪功學員。2000年7月,原漳州法輪功輔導站站長陳美芬和其他十六名法輪功學員在中山公園晨煉,結果陳美芬被綁架後遭冤判六年,其他學員被綁架後遭到不同程度的迫害。

這次美國國務院制裁黃元雄,是不是在提醒王小洪必須立即停止迫害法輪功呢?而王小洪在福建任職期間曾是習近平的直接部下,如今又是習在政法系統的直接親信,這項制裁令是不是也在呼籲習近平應該有所作為、不能任由迫害再繼續下去了呢?可以說,特朗普政府的這項舉措既是在警醒,也是在挽救。

雖然中共現任最高當局不是迫害法輪功的始作俑者,但是由於長期在罪惡中沉默,在惡貫滿盈的中共搖搖欲墜之時仍選擇通過保黨來保權,過程中自然而然也就從江、曾與中共那裏接過了纍纍血債,如不停手,也將面臨國際制裁。

無獨有偶,12月7日,歐盟理事會通過了「全球人權制裁制度」(global human rights sanctions regime),也就是歐盟版的《馬格尼茨基法》(Magnitsky Act)。歐盟27個成員國可針對全球範圍的人權迫害者依法施以禁止入境、凍結資產的制裁,首批制裁名單有望在明年第一季結束前落實。

12月10日,就在美國宣佈制裁黃元雄當天,來自29個國家的法輪功學員將最新一批迫害者名單遞交給了各自所在國的政府,要求依法針對迫害者及其家屬禁止入境、凍結資產。這次,法輪功學員遞交名單的國家包括五眼聯盟中的美國、加拿大、英國、澳洲、紐西蘭、歐盟中的18個國家,以及日本、瑞士、挪威、列支敦士登和墨西哥。

所有中共體制內直接或間接參與迫害的人員應該猛醒,停止迫害並抓緊贖罪、立功。隨著國際社會對中共的圍剿一步步逼近,上天留給人醒悟的時間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