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規模郵寄選票會增加錯誤率和選舉欺詐的可能性,但是為甚麼仍然被大力推廣?網上雜誌「聯邦黨人」(The Federalist)的執行編輯近期撰文指出,左派民主黨推廣者明知故犯,目的是破壞今年的總統大選。

雖然各州選舉人團在12月14日進行了投票,六個充滿選舉舞弊指控的搖擺州民主黨選舉人投票拜登,但同時這六個州的共和黨總統選舉人也把票投給了特朗普,由此出現兩組獨立選舉人投票的現象。

12月14日的「安全港」日期和1月6日的國會點票日期只是聯邦法律規定的最後期限,美國《憲法》規定的唯一的截止日期是1月20日。

那麼為甚麼這次大選充滿舞弊指控,以至於衝擊美國選舉誠信和民主呢?一名媒體人分析了左派民主黨人經過數年佈局,再利用今年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通過郵寄選票處心積慮地破壞大選誠信。

喬伊‧普爾曼(Joy Pullmann)是「聯邦黨人」的執行編輯,也是一位作家。12月初,普爾曼撰文分析了2020年美國大選的郵寄選票問題,並指出高錯誤率和作弊的可能性讓民眾對大選結果產生懷疑,對民主制度產生不信任,而這正是部份(左派)民主黨人的真正目的:破壞大選。

普爾曼在文章開頭即指出,民主黨人為了降低特朗普總統獲勝的「風險」採取了很多「保險措施」,2016年是「通俄門」,而2020年民主黨人的「保險政策」變本加厲,從科技巨頭審查言論、刪除信息,到大型媒體掩蓋拜登負面消息,並拒絕向他提出尖銳問題,再到利用中共病毒疫情全面推進郵寄投票,使郵寄投票欺詐和錯誤率提高到了可以贏得選舉的範圍。

除此之外,還包括民主黨人在選舉前提起導致不確定性的訴訟,並決定就在他們故意製造的持續混亂中宣佈勝選,還讓媒體和法院掩蓋其竊選行為。

普爾曼認為,2020年美國選民們在選舉之前、之中或之後都感到困惑,是因為這就是民主黨所設下的局,這一切就是要讓人感到困惑。

11月14日,來自全美各地約五十萬人在華盛頓DC舉行了停止竊選(Stop the Steal)大遊行和集會。(李莎/大紀元)
11月14日,來自全美各地約五十萬人在華盛頓DC舉行了停止竊選(Stop the Steal)大遊行和集會。(李莎/大紀元)

研究:郵寄投票意味著更多錯誤

民主黨人以中共病毒疫情為藉口,迫使美國人民接受許多民主黨人長期渴望的不健全投票程序,他們計劃要在2020年秋季讓8,000萬美國人進行郵寄投票,這大約是2020年總統大選預估的1.6億張選票的一半。

根據聯邦數據,2020年郵寄投票的規模比2016年大大擴大。普爾曼認為,這就造成了選舉誠信問題。多項研究一致指出,郵寄投票比現場投票在更多環節上可能出錯。

德薩斯州公共政策基金會副主席查克‧德沃爾(Chuck DeVore)在2020年9月的一份研究報告中總結說:「郵寄投票缺乏現場投票提供的保障。選票可能會丟失;無需選民身份證明;而且選票容易受到欺詐、恐嚇或欺騙的影響。」

一篇2020年9月發表在《選舉法雜誌》(Election Law Journal)的文章解釋郵寄投票如何顯著增加不合格票的可能性:「從發出請求,然後收到一張選票,要正確填寫,將完整的選票放入保密信封,然後再插入正式的回郵信封,要在回郵信封的背面填寫並簽署選民的證書,甚至有見證人的簽名。郵寄選票從『投票管道』中洩漏出來的途徑有很多。」

根據美國大選結果,多個州都出現原本領先的候選人,在點算「郵寄選票」後被對手反超。(JASON REDMOND/AFP via Getty Images)
根據美國大選結果,多個州都出現原本領先的候選人,在點算「郵寄選票」後被對手反超。(JASON REDMOND/AFP via Getty Images)

選票收集讓欺詐更徹底

雖然郵寄選票的弊端顯而易見,但普爾曼也指出,大規模的郵寄投票造成的一個欺詐成熟過程是選票收集,加利福尼亞最近將其合法化。

選票收集是指工作人員挨家挨戶收集選票(通常是有償的)。這不僅可以通過塞票、投票、改票、影響選民和其它操縱的方式,允許更多的徹底欺詐變得可能,而且還可以賦予政治派系權力,使他們只要擁有比其它團隊更多的錢來收集選票,就可以提高選舉票數。

麻省理工學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2008年關於選舉誠信的報告指出:「我們對欺詐沒有系統的應對手段,但是,在缺席投票系統中,欺詐似乎尤其難以控制。我們可以對現場投票或『小亭』投票進行觀察,但對缺席投票無法這樣做。」

該研究還指出:「美國歷史上一直存在大規模欺詐的問題。在19世紀,機器政治涉及協調一致的大規模活動,以改變投票記錄,進行非法投票和銷毀選票。這種協調一致的行動可能會改變數千張選票。小規模欺詐在競爭激烈的選舉中也是一個問題。」

這種情況不斷繼續,直到發現郵寄系統的「兩種廣泛的安全問題:操縱選民,並篡改投票記錄和點票機制。」

普爾曼表示,2020年的美國大選,欺詐行為不僅發生了,「聯邦黨人」記錄了許多2020年廣泛使用的投票欺詐案例,包括發生在內華達州、亞利桑那州、威斯康星州、賓夕凡尼亞州、密歇根州和佐治亞州的案例。

郵寄選票增加人為因素的影響

《選舉法雜誌》的文章作者指出,郵寄方式大大增加了選舉官員有意或無意地進行選票影響的可能性。

研究指出,在一個州內,投票否決率可能有很大差異,這影響了憲法的平等保護,這是特朗普競選團隊在賓夕凡尼亞州訴訟案的中心。

該研究還發現,由於缺少保密信封和簽名不匹配等錯誤,首次投寄選票的平均拒絕率超過3%。而郵寄選票的拒絕率可以輕鬆翻轉選舉,憲法學教授和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的分析師理查德‧皮爾茲(Richard Pildes)在9月指出:「在最近的初選中,例如,近4%的缺席選票在費城被拒絕;肯塔基州8%;紐約州部份地區佔20%。」

2020年,CNN宣稱拜登以81,000票贏得了賓夕凡尼亞州。美聯社曾在8月指出:「如果賓夕凡尼亞州至少有300萬人按預期在11月3日的選舉中通過郵件投票,那麼只要有1%的錯誤率就是30,000票,而5%是150,000票。如果有400萬人投票通過郵件,5%為20萬張選票。」

普爾曼指出,當多個主要搖擺州的差額只要有幾個百分點,或者像2020年那樣,不足1%時,就能區分勝負,那麼郵寄選票錯誤率會輕易改變選舉結果。

《紐約時報》9月的報道稱,近十萬張有缺陷的郵寄選票已發送給紐約市選民。如果這發生在威斯康星州、賓夕凡尼亞州、亞利桑那州、內華達州或佐治亞州,而許多選民並沒有察覺而寄回了有缺陷的選票,那可能會使該州的總統大選結果翻轉。

據報道,在所有這些州中,特朗普以不到50,000票的票數敗北,而這些州的所有差額均不到1%,或在被大規模郵寄投票錯誤率所翻轉的範圍之內。

普爾曼認為,郵寄選票錯誤率加上這樣激烈的競選是律師贏得選舉,而不是誠實的選票統計。那是民主黨的真正策略。

2020年12月12日,美國華盛頓DC舉辦「制止竊選、支持特朗普連任」的大型遊行集會活動。(Leo Shi/大紀元)
2020年12月12日,美國華盛頓DC舉辦「制止竊選、支持特朗普連任」的大型遊行集會活動。(Leo Shi/大紀元)

選舉前民主黨人推動高錯誤率

普爾曼表示,在大選前民主黨及其相關組織以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為藉口提起了超過300宗法律訴訟,並利用法院來更改投票法。律師漢斯‧馮‧斯帕科夫斯基(Hans von Spakovsky)在8月份對160宗未決案件進行了調查,發現只有40宗涉及共和黨人,其中很多是因為民主黨人起訴了他們。

馮‧斯帕科夫斯基律師總結認為,民主黨人的目標是強制進行全面郵寄選舉或大幅增加缺席投票,同時消除針對濫用和欺詐的保障。他將全國各地民主黨附屬機構先發制人而提起的數百起訴訟總結為:

1.擺脫缺席選票的選民身份證和證人簽名或公證要求;
2.推翻州規定的在選舉日前缺席選票應寄回或蓋上郵戳的最後期限;
3.作廢州法律禁止第三方選票收集的規定;
4.停止或侵蝕簽名對比程序。

普爾曼認為,所有這些都被證明會降低選舉的準確性,有時甚至會降低到改變大選結果的水平。

特朗普競選活動的所有大選後訴訟都涉及各州普遍未能實施州議會國家委員會建議的減少郵寄錯誤和欺詐率的安全措施,其中包括:簽名驗證;定期清理選民名冊;開放和兩黨參與所有投票處理程序;確保選票的「監管鏈」;物理安全措施,例如鎖和錄像頭;防止雙重投票的機制;禁止選票收集;對欺詐和選票篡改的嚴厲懲罰。

選舉後的威斯康星州、密歇根州、佐治亞州、亞利桑那州和賓夕凡尼亞州的訴訟中涉嫌存在這些類別的多個問題,並有一百多個目擊者證詞作證。

中共病毒疫情是混淆選舉的藉口

普爾曼認為,民主黨人以虛假和誇大的說法煽動中共病毒疫情,就像虛假的「通俄門」是他們破壞2016年大選結果的藉口一樣,疫情是他們破壞2020年大選結果的藉口。

11月2日,美國疾病控制中心告訴公眾,感染中共病毒的選民可以在11月3日安全地親自投票。普爾曼指出,這是在民主黨人花了整整一年的時間告訴法院、議員和公眾,這種令人擔憂的情況是我們需要大大削弱選舉程序和在家中投票的原因之後。

普爾曼認為,民主黨操縱的信息一個接一個,而他們的最終目的就是破壞大選,讓人不再相信大選的結果,從而破壞民主。她寫道:「讓人感到沮喪的是,現在國家約有一半人不相信我們被告知的選舉結果是選民意圖的真正結果。你知道嗎?他們是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