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收看西岸觀察,我是林驍然。今天節目講兩件事情。國家情報局局長拉特克里夫(John Ratcliffe)原定12月18日,本周五之前,向總統以及美國國會遞交報告,以評估是否有外國政府介入了今年的大選。但是,今天下午得到的消息是,拉特克里夫的這份報告難產了,被推遲到1月了。霍士新聞說,情報界內部對於中共是否介入大選產生了嚴重的分歧。大家都知道,這份報告非常重要,關係到特朗普總統是否能夠動用行政命令,調查大選舞弊。報告為何遇阻,還原大選真相,特朗普手上還有牌可打嗎?

今天還有一條消息,也相當令人震驚。佐治亞州調查局(Georgia Bureau of Investigation)局長奧沙利文(James O'Sullivan)本周一(12月14日)在家中自殺了,年僅51歲。據傳去世前,他主要負責調查佐州州長坎普(Brian Kemp)女兒的男朋友車禍一案。而坎普大選前後對於特朗普的態度,以及在是否核實選票簽名等關鍵問題上,搖擺不定。奧沙利文真的是自殺嗎,坎普是否遭遇了恐嚇?是誰在背後阻止揭露大選舞弊呢?

深層政府出手 國家情報局外國涉選報告難產

據霍士新聞報道,國家情報局主管新聞發佈的助理局長肖奇(Amanda Schoch)發表聲明稱,今天下午,國家情報局的官員們被職業情報員告知,情報界不會按照特朗普行政命令和國會的規定,在18日截止日前,提交對2020美國大選有關外國威脅的機密評估報告。理由是,自大選以後,情報界接獲了相關情報,但難以協調一致完成報告。

甚麼意思呢?原來國家情報局內部出現了嚴重分歧,有人公開暴露身份,和特朗普唱反調了。消息來源告訴霍士新聞說,一些高級情報員堅信中國試圖影響2020總統大選,並且有大量的原始情報可以證明。但是也有一些資深情報分析師想削弱這一指控,說中國的干預努力微乎其微,甚至根本就沒有最終採取甚麼實質的行動。

據說,國家情報局長拉特克里夫態度非常堅決,如果報告不能如實反映中共影響大選的意圖和行動的話,就算報告出爐了,他也不會簽署。於是雙方爭執不下,導致報告難產,不能在截止日期前提交。

大家可能要問,拉特克里夫不是局長嗎?局長想要一份報告,還搞不定自己的屬下嗎?搞不定!美國的深層政府(Deep State)主要掌控的就是聯邦政府內部那些長期任職的技術官僚,局長可以隨時換,但是這些官僚難以取代。何況拉特克里夫今年5月26日才宣誓就職,難以在短時間內擺平國家情報局內部的反特勢力。

拉特克里夫被認為是少數、僅存的還能被特朗普信任的政府官員。之前他是德州出身的國會共和黨眾議員,任職國土安全委員會和情報委員會,是堅定的特朗普支持者。上周六,特朗普到西點軍校觀看美國軍校生「海陸大賽」(Army-Navy Game)時,特地叫上了拉特克里夫一同前往。當時就有評論說,特朗普非常看重拉特克里夫即將遞交的這份報告。因為,他對中共背後干涉大選有清醒的認識。

12月3日,拉特克里夫在《華爾街日報》發表文章說:「作為國家情報總監,我被賦予了比總統以外的美國政府中的任何其他成員知道更多的情報……如果我能從這個獨特角度向美國人民傳達一件事,那就是中國(中共)對當今美國構成最大威脅,也是自二戰以來對全世界民主與自由構成的最大威脅。」

12月6日,拉特克里夫接受霍士採訪時堅稱:「從情報界的角度看,我們確認外國勢力干預或影響了選舉。」

可是,這份報告難產了,深層政府想要推遲到1月,不僅僅想要替中共掩蓋,直接目的就是要阻止特朗普依據行政命令採取任何行動。

外國干預大選行政令威力大 可徹查大選舞弊

昨天,共和黨大佬、國會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在共和黨內帶頭和特朗普分道揚鑣了,又阻死了一條能讓特朗普翻盤選舉結果的途徑。他公開承認拜登當選了,雙方通話並同意很快會晤。麥康奈爾還敦促國會共和黨人在1月6日那天不要搞事情,認可選舉人團的投票結果,把拜登推上位。因為節目時間限制,我就不分析麥康奈爾的動機了。但是此舉無疑讓特朗普通過國會翻盤的機會變得渺茫了,同時他也看清楚了麥康奈爾這些建制派政治人物的本來面目。

所以,現在很多支持者就寄希望特朗普能夠動用他在2018年9月12日簽署的外國干預選舉制裁行政令,採取憲法賦予總統的特別權力,任命特別調查員,徹查大選舞弊,包括查封資產,凍結設備,要求扣押投票機器,甚至採取軍管和戒嚴等非常規手段平叛政變集團。

這項行政令規定,在美國大選結束後的45天內,國家情報局局長應與任何其它適當的行政部門和機構的負責人協商,以評估任何外國政府,或外國政府代理人,或任何代表外國政府代理人的個人干預美國選舉的意圖或目的。

而根據大律師鮑威爾(Sidney Powell)的爆料,特朗普團隊已經掌握了大量的,中共和其它外國勢力干預大選的證據。比如,大量從中國印製的假選票流入美國,中共、伊朗等國通過Dominion投票系統,篡改了大選數據,將特朗普的選票改計到拜登名下等等。

林伍德律師(Lin Wood)最近也直言,佐州州長坎普和州務卿拉芬斯珀格(Brad Raffensperger)收了來自中國的錢,因此在2019年倉促購買Dominion選票系統,利用舞弊的機器幫助拜登勝選。他接受採訪時表示,不管是民主黨人還是共和黨人,都要意識到美國真正的敵人是中國共產黨。他認為中共介入操縱了這次美國大選,是想要推翻美國政府。

遭左派誣陷而被特朗普特赦的弗林將軍(Michael Flynn)則表示,在特朗普擔任總統的整整四年中,左派勢力、包括媒體,一直試圖將特朗普總統趕出白宮。而現在,這場政變仍在繼續。而中共在背後支持這場政變。

可想而知,特朗普在揭露大選舞弊的過程中,面對的是來自政變集團和中共邪惡勢力的合力阻撓。而特朗普在明處,敵人在暗處,並且不能低估這場正邪大戰中邪惡的邪惡程度。

佐治亞州調查局長突然身亡 遭暗殺封口?

根據佐治亞州當地的消息,該州調查局長奧沙利文12月14日在家中自殺了,身後留下兩個兒子。網友傳言說,他此前正在調查坎普州長女兒男友迪爾(Harrison Deal)車禍案,因此質疑奧沙利文之死並不尋常。

12月4日,佐州州長坎普女兒的男友迪爾,在一起爆炸性車禍中喪生。當地警方稱,車禍中有3輛車相撞,但只有迪爾身亡,另外兩輛車的司機輕微受傷,在現場治療後便離去。根據當地電視台的影片,車禍十分慘烈,現場看似發生過爆炸,有證人稱聽到了爆炸聲。

迪爾本人是佐州共和黨聯邦參議員洛夫勒(Kelly Loeffler)的競選團隊成員。目前洛夫勒正忙著和另一位共和黨參議員珀杜(David Perdue)一道打選戰,而1月5日佐州舉行的國會參議員特別選舉,直接決定著民主黨能否打破共和黨席位佔優的局面,對於兩黨來說至關重要。

迪爾車禍前一天,此前對大選舞弊調查閉口不談的坎普終於表態,同意對郵寄選票的選民簽名進行複查,不料,他剛表態,自己身邊的人就出了車禍。

林伍德律師在12月7日回覆網民的一條推文中說「世上無巧合」(There are no coincidences),暗示了背後或有隱情。也就是說,邪惡一方想要給坎普點顏色看看,讓他閉嘴。

林伍德律師的暗示是非常有道理的。大選結束以來,那些公開揭露大選舞弊,或者主張調查的個人,很多都遭到了左派勢力公然的霸淩和死亡威脅。比如,12月6日,部份佐州州議員提出發起特別會議的呼籲後,事情卻未獲進展,有知情者透露說,是佐州共和黨州議員們遭到恐嚇而不敢發聲了。

一度拒絕拜登團隊開始政權移交程序的聯邦總務署署長墨菲(Emily Murphy),11月23日,在寫給拜登的信中,特別提到,她本人及其家人,甚至連她的寵物,都受到了威脅。

此前,特朗普陣營律師團成員科恩斯(Linda Kerns)向聯邦法院投訴,受到了傷害威脅,需要官方保護。她說因為自己代表了特朗普一方,結果遭受了電郵、電話騷擾,以及人身和經濟上的威脅。她不得不退出特朗普團隊。

最直接的例子的是,11月17日,密歇根州韋恩縣(Wayne County)共和黨驗票官哈特曼(William Hartmann)和帕爾默(Monica Palmer)因選舉存在大量舞弊而拒絕認證,結果招致左派勢力恐嚇,甚至對兩人的孩子進行威脅。兩名共和黨驗票官一度妥協、附和了民主黨的認證,但最終還是戰勝了恐懼,選擇了講出真相、拒絕認證舞弊的選舉結果。

網上流傳的例子還有很多,林伍德也曾披露說,自己也收到了大量的侮辱性郵件和死亡威脅。可以說,邪惡一方是沒有道德、沒有底線的,為了掩蓋大選舞弊和點票欺詐,它們甚麼都可能做得出來。

今天的節目就到這裏了。如果喜歡我的節目,就請點讚、訂閱和轉發吧。咱們下期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