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4日晚,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發表了「當選」演講,聲稱自己獲得八千多萬張選票,是美國選舉史上得票最多「當選總統」。言外之意,他是美國有史以來人氣最高的「當選總統」。但是,在他的YouTube直播平台上,流量最高峰不足7,000人。

為甚麼?因為拜登的大量選票是通過大規模舞弊得來的。此次大選還沒有結束。現任美國總統、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特朗普,仍在為合法的選舉結果做最後的拚搏,更驚心動魄的壓軸戲不久將到來。

此次大選是生死大戰

關於此次大選,有許多評論說,這是美國乃至人類歷史上最重要的「善惡大戰」、「正邪大戰」、「自由與暴政大戰」、「光明與黑暗大戰」等。這些說法都不錯,還有一點,許多人已經切切實實感受到了,此次大選,也是生死大戰。

11月23日,美國聯邦總務署署長墨菲,在寫給拜登的信中,特別提到,她本人及其家人,甚至連她的寵物,都受到威脅。

11月18日,特朗普律師團成員Linda Kerns向聯邦法院投訴,因為自己代表美國總統特朗普一方,結果遭到電郵、電話騷擾,及人身和經濟上的威脅。Kerns後來被迫向法庭申請退出特朗普陣營的訴訟案。

12月1日,指控選舉欺詐的證人Jessy Jacob在密歇根州議會聽證會上,遭到州眾議員Cynthia Johnson的當面威脅。12月8日,Johnson在Facebook上向她的支持者喊話「讓他們付出代價」,並威脅特朗普支持者「走路要小心」。

12月6日,佐治亞州部份州議員發出召開特別會議的呼籲後,卻沒有下文了。據電台主持人John Fredericks透露,儘管共和黨在喬州參眾兩院都是多數黨,召集特別會議只需過半議員同意即可,但是,共和黨州議員們不敢,他們擔心召開特別會議,撤銷拜登的選舉人,「安提法會來,黑命貴也會來,亞特蘭大將被燒燬」。

10月29日,《布賴特巴特新聞》獲得一份獨家機密文件。該文件披露,明尼蘇達州一個左翼團體,擔心特朗普可能獲勝,正為大選後實施大規模「暴動」做準備。文件寫道:「我們計劃在美國明尼蘇達州最大的城市——明尼阿波利斯,發動一場暴動,局勢很可能迅速失控,一旦暴動發生,就把責任推給右派以及明尼阿波利斯警察局。」

特朗普最大限度喚醒民眾

正因為此次大選不僅關係美國乃至世界的未來,而且關係到許多人的生死,同時支持拜登的所謂主流媒體一直在掩蓋真相,特朗普不得不最大限度地喚醒民眾,以爭取最廣泛的支持。

(1)輿論戰

12月2日,特朗普發表了他就任美國總統以來「最重要的演講」。特朗普將大規模舞弊定性為「違憲」。他說:「作為總統,保護這個國家的法律和憲法,我責無旁貸。」「如果我們不根除發生在2020選舉中巨大的、駭人的舞弊,我們將永遠失去美國」。「這件事關係到數代(美國人)用鮮血和生命確保的民主和神聖的權利,沒有比這更重要和迫切的事」。這是特朗普向全體美國人民發出的護憲總動員。

(2)聽證會

特朗普團隊已分別在賓夕凡尼亞、喬治亞、亞利桑那、密歇根、內華達、威斯康星、科羅拉多等州參加當地議會或法院舉辦的聽證會。12月16日,美國參議院也舉行了首次「選舉違規」聽證會。許多選民宣誓作證,許多怵目驚心的舞弊證據在聽證會上呈現。這些聽證會通過電視向全體美國人民實況轉播,有利於民眾了解真相。

(3)法律戰

從關鍵搖擺州至最高法院,特朗普團隊和支持揭露選舉舞弊的組織或個人,發起了一系列法律訴訟。12月7日深夜,德州總檢察長向最高法院訴四個搖擺州大選違憲,20個州的總檢察長,特朗普總統,彭斯副總統,一百多名共和黨議員,都支持這宗訴訟案。這也是一個揭露選舉舞弊、曝光邪惡的過程。比如,密歇根州安特裏縣Dominion投票機的法證報告顯示,Dominion軟件是專為選舉舞弊設計的,其錯誤率為68.05%,遠高於聯邦選舉委員會允許的0.0008%。

(4)激勵支持者

在大選存在嚴重舞弊的情況下,特朗普仍贏得了在任總統謀求連任的最高得票數——7500萬張選票。對於選票被竊,特朗普支持者堅決反對。11月4日以來,50個州「挺特朗普、反竊選」活動一直持續不斷。11月14日,50萬人到華盛頓舉行「反竊選」大集會、大遊行。特朗普乘車到現場,與支持者互動,感動無數人。12月12日,又有數十萬人到華盛頓舉行「反竊選」大集會、大遊行。特朗普乘坐的直昇飛機繞場兩周,受到支持者熱烈歡呼。

當天,特朗普到西點軍校參加陸軍和海軍的橄欖球比賽,現場歡呼聲被形容為「山呼海嘯」。

特朗普支持者釋重要信號

特朗普的支持者,從最高層到最基層,遍及各個領域。其中,兩位的言論值得高度重視,一是特朗普第一任國安顧問弗林將軍,二是美國情報總監拉特克裏夫。

12月10日,弗林將軍在The Western Journal發表文章,痛斥大選舞弊者「背叛了他們要保護和捍衛憲法的誓言」,企圖「把背叛美國人民的政變合法化」。12月12日,弗林將軍在最高法院前的集會上演講時說,誰當選總統,是美國人民決定的。

12月1日,弗林將軍在推文中轉發了「我們人民大會」呼籲特朗普總統發佈「戒嚴令」的請願書。

12月3日,拉特克里夫在《華爾街日報》發表文章說:「作為國家情報總監,我被賦予了比總統以外的美國政府中的任何其他成員知道更多的情報……如果我能從這個獨特角度向美國人民傳達一件事,那就是中國(中共)對當今美國構成最大威脅,也是自二戰以來對全世界民主與自由構成的最大威脅。」

12月6日,接受霍士採訪時,拉特克裏夫說:「從情報界的角度看,我們確認外國勢力干預或影響了選舉。」

弗林將軍的講話,將矛頭主要對準美國國內的「背叛者」;拉特克裏夫的言論,則將矛頭主要對準中共。

特朗普最新的換人行動

12月14日,特朗普發推文說,司法部長巴爾將於12月23日離任,由副部長羅森任代理司法部長。代理司法部長對外國干預美國大選很有研究。

8月26日,羅森曾在美國智囊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發表演講,題目是《美國選舉中的惡意外國影響力》。他特別提到特朗普總統2018年9月簽署的13848號行政令。該行政令針對的是那些試圖干預美國選舉的基礎設施(如投票機)和政治陣營,以及為外國散佈虛假信息和宣傳等行為展開評估和制裁。

羅森指出,惡意的外國影響力活動具有3個特徵——脅迫性、隱蔽性和腐敗性,它們已成為美國選舉中長期存在的問題,旨在影響美國的政策、政治情緒或公共話語,或干預美國政治進程。

近一個多月來,特朗普換人最多的是執掌軍權的國防部,包括國防部長、副部長、代理副部長、原國防部長的幕僚長,解僱了國防政策委員會11名高級顧問,換上9名新的國防政策委員會成員,國防貿易委員會9名高參全部撤換。

特朗普可能以非常手段行非常之事

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是美國「暗黑勢力」和中共「暗黑勢力」聯手發動的一次「政變」,目的是阻止特朗普抽乾腐敗的「華盛頓沼澤」和給壞事做絕的中共以致命打擊。

這兩股「暗黑勢力」的共同特點是「無底線」。他們對特朗普所為就是超越道德和法律底線的「超限戰」,他們既不講道德,也不講法律。

特朗普對此洞若觀火。但是,特朗普一直在講道理,一直在講法律。為甚麼?他要贏得到美國憲法一開頭就提到的「我們人民」的支持,他要把真相告訴「我們人民」,他要把是非、善惡、正邪呈現在「我們人民」面前,他要把隱藏很深的大大小小「鱷魚」都暴露出來,他要凝聚「我們人民」的道德、良知、正義與人心。

12月12日,特朗普總統連發四則推文,其中一條寫道:「我們抓到他們的冷酷、間諜、叛國等(最難的部份),但『正義』花了太長時間。將會DOA(死路一條)!」這表明:特朗普已經掌握了兩股「暗黑勢力」犯罪的鐵證。特朗普所說的「將會DOA(死路一條)」,是一句份量非常重的話。對此唯一合理的解釋是,特朗普準備對大選舞弊的幕後黑手予以雷霆重擊。

特朗普對國防部大換血,可能就是準備動用軍隊在這場正邪大戰中發揮關鍵作用。原國防部長埃斯珀被撤換,主要原因有二:一是7月「安提法」在各地大搞打、砸、搶、燒時,特朗普準備援引《平叛法》平定騷亂,埃斯珀不同意;二是埃斯珀仍在與美國頭號敵人中共不停地「溝通」。10月未,與中共軍隊舉行了影片會,並商定11月、12月舉行兩場影片會。

新任代理國防部長米勒是一個「狠角色」。曾在陸軍特種部隊服役,參加過阿富汗戰爭和伊拉克戰爭;擔任過國家安全委員會反恐顧問,負責針對伊斯蘭國的行動,對「斬首行動」很在行;當過國防部負責特種作戰和打擊恐怖主義的助理,國防部反恐中心主任。在特朗普接下來的雷霆行動中,米勒可能是最得力的助手之一。

特朗普可能再創奇蹟

最近,特朗普多次談到「智慧」和「勇氣」兩個詞。其實,他一生都在實踐這兩個詞。

競選總統前,特朗普憑藉「智慧」和「勇氣」,成為億萬富豪。2016年,特朗普憑藉「智慧」和「勇氣」,打敗共和黨內16名候選人,然後打敗當了八年第一夫人、八年參議員、四年國務卿、有許多權貴和主流媒體捧場的老政客希拉莉,入主白宮。特朗普上台四年來,憑藉「智慧」和「勇氣」,挫敗了所有想把他趕下台的陰謀,並在內政外交上取得了舉世矚目的重大成就。

2020年大選投票結束至今,特朗普同樣表現出高度的智慧和勇氣。他早就認準對手是「無底線」的。當真相揭露到相當程度、更多的人站到正義一邊之後,相信特朗普會以彌天大勇、以雷霆萬鈞之勢,對「暗黑勢力」重拳出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