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最高立法機構周三(12月16日)首次就選舉問題召開聽證會,打破兩黨對大選違規行為的沉默,並同時呈現正反兩方的意見與一手信息,意義重大。

美國參議院國土安全和政府事務委員會(Senate Homeland Security and Governmental Affairs Committee)周三(12月16日)舉行首次2020年總統大選「違規行為」聽證會,邀請6位證人出席,分別介紹了選舉舞弊的各種表現,包括各州臨時更改選舉規則、通過郵寄選票增加非法選票、投票機以及點票核查遇阻等。

同時,聽證會也凸顯兩黨議員對選舉違規行為的看法極度分歧甚至對立。民主黨議員認為,剛過去的大選是安全的,舞弊是陰謀論者的謠言、企圖竊取選舉結果;共和黨議員則表示,應正視選舉中出現的問題,以及這次無法修補也須日後修補,認為這對重塑美國人的選舉信心十分重要。

整個聽證會持續3小時,至少2名民主黨參議員都把全部提問時間都給了被特朗普解僱的前國土安全部網絡安全和基礎設施安全局(CISA)局長科里斯·克雷布斯(Chris Krebs),他是奧巴馬時期留任的官員。

儘管民主黨參議員質疑,特朗普團隊在散佈大選的虛假信息,但他們卻沒有直接提問任何一位到場的特朗普團隊證人,卻請前CISA局長反覆談「這是最安全的一次選舉」。

民主黨副總統候選人、加州參議員賀錦麗是小組委員會成員之一,她沒有出席周三的聽證;而共和黨參議員羅姆尼(Mitt Romney )也沒有參加。

委員會主席共和黨籍參議員羅恩·約翰遜(Ron Johnson)與排名第一的民主黨參議員加里·彼特斯(Gary Peters)在2020年12月16日的聽證會上針鋒相對。(Greg Nash-Pool/Getty Images)
委員會主席共和黨籍參議員羅恩·約翰遜(Ron Johnson)與排名第一的民主黨參議員加里·彼特斯(Gary Peters)在2020年12月16日的聽證會上針鋒相對。(Greg Nash-Pool/Getty Images)

排名第一的兩黨參議員數次交鋒

委員會主席、威斯康辛州的共和黨籍參議員羅恩·約翰遜(Ron Johnson)在開場中歷數迄今發現的多種選舉舞弊行為,他還提及他的3位民主黨同僚(沃倫、克洛布查和懷登)去年也公開提出質疑投票機的問題,但當時沒有媒體稱這3位是陰謀論者,但如今約翰遜提出同樣的質疑,卻被參院民主黨領袖攻擊為陰謀論者。

他認為,必須調查大選中的投票違規行為。

委員會副主席、密歇根州的民主黨籍參議員加里·彼特斯(Gary Peters)則表示,今天的聽證會是弊大於利、是對民主的威脅,「是給陰謀論和謊言提供一個平台」。

隨後,約翰遜跟彼特再次從選舉話題上轉到俄羅斯虛假信息上交戰。約翰遜說,頂級的民主黨人在亨特‧拜登電腦上,說這是俄羅斯散佈的虛假信息;現在證明聯邦機構一直在調查亨特案;還有過去的通俄門調查也是民主黨人主導進行了三年多,最後被證明是不實的。

民主黨反指共和黨想竊取選舉勝利

民主黨人則反駁,今天是一個輸掉的黨想反過來竊取這場選舉勝利,拜登和賀錦麗獲得八千多萬張選票創下歷史記錄表現的是民意結果。

對民主黨談及的民意,俄克拉荷馬州的共和黨籍參議員詹姆斯·蘭克福德(James Lankford)表示,2016年12月民調顯示,32%的受訪者相信俄羅斯干預美國大選;基於這種理念國會才發起了一系列調查;今年12月的民調提問說,「你相信在拜登和特朗普的總統選舉中存在選民舞弊嗎?」,結果顯示,有46%的選民回答是,45%的選民回答不是;具體看,支持特朗普的選民中有80%表示,有舞弊;支持拜登的選民中也有16%的人說,相信有選民舞弊。

蘭克福德認為,今天進行聽證就是為了日後去修復這些存在的問題。他尤其提及,到場證人的證詞顯示的數據,通過ERIC系統查詢到30州有9萬1,000多名死人投票,這一點令他感到震驚。

圖為佛州共和黨籍參議員瑞克·斯科特出席2020年12月16日的2020年大選違規行為聽證。(GREG NASH/POOL/AFP via Getty Images)
圖為佛州共和黨籍參議員瑞克·斯科特出席2020年12月16日的2020年大選違規行為聽證。(GREG NASH/POOL/AFP via Getty Images)

共和黨認為民主黨變換立場有原因

共和黨議員質疑,現在民主黨說話變調是因為選舉結果偏向他們。

佛州共和黨籍參議員瑞克·斯科特(Rick Scott)在聽證會上以他個人經歷質疑這一點。兩年前,斯科特以5萬4,000票領先當選佛州聯邦參議員,民主黨參院領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派律師去挑戰選舉結果,結果他們重新點票2遍,最後是通過法庭才解決這一紛爭。

斯科特說,那時候不記得有一個民主黨人說,舒默這樣做不對、你不應該這樣做;在這一點上,沒有人抱怨。

但在這次選舉後,斯科特每次跟民眾見面,都能聽到有人在抱怨,選舉系統的不公平性。「這些人都希望特朗普獲勝,他們認為,特朗普輸得不公平。因為他們聽說了威斯康辛州發生的事,聽說了其它州發生的事,他們非常憤怒,認為這是對整個(選舉)系統的操縱。」斯科特說。

兩黨都提及愛國 但解讀完全不同

委員會副主席、密歇根州的民主黨籍參議員加里·彼特斯(Gary Peters)說,今天的聽證會是弊大於利、將侵蝕公眾信任,這是「愛國者」不能接受的。

密蘇里州共和黨籍參議員喬什·霍利(Josh Hawley)也在問答環節談及愛國。

他說,昨天在跟30個密蘇里州的選民會面時,每一個人都表示,他們被剝奪了選舉權,他們的選票變得不重要,因為選舉被操縱了。

「這些都是正常理性的人。」霍利說。他說,這些人不能接受選舉結果是因為他們已看到了、發生的所有一切事。

在經過通俄門四年後,民主黨和媒體再來告訴民眾,這次選舉不是假的,特朗普總統沒有真的當選。

「四年後,現在同樣的一批人告訴你,坐下、閉嘴,如果你對選舉的誠信有質疑,你就是一個瘋子。」霍利說。「那些投票給特朗普的、關注選舉欺詐與誠信以及遵守法律的人不應當被噤聲;如果他們提出這些問題,就說他們不愛國,絕對讓人難以置信,第一修正案是最低的底線。」

他表示,7,400萬支持特朗普的美國人是不會閉嘴的,噤聲在美國不是成功的秘訣。同時,霍利調侃說,怎麼民主黨現在突然對「團結」有了興趣。

圖為參加2020年12月16日國會參院2020年大選違規行為聽證的三名證人,分別是特朗普競選團隊律師James R. Troupis (左)和 Jesse Binnall (中)以及被特朗普解僱的前CISA局長 Chris Krebs (右) 。(JIM LO SCALZO/POOL/AFP via Getty Images)
圖為參加2020年12月16日國會參院2020年大選違規行為聽證的三名證人,分別是特朗普競選團隊律師James R. Troupis (左)和 Jesse Binnall (中)以及被特朗普解僱的前CISA局長 Chris Krebs (右) 。(JIM LO SCALZO/POOL/AFP via Getty Images)

民意在哪?誰真願意為選舉付出

特朗普競選團隊的威斯康辛州訴訟律師、Troupis律師事務所律師詹姆斯·特魯皮斯(James Troupis)作證說,無論是民主黨人和共和黨人,在重新點票時,看看究竟哪一方的團隊願意花時間和精力來處理這件事就能很清楚看到民意。

他說,僅僅選舉後一周內,就有4,000個志願者從各地趕到威斯康辛州,投入自己的時間和財力,自願加入重新點票過程。他非常感謝這些志願者,認為是他們在踐行民主自由。

特魯皮斯表示,別的律師不敢代理訴訟案,不是因為特朗普的控告不合理,而是現在的法律環境已成為噤聲的環境,沒有大的律師所敢代表總統出來提告。

他表示,特朗普在選舉後發起訴案是對司法系統有信心的表現,但同時也很清楚,左派正在威脅司法系統。

特魯皮斯說,司法系統不肯聽取特朗普一方的任何意見,不是因為提告對象是總統,而是因為有一邊在逼迫、恐嚇他們。到目前為止,聯邦法院以及最高院不是根據案件內容、而是根據立場駁回特朗普團隊的大部份提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