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的眼睛

我們啃完大漢堡,就跑出去到大院子裏玩。我從家裏推出我的小車子,球球也騎上他的車子。我們騎著車在草地上互相追逐。明亮的陽光透過疏疏密密的樹葉,也在追逐著我們。

「喂,三毛,你說,大地的眼睛可能會在甚麼地方?」球球問。

我一邊騎一邊說:「我想~~應該是很遠的地方,太遠了,所以地圖上標不出來。」

我停下車子,熟練的爬到路邊的柳樹上。球球也跟著爬上來。

「那我們怎麼去呢?坐火車?還是坐飛機?飛機最快了,可是我們沒有錢啊!」

球球自言自語,不住的嘆氣。我撥弄著面前的柳枝,柳樹用毛茸茸的手拂著我的臉,輕柔的就像蓮子大哥背上的羽毛。

「球球,我們會找到那裏嗎?」我問。

「會的,當然會。」

「球球,你怕不怕?」

「我,我不怕。我是傻大膽,我媽說的。」

我倚在粗大的枝椏上,閉上眼睛也能看見閃爍的陽光。球球也擠在我身邊,哈哈打著呵欠,安靜了一小會兒,小聲問我:

「喂,你呢?你怕不怕?」

我還沒有回答,便聽見遠處傳來一片自行車車鈴聲。

「叮鈴鈴……叮鈴鈴……」

路上騎來一大群我從未見過的小孩。他們穿著各式各樣的衣服,憑著我的經驗,我一下子就認出他們全是種子精靈,有橡樹精靈、椰子精靈、向日葵精靈、楓樹精靈、南瓜精靈、核桃精靈……他們騎著車子,像一群蜻蜓似的飛過柳樹下。我聽見他們嘁嘁喳喳的說話聲。

「一起去啊!一起去啊!」他們向我招手。

「等等我,等等我!」

我一點也沒有遲疑,飛快爬下樹,騎車跟上他們。球球也慌慌張張爬下樹:「你們去哪兒?等等我呀!」

他騎上車子來追我。

「叮鈴鈴……叮鈴鈴……」

所有的種子精靈飛快向前騎,掠過路邊的月季花叢。有一個最小的種子精靈,她回頭對我笑了笑。我突然想起蓮子大哥一貫嚴肅的表情和蓮子二哥頑皮的笑容,還有蓮子妹妹花瓣一樣的小臉,她的額髮很齊很短。

我奮力追趕,風從耳邊呼嘯而過。球球在我後面氣喘噓噓的叫喊:

「等等我,等等我,三毛!」

風越刮越猛,種子精靈們也騎得越來越快。風把他們的衣服吹得鼓鼓的。我驚訝的發現他們真的像蜻蜓一樣飛了起來。

「叮鈴鈴……叮鈴鈴……」

我順著風中的鈴聲拼命追趕,心像離弦的箭一般。種子精靈們突然在前面轉了一個彎,一下子融在一片灼亮的陽光中,看不見了,車鈴聲也隨之消失了。

我騎車追過去,球球也趕過來。我們好奇的望著前方。面前光影閃閃爍爍,腳下竟是無邊的浩淼的湖水!湖水那麼輕柔,透明的霧從湖面上升起;湖水那麼深,深得像綠寶石,蕩漾著無數光芒;湖水那麼亮,亮得就像大地的眼睛一樣。

我驚訝的張大嘴巴,大口喘著氣。我一直住在這個城市裏,從來沒聽大人說過附近還有湖。我和球球不禁對望了一下,吐了吐舌頭。他累得滿頭大汗,上氣不接下氣,眼睛裏全是驚奇。

「我們找到了!我們找到了!」

球球扔掉車子,高興的跳起來,雙臂揮舞喊叫。

我從口袋裏摸出小蓮子。他們三個依偎在我的手心裏,我張了張嘴,想說好多話給他們,可甚麼也沒說出口。我攤開手心,那三顆小蓮子互相碰了碰,一起躍了出來,輕輕跳進清澈的湖水裏。那首熟悉的歌又甜甜的響起:

「一個蓮子,雪花飄……」

天空立刻飄滿了潔白的雪花,雪花落在我和球球的頭髮上、臉上,涼涼的。

「兩個蓮子,湧清泉……」

蓮子們跳進去的那片湖面綻放出一個泉眼,從那裏湧出清澈的泉水。

「三個蓮子,淚也甜。」

一切安靜了下來,秋風吹拂,萬疊微波連向天際。

「他們睡著了。」球球小聲說。

「我們不要打攪他們了。」我說。

我們騎上車子,沿著來時的小路找尋回去的方向。騎著騎著我們迷路了。

我驚慌的四處張望。荒草密斜,掩住了來時的方向。我們爬到樹上向遠處眺望,看不到湖水,也看不到家,眼前只有斑駁閃爍的光影。

「毛毛,球球,你們這兩個小調皮,怎麼在樹上睡覺?」

這不是媽媽的聲音嗎?

我睜開眼睛,看見媽媽正站在柳樹下向我招手。

難道我剛才一直在樹上做夢嗎?

球球也醒了,拉住我說:

「我們剛才在做夢嗎?快看看你的口袋。」

我把口袋翻個底朝天,那三顆小蓮子果真無影無蹤了。

我溜下樹。球球撓撓頭,也爬下樹。◇(節錄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