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5日,中共外交部記者會上,「今日俄羅斯」記者問:美國各州舉行選舉人團投票,確認拜登當選美國總統。中方對此有何回應?習近平主席是否有與拜登通話的安排?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的回答令人意外,他僅稱「注意到有關選舉結果」,並稱「習近平主席已於11月25日致電拜登先生」祝賀。之後,他僅簡單重複了「溝通對話,秉持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的中美關係展望,就交差了。

拜登12月14日專門發表了一次「勝選」的視像演講,結果觀看者寥寥,與選前造勢場合冷清也比較相符,選前、選後捧場的人都十分有限。拜登再次宣佈「勝選」,本應是中共的一大「好消息」,但中共外交部卻如此冷淡,顯然十分蹊蹺,中共黨媒也忽然又變得十分小心。四面楚歌之下,中共高層似乎又不敢賭拜登了。

中共黨媒小心翼翼

12月15日,新華社及時報道了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的上述回應,儘管只有寥寥數言,但卻擺在了新華網首頁醒目位置,首頁標題為「中方注意到美國大選最新進展」。這樣的報道,顯然進一步確認了中共高層後退的態度。

中共高層仍然不放心,又授命新華社專門發了另一篇報道,置於上述報道之前,網站首頁標題為「美國大選出爐」,點開文章之後,才能看到真正的題目為「美國選舉人投票正式選舉拜登為下一任總統」。

新華社作為中共黨媒的第一喉舌,為甚麼不願意在網站首頁直接顯示「拜登當選」,卻僅稱「美國大選最新進展」呢?

這樣煞費苦心的「精心」安排,自然不是新華社社長就能做主的,應該是中共高層直接授意而為,實際反映了中共高層內心的不確定性和極度不安。

報道雖然描述,美國各州「舉行選舉人會議」,「民主黨人約瑟夫·拜登為下一任美國總統」,「卡瑪拉·哈里斯為下一任美國副總統」,以及「拜登發表講話」;但最後卻稱,「特朗普宣稱此次選舉存在大規模舞弊行為,迄今未承認自己敗選」。

近日特朗普政府對中共連續出擊,中共高層怎麼還替特朗普說話呢?

中共黨媒應該很不情願如此「客觀公正」。12月11日,新華社還報道,拜登「定於明年1月20日就任總統。他已提名多名奧巴馬執政時期高官出任下屆政府職位」。之前,新華社也連稱特朗普即將「任期結束」,如今的態度卻如此小心翼翼,實際是中共高層不得不小心翼翼。

中共高層深知特朗普是真正贏家

中共黨媒的態度,與美國左派媒體的態度大相逕庭,還直接透露了美國「此次選舉存在大規模舞弊行為」,應該令美國左派、民主黨、甚至聯邦最高法院都相當尷尬。

中共一直在滲透美國,也大規模參與了此次選舉舞弊,民主黨和拜登本該是中共要爭取的統一戰線。假如只是為了掩人耳目,中共大可保持沉默,完全沒有必要提及選舉舞弊之事,但中共恰恰故意點出了這樣「驚人」的事實。這不是筆誤,而是有意為之。

這實際表明,中共高層對美國選舉舞弊的事實很清楚,也可見其參與程度之深。眼看舞弊證據大量曝光,特別是Dominion投票機問題確鑿,中共深知美國左派已經無力掩蓋。

12月14日,美國7個州的共和黨選舉人投票給了特朗普,原本6個搖擺州選票舞弊導致的結果爭議,如今擴大到了7個州。這些州的選舉人內部產生了截然不同的立場,明年1月6日美國國會內若出現質疑應該無可避免,之後如果國會啟動各州一票選舉總統的程序,特朗普的勝算就又回來了。

於是,中共黨媒沒有報道美國大選的「最終結果」,而是「最新進展」,說明中共高層一直都知道,特朗普才是真正的贏家,只要特朗普拒絕承認選舉舞弊的結果,並獲得共和黨的大力支持,最後還是特朗普連任。

此時,中共高層忽然又假扮旁觀者,反映出內心不安的加劇。特朗普的連續反擊不會停手,中共高層不得不又一次示弱,特朗普同時也展示了連任的自信,令中共高層更不敢再輕易表態,被迫留了一條後路。

當然,這其中可能也不排除另一陰謀,即民主黨或者很快拋棄拜登,令拜登揹上所有的醜聞黑鍋,同時再讓他的拍檔哈里斯上位。美國左派媒體清一色地開始曝光拜登醜聞,很可能就是這一背後交易的前奏。中共應該也知情,當然會傾向於一個更左的民主黨人,或者說,一個中共可能早已滲透更深的人物,還有背後的那些左派支持者。

不過,即使有這樣的陰謀,中共黨媒仍然沒有必要提及選舉舞弊,無論拜登還是他的拍檔哈里斯,都是選舉舞弊的受益者,都無法從中解套。

中共被迫回縮的權宜之計

中共高層此時的弱勢和不安心態,不僅僅因為特朗普政府的自信和持續的強烈反擊,還因為整個國際反共局勢的深刻變化。

兩個多月前,中共高層還試圖從歐洲打開缺口,指望德國、法國能幫忙。如今恰恰相反,歐洲針對中共人權問題的呼聲高漲,隨時可能依據剛剛通過的歐盟版《馬格尼茨基法案》,祭出類似美國的制裁措施。習近平與法國總統馬克龍11月9日通電話後,黨媒報道十分低調,可見結果很差。

12月15日的中共外交部記者會上,有記者問:英國外相藍韜文14日稱,香港國安法違反具有國際約束力的《中英聯合聲明》,目前被用來指控黎智英,凸顯中方持續攻擊人民權利和自由。英方已向香港特區政府提起此案並呼籲其停止針對黎和其他泛民派。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當然編好了一大套話,但中共在香港最新的濫捕動作,實際再次公開挑戰整個西方世界,不只是美國。香港、新疆、西藏、法輪功等人權問題繼續惡化,勢必導致整個西方反共聯盟的協同制裁。

果然,記者會上還有《南德意志報》記者問:「全球政策中心」發佈報告稱,每年有50多萬新疆民眾被迫從事棉花採摘工作……絕大多數棉花採摘是通過「強迫勞動」完成的。汪文斌自然也準備了一大說辭,但可以預見,德國和其它民主國家不會接受。

數日前,中共高層不再四面出擊,但選擇了印度為出氣筒,自然惹惱了印度。印度廣播公司記者也不再留情面,當天記者會上直接問:中方多次強調,新冠疫苗研發成功後,將作為全球公共產品。中國疫苗是否會免費向其它國家提供?如果不是免費的,那麼中國所說的全球公共產品意味著甚麼?

這個問題等於直接戳穿了中共的謊言,汪文斌的辯解相當無力。實際上,中共的疫苗被世界各主要國家拒絕,在美國疫苗暫時無法滿足供應全世界的情況下,中共又企圖從所謂第三世界國家大撈一筆,如今不但有效性、安全性產生了爭議,價格也出現了爭議。

屋漏偏逢連夜雨,還有記者問:英國、澳洲等一些媒體報道稱,中共黨員已滲透進英國等西方國家的機構、大學和銀行等,是潛在的間諜。

這麼棘手的問題,汪文斌同樣難以圓謊,於是新華社再度出面硬撐,12月15日也在網站首頁專門對此報道,可見這一事件曝光的殺傷力極大,中共高層又坐不住了。

還有日本共同社記者追問彭博社中國籍僱員被捕一事,法新社記者詢問帕勞政府攔截了一艘非法捕撈的中國漁船……中共一下子又面臨了四面楚歌的局面。

中共高層迫不得已,只能暫時退卻。如果特朗普連任,再聯合西方各國一同制裁,中共顯然前景大不妙;二次疫情後,各國的聯合追責恐怕也會隨之而來,這更令中共高層後怕。中共高層再繼續高調賭博拜登,與特朗普直接對抗,恐怕沒有甚麼好果子吃,也只能繼續觀望美國大選的「最新進展」了。

如此一來,中共高層還得再琢磨,如何在中共內部自圓其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