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長期以來一直試圖顛覆美國。最近參與暴亂的許多組織都與北京有意識形態上的聯繫,但是更深層次的聯繫是甚麼?前《華爾街日報》編輯、美國傳統基金會高級研究員邁克岡薩雷斯(Mike Gonzalez)在接受《英文大紀元》專訪節目「美國思想領袖」時表示,與「黑命貴」(BLM)運動密切相關的「黑人未來實驗室」(the Black Futures Lab),正在得到一個公開親共的組織的資助。

岡薩雷斯特別強調、澄清,他不反對「黑命貴」的想法,「事實上,我認為所有的美國人都堅持認為,至少應該堅持認為這一事實:黑人的命,當然,確實,也是命。我們現在要談的是那個組織。」

「黑命貴」創辦人與親共組織有經濟聯繫

他指,「黑命貴」(BLM)組織的創辦人,與美國的親中共組織之間的聯繫,非常耐人尋味,因為一直有人聲稱他們之間存在著這種聯繫。兩者在意識形態上有一些關聯,但經濟上的聯繫,還是第一次被發現。

他認為,兩個組織的關聯肯定首先是意識形態上的。BLM運動創辦人艾麗西亞加爾薩(Alicia Garza)掌管著一個全球的革命網絡,它實際上是一個推銷革命的控股公司。她創立的主要組織之一,就是「黑人的命也是命全球網絡」(Black Lives Matter Global Network)。

BLM運動創辦人加爾薩掌管一個全球的革命網絡,她創立的主要組織之一,包括「黑人未來實驗室」。(Sam Morris/Getty Images)
BLM運動創辦人加爾薩掌管一個全球的革命網絡,她創立的主要組織之一,包括「黑人未來實驗室」。(Sam Morris/Getty Images)

岡薩雷斯表示,加爾薩在2018年還創立了另一家機構,名為「黑人未來實驗室」,「如果你點擊其主頁上的『捐贈』,上面寫著:你捐的錢將捐給舊金山『華人進步會』(註:即「黑人未來實驗室」是由舊金山「華人進步會」出資支持的計劃)。」

舊金山「華人進步會」是一個在舊金山推行北京路線的組織,它採取了一些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有利的行動。不過主要問題是,它的許多領導人都是「左根」(LeftRoots)的成員。

「左根」是一個強硬的左派組織,其中有很多人,比如一家華人組織,即波士頓「華人進步會」及其領導人也是「左根」成員。岡薩雷斯認為這就是它與加爾薩以及「黑人的命也是命」組織,在意識形態上的重合之處,因為加爾薩是馬克思主義者,曾經說過她要「砸爛資本主義」(smash capitalism),而且說過好幾次。

岡薩雷斯又提到BLM運動的另外兩位創辦人:歐帕爾托米蒂(Opal Tometi)和帕特里斯卡洛斯(Patrisse Cullors)的影片,指她們在影片中高唱,「我們失去的只是鎖鏈。」顯然直接出自《共產黨宣言》。

岡薩雷斯認為很多「黑命貴」組織,都以各種不同的方式獲得了這些所謂非牟利組織項目的資助,因為這樣可以給他們一定的靈活性,可以花錢不透明,因為非牟利組織不需要披露資金捐贈者的資料。

例如,「黑人的命也是命全球網絡」曾經是一個由「千流」(Thousand Currents)組織資助的項目,「千流」組織也是另一個強硬左派的出資者。今年7月有消息披露出來——因為華盛頓的調查人員進行了調查——「千流」董事會的副主席是蘇珊羅森博格(Susan Rosenberg),此人曾經是「地下氣象」(the Weather Underground)組織成員,美國聯邦調查局(FBI)曾經將該組織定義為國內恐怖組織。

她曾經坐牢。克林頓在擔任總統的最後一天,對蘇珊羅森博格給予減刑,如今她進入了「千流」組織的董事會。這個消息披露以後,「黑人的命也是命全球網絡」,作為極為擅長跟媒體打交道的高手,獲得了「潮流中心」(the Tides Center)的項目資助,該組織也是強硬左派的資助者,但是至少其董事會裏沒有蘇珊羅森博格。

岡薩雷斯提到的上述這些組織與中共都有聯繫,他說:「它們都是由『義和拳』(I Wor Kuen)創建的。『義和拳』在20世紀60年代(成立),曾是一個極端馬克思主義的軍事組織,在1972年創建了舊金山『華人進步會』,後來『義和拳』中的一些人,在1977年成立了波士頓『華人進步會』,它們分別註冊,分別營運。它們的成員通過『左根』等組織相互聯繫,『左根』也是馬克思主義組織。」

致信拜登競選團隊 促勿批中共否則損失選票

波士頓「華人進步會」曾與中國駐紐約領事館合作,但是,活動範圍,只在波士頓;而舊金山「華人進步會」早已出手,來「捍衛」中華人民共和國。例如,1977年他們和某一組織合作,敦促美國司法部不要調查中國在美國的間諜活動。他們使用的藉口似是而非,說是涉及「種族定性」(racial profiling。註:指以種族劃線行為)。

岡薩雷斯表示,在這個特殊的例子中,他們與一個支持平權行動(affirmative action)的組織(指BLM)聯合在一起,這表明他們並沒有真正為美國華人的利益而努力。美國華人是大學錄取中受「種族定性」影響最嚴重的群體之一。事實上,美國各地的華人家長都很活躍,都在努力抵制「偏袒特定族裔」(racial-preference)。

除了上面提到的關聯之外,岡薩雷斯指出,「華人進步會」前行政主任、現高級顧問譚大元(Alex Tom)是某一個組織的成員,試圖通過資助旅遊活動,在中國人和在美國人之間建立聯繫。他關注到譚大元似乎在尋找左翼美國人,試圖將他們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極左份子建立聯繫。

「華人進步會」前行政主任、現高級顧問譚大元是某組織成員,通過資助旅遊活動,試圖尋找左翼美國人與中國極左份子建立聯繫。(華人進步會網頁)
「華人進步會」前行政主任、現高級顧問譚大元是某組織成員,通過資助旅遊活動,試圖尋找左翼美國人與中國極左份子建立聯繫。(華人進步會網頁)

岡薩雷斯又列舉另外一個關聯的例子說,「舊金山華人進步會」參與了一封寫給拜登競選團隊的信,「信中說:我們希望你在選舉中擊敗特朗普總統,但是我們敦促你們,不要參與任何抨擊中國(中共)的活動。如果你們對中國(中共)進行任何抨擊,這將使你們在選票上損失慘重。信上確實是這麼說的。我不知道為甚麼這樣一個(所謂非牟利)組織,會替中華人民共和國說話,告訴候選人不要批評中國。」

示威者非馬克思主義者 被BLM等組織操縱

岡薩雷斯還表示,《紐約時報》竭力隱藏「黑命貴」組織及其創辦人的馬克思主義思想根源;《紐約時報》企圖掩蓋這樣一個事實:立場親中國(中共)的舊金山「華人進步會」,是「黑人的命也是命」某個組織的資金贊助者,因為兩者在意識形態上存在共識。

他指出,這些組織無論如何都無法否認這一點:尤其是加爾薩和卡洛斯是馬克思主義者。她們自己也是這麼說的。例如,卡洛斯曾在「勞工社區戰略中心」(the Labor Community Strategy Center)接受培訓,該中心是由埃里克曼(Eric Mann)創立的,他是另一位「地下氣象」組織的前成員。他稱這個中心為革命者中心,一個他用來訓練革命者的中心。她在那裏接受訓練很多年了。

他說:「很明顯,那些出來示威的人,那些對佐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的死因感到憤怒的人,並不是馬克思主義者。他們只是對美國同胞的死亡感到憤怒,所以他們走出去示威等等。可是他們被這些組織操縱的方式才是問題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