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對澳洲實施的經濟報復雖然讓澳洲遭受了嚴重損失,但調查顯示,中國遭受的經濟損失遠超澳洲。

自從澳洲堅持要對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進行獨立調查後,澳洲出口到中國大陸的一系列產品遭到中共高關稅或限制措施的報復。今年年初,中共宣佈對價值6億澳元的澳洲大麥施加80%以上的高額關稅。

據新聞有限公司網站報道,澳洲農業與資源經濟及科學局(ABARES)的報告顯示,大麥的高額關稅雖然讓澳洲損失大約3.3億澳元,但由於中國釀酒業對澳洲大麥的依賴,中方面臨的潛在損失高達36億澳元。

報告稱,中共對澳洲大麥施加高額關稅後,一些中國買家會尋找其它替代來源,這意味著他們的產品收益率很可能會下降。「由於(中國市場)需要尋找大麥的替代供應,導致中國產大麥的需求量增加。結果,中國農業開始轉向低效率的粗糧(粟米和大麥),這是高額關稅造成的進一步影響。」

除了對澳洲大麥施加高額關稅以外,中共還私下要求中國企業不要購買澳洲煤炭,結果造成澳洲的優質硬焦煤的價格自10月份以來下跌了22%,而中國國內的焦煤價格上周卻升至4年高點。

中國煤炭價格上漲的原因除了澳洲煤炭無法進入市場之外,還有與澳洲並列為中國最大的煤炭供應國的蒙古,在煤炭供應上出現延誤。由於疫情,從沙漠地區來的運煤卡車司機在路上需要通過層層健康檢查,運輸時間被迫延長。

由於中國國內煤炭價格高漲,一些中國買家只能去別的國家尋找比澳洲煤炭更貴的供應源頭。

雖然澳洲政府一再呼籲重啟部長級對話解決貿易摩擦,但中共一直置之不理,只是不斷擴大針對澳洲出口產品的報復。

這種橫蠻的做法也激怒了澳洲人,許多人已經開始在網上呼籲抵制中國貨,其中包括一國黨領袖韓珊(Pauline Hanson)。

上周,韓珊再次呼籲澳洲人在聖誕節抵制中國貨。她在面書上發佈了一段影片說:「我們都有自己的責任。想一想,當你在買傢俱、玩具、食品時,不管你買甚麼,都要看看它來自哪裏,如果是中國的,就讓它留在貨架上吧。」

倉儲公司Kennards Self Storage的總裁肯納德(Sam Kennard)也呼籲澳洲商家拋棄中國供應商。他對NCA新聞社說:「事實證明,中共政府很難讓人信任。他們出於報復或怨恨,對龍蝦、葡萄酒和大麥徵收關稅,風險在於,你不知道下一個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