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12月12日華盛頓DC的挺川反舞弊集會上,有一位台灣裔美國人鄭先生,他是國民黨空軍的後代。他表示,看到美國現在這樣很痛心,深層政府和共產黨不謀而合,剝奪憲法賦予美國人的最基本權利;自己也一度被共產黨欺騙,以為「現在的共產黨和以前的共產黨不一樣了」。

直到最近幾年,他通過海外獨立媒體《大紀元時報》對共產黨的真實報道,才清醒過來。如今看到美國陷入危急時刻,他說:「如果我今天不站出來,明天就沒有機會站出來了」。

對共產黨的再認識

鄭先生(Abraham Cheng)是一位音樂人。他的爺爺是國民黨空軍,曾祖父是地主,在大陸被共產黨活活鬥死,他跟共產黨應該說有著國恨家仇。即使這樣,他直到幾年前也被共產黨在全球的滲透、宣傳搞迷糊了,認為共產黨和過去不一樣。

「通過看大紀元我才意識到,中共還是沒有變,我過去也被洗腦了。」鄭先生說,他的文藝圈子裏的朋友有95%都是自由派,他們感覺自己「同情弱者」、很高尚,「其實是被洗腦了。聽左媒的宣傳,認為特朗普是種族主義……我一點都不吃驚,他們被洗腦,失去了辨識力。」

「中共很狡猾,他們玩弄人民、欺騙其它國家的手段與時俱進,比原來更可怕。」鄭先生說,「原來共產黨表面上是壞人,現在它表面上是好人。」

他說,中共這種麻痺人、欺騙人的手段讓世界各國被滲透,讓台灣失去警惕,讓過去本來被共產黨害慘了的台灣國民黨也忘了本,反而變成了親共的政黨;也讓中國和台灣的娛樂圈,以及無數人感覺「花好月圓、歲月靜好」。

而事實是,中共麻痺與滲透全世界是有著它最陰險的目的的。

「中共的意圖很明顯,就是通過控制華爾街把美國搞下去,然後就是中共統治全世界。」鄭先生說,「最近翟東昇自己不打自招,把(中共的陰謀)全部講出來了。……把他們賄賂啊,美色勾引啊不正常的手段都當正常,價值觀完全顛倒了。」

鄭先生總結自己對中共的認識過程時說到,中共最狡猾的手段就是把它和「中國」的概念混淆。

「它把中國和這個政黨綁在一起,讓你感覺你要是反對共產黨就是反對中國。其實,你要是真愛國,就應該解散共產黨。」

他說,「很多華人反對特朗普,是因為特朗普說China Virus(中國病毒),其實你想一想,這本來沒有甚麼,就像『日本腦炎』、『香港腳』一樣,他是提醒中共政府,病毒是你們搞出來的,你們要負責。」

美國處在危險的路口

鄭先生11月14日就參加了華盛頓DC舉行的集會和遊行,本來12月12日這天他有很多安排。前一天他得知最高法院拒絕了德州起訴案之後,他毅然推掉了所有活動,前來參加示威遊行。

「這個選舉太有問題了,任何人都看得出來。我今天不站出來,今後可能就站不出來了,沒機會站出來了。」

說起特朗普總統所承受的詆毀,他對於美國和人民的貢獻,鄭先生不禁哽咽起來。

「特朗普是上帝給美國的禮物,他為了我們犧牲很大,他完全可以過很好的日子,他和他們家裏人為了我們站出來,面臨危險。所以我們也要為他站出來,否則今後美國就不再是美國了!」

他說,最近一兩年才驚覺美國大科技公司和中共的勾兌很深,這是一場大規模的全球勾兌,目的就是剝奪憲法賦予美國人的最基本權利。

「那些科技巨頭他們不是忠於美國,他們是忠於自己的利益,哪個政治人物讓他們受益,他們就選誰;他們不僅有對金錢的慾望,他們還有對權利的慾望,只有特朗普他們控制不了。」

他認為,「美國的深層政府、全球化就是他們要做全球的操控者,做全球的獨裁者,《聖經》裏面說,那些有獸印記的人要控制全人類,他們和共產黨不謀而合,其實是一回事。西方是隱形的社會主義,東方是共產主義,其實都是馬克思的撒旦教,最終的目的是奴役全人類。對他們來說,人不是人,是用來利用的動物。」

「全球化就是讓人完全失去自由,政府越大,人越依賴它,最後變成人沒有政府就活不下去,中產階級被消滅。如果人連混口飯吃都難,誰還有精力去搞民主?」

但是,儘管這樣,鄭先生說,他堅信神的力量高於一切。「《聖經》中講,世界被惡統治,但是更高處還有上帝;上帝不會強迫人,所以要靠人配合上帝,人要自己選擇。」

所以,鄭先生表示站出來,拒絕惡,選擇善。「美國是自由的最後一道防線,歐洲已經不行了,全世界都不行了,我們不能放棄,即使打內戰也在所不辭,我們別無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