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頭鷹的禮帽

這一天的苦惱疑惑搞得我心煩意亂。我的腦袋成了一團亂麻,連頭頂上那三根頭髮都糾纏在一起,理不清頭緒。我開始明白蓮子精靈們對我說的話是千真萬確的。我該怎麼辦?一種深深的恐懼包圍了我。

窗外突然傳來貓頭鷹的叫聲,我不知所措的拉起被子蒙住臉,不知不覺沉沉睡去。

這時有人使勁敲打窗戶。

「三毛,三毛,快醒醒!我們得快點!」

是球球的聲音!

我忘了自己還在生他的氣,抓起衣服胡亂穿在身上,打開窗戶一躍跳了下去,黑沉沉的夜一下子挾持了我,我喘不過氣,連抬腿的力氣都沒有。

「球球!你在哪兒?」

我蹭了幾步,黑夜裏一個人影也沒有。我害怕極了,幾乎要哭出聲。

「球球!球球!你在哪兒?」

我想回家,剛轉回身,卻找不到家了!我迷路了!

一個黑色的陰影從我頭頂飛速掠過,我感到頭皮發涼,頭頂上那三根頭髮也戰戰兢兢。

「哈~~哈~~哈~~」

那個陰影在笑,一隻穿燕尾服的貓頭鷹看著我大笑。

我跌跌撞撞一路哭叫,突然腳下甚麼東西一絆,我跌了一跤。等我坐起身時,發現自己掉進深洞裏。我想爬出去,卻怎麼也爬不上去。

這時,洞口上面傳來人的說話聲。我使勁叫喊,卻聽不見自己的聲音。終於有人從洞口探出頭來,是球球、嬌嬌和俏俏還有其他幾個孩子。

洞又黑又深,她們好像看不見我,也聽不到我的哭喊聲。他們說著話走遠了,再也聽不見任何聲音了。我絕望的大哭起來。

SHUTTERSTOCK
SHUTTERSTOCK

貓頭鷹無聲無息飛落在洞口上。它頭上戴著古怪的黑色禮帽,犀利的眼睛死死盯著我,如同瞄準獵物。我聽見從它嗓子眼裏發出來的奇怪笑聲。它脫下帽子,對我彬彬有禮鞠了一躬,眼神突然變得和藹可親,它說出話來:

「哈~~哈~~哈~~ 

我是法官貓頭鷹

月光之城人人知 御廚大人親自請

孩子噩夢一萬個 就差一個帽子滿

正好碰到你在這 真有幸啊!真有幸!

御廚廚藝遠名揚 噩夢入湯美又香

黑夜王國大賽比 舉國歡慶嚐鮮湯

帽子裝滿呈貴禮 法官榮陞大總理

就是我呀!就是我!

哈~~哈~~哈~~」

說著,它手上的禮帽竟滾落下來,一下子變得巨大無比,深淵似的,徑直向我扣來!

「啊~~」

我從床上驚醒了,睜大雙眼,黑色禮帽消失了,籠罩在身上的只是窗外耀眼的晨光。

「貓頭鷹把我的噩夢抓走了!」

我自言自語。

我要去找蓮子精靈們,他們肯定知道該怎樣把我的謊話和噩夢要回來,我一點也不想讓紅狐狸和貓頭鷹得逞!我的氣憤戰勝了恐懼。說實話,我真瞧不起夢裏膽顫心驚的自己,我不能讓它們得逞,我要要回我自己的東西!

我在找精靈

到哪裏去找蓮子精靈們呢?

我掀開枕頭,翻出書包,拉開抽屜,偷看門後面,拍拍瓜架下的三條老絲瓜,搖搖路上的樹枝,一整天上課心神不定。

老師忍不住問:「毛毛,你找甚麼呢?」

「我在找精靈~~」

剛說完,我後悔了。我知道同學們會怎麼對我。

果然,教室裏一片哄笑,連老師都捂著嘴。

「哈哈哈!」

「嘻嘻嘻!」

嬌嬌和俏俏笑得直嚷肚子疼。大家都很開心,不用聽課了。

只有球球沒有笑,他看了我一眼,低下了頭。

「好了,好了,大家不許笑了!繼續上課!」

老師白了我一眼。

「以後少看一些童話書,多看看語文課本,你的考試成績真讓我操心!」她語重心長的對我說。

她是我的語文老師。

放學後回到家裏,我感到心裏煩躁不安。也許我永遠也見不到蓮子精靈們了。這一天的夜晚,月亮非常圓非常亮。我想著心事,朦朦朧朧睡著了。突然窗口一陣喧聲把我吵醒了。

「他睡著了!」一個女孩的聲音。

「噓~~妳看,妳吵醒了他!」

另一個男孩粗聲對她說。

「是你把他吵醒的!」

「我沒有!我沒有!讓我再看看他!妳的翅膀擋著我了!」

「哎喲,你踩著我的尾巴了!」

「你兩都別吵了!他已經醒了!」

這不是蓮子大哥的聲音嗎?剛才說話的是蓮子二哥和蓮子妹妹。

我興奮的剛要叫出聲,卻又猶豫了,窗口上的三個身影好像是白鳥的影子。

最小的那隻白鳥嗔怪似的望著我:「哼,每次我們一變了模樣,你就認不出來了!」

窗外的爬山虎葉影瑟瑟,銀色的月光撒遍大地。我連忙從床上光腳下來,打開窗戶。晚風的衣角拂在我的臉上,涼涼的。

 「三毛,我們是來和你告別的!」蓮子二哥垂下白色的翅膀。

「我們要去黑夜王國了。路過你這裏,想最後看你一眼。」

蓮子大哥語氣有些沉重。

「不知道我們還能不能再見面。你可能一直很奇怪我們是誰,其實我們是陪伴你的蓮子精靈。人間有多少孩子,大地就有多少顆種子。每個孩子都對應著一顆種子,都有那樣的種子精靈來陪伴他們。」

我聽呆了。

「其實你從來都沒有孤單過,我們一直在你的身邊。只是這次,我們不得不離開你。我們有使命在身,我們必須為此而戰!如果我們回不來了,我想精靈世界會派其他的精靈來保護你。再見了,三毛!我們會想你的!」

蓮子精靈們對我揮動翅膀,他們的眼神堅定而憂傷。

晚風冰著我發燙的臉,揉亂我的頭髮,頭頂那三根頭髮在風中掙扎。

隨即,飛鳥拍翅的聲音驚雷閃電般從我頭上掠過。

三隻白鳥的翅膀直插進黑夜的深處。

「等等我!等等我!」我自言自語:「我們永遠在一起!」

我跳下窗戶,一下子隱身在無邊的黑夜中。我喘不過氣,感到自己一下子掉進夜獸的嘴裏,再次回到昨晚那個恐怖的噩夢。我失聲尖叫。

「別怕!別怕!」

從夜的深處傳來深切的召喚,好像是蓮子精靈們在守護著我:「大地的種子睡在黑暗裏從來不害怕!」

我眨了眨眼睛,感到腳下的大地突然變得堅實廣闊,不再危機四伏。

這是一個沉睡的城市,人們酣然入夢,連鳥兒也在樹上啾啾夢語。只有我這個小孩子光著腳丫站在大地上。流浪的風胡亂揉著我的頭髮,鑽進我的睡衣。我的身子像樹葉一樣瑟瑟發抖。

突然,一陣很響的拍翅聲像雷電一樣掠過我的頭頂,我一下子感到自己離開了地面。我的睡衣被甚麼東西緊緊叼住,強風吹得我睜不開眼睛,連叫也叫不出聲,頭上傳來海嘯一樣的拍翅聲。

一隻白色大鳥銜住我,風馳電掣般穿過摩天大樓的重重黑影。

另外兩隻大鳥緊緊跟隨。

最小的那隻白鳥高興的大聲喊:「三毛,我知道你會和我們一起的。」

我大聲回答:「我要要回我自己的東西!我還要把所有小孩子的謊話和噩夢都要回來!」

另一隻大鳥對我調皮的眨眨眼睛:「嘿,在你要回來你的謊話和噩夢之前,難道你想永遠待在鳥嘴上嗎?快爬到蓮子大哥的背上,在上面你可以用羽毛給自己做個窩!」

他們一起笑了,笑聲像是輕雷在雲層裏滾。

我這才感覺到自己快要凍僵了。

叼住我的蓮子大哥飛得慢了些,但沒有飛低。我鼓足勇氣,緊緊抓住他頭上的羽毛,然後小心翼翼的沿著他的脖子爬行。強大的氣流好幾次差點把我吹下去,我緊緊攥住蓮子大哥結實的羽毛,才把自己穩住。終於,我爬到了大鳥寬闊的背脊上,一頭扎進厚厚的羽毛被裏,我馬上覺得渾身溫暖起來。

奇妙的月光之城

我漸漸習慣了在空中飛行的感覺,開始被這新奇的歷險吸引住了。當我能夠安安穩穩從羽毛空隙向外望時,看到下面有一個奇異的會發光的城市。

SHUTTERSTOCK
SHUTTERSTOCK

「這是甚麼地方?」我大聲問。

「月光之城!」

蓮子大哥回答我,略收翅膀開始盤旋下落:「這是貓頭鷹法官的領地。」

蓮子大哥無聲無息的停降在一個高高的屋頂上,蓮子二哥和蓮子妹妹也隨後跟來。

「御廚要弄髒大地的眼睛,它需要小孩子的噩夢和謊言。我們必須把貓頭鷹頭上的帽子搞到手!」蓮子大哥說道。◇(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