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高法那九個大法官,搶在周五突然以資格為藉口,駁回了差不多半個美國支持的德州護憲訴訟。時間點掌握得非常奧妙:周一就是12月14號,國會選舉人投票日。

不知道大家留意到沒有,特朗普一方驚天動地,拜登那邊沒有任何動靜,甚至幾乎沒有回應。媒體就是不報道、封鎖你,司法部門就是不動,高法在這個時候突然斷了你的訴訟路。然後他們抓緊搖擺州認證。

目的很清楚,就在12月14日,在國會就這個舞弊結果投票,最後確認拜登當選。生米做成熟飯,看你們怎麼辦。這才是拜登這群人在做的。以靜制動,這些老政客的手段相當老辣。

但是,恐怕這也是一廂情願。因為至少半個美國不會同意。那麼事情就往不可挽回的方向發展了。這對美國是最糟的選擇,是中共以及所有的邪惡勢力最期望的。

但是他們低估了美國民眾的智慧和信心。

 你可聽見人民的吼聲

今天,美國民眾再次湧入華盛頓DC,高法門口聚集起數萬民眾。因為事發突然,還有部份遠途民眾正在源源不斷趕去。到底會聚集多少人?還會出現甚麼?關注中。

集會是甚麼?示威。示威甚麼?告訴你不要忽略我們的意志和決心以及力量!

上一次在華盛頓DC最大的集會是哪一次?是馬丁路德金《我有一個夢想》的演講。那一次的結果是甚麼?美國徹底阻止了種族歧視!

今天與11/14集會不同的是,我看見弗林將軍圍著一條美國國旗的圍巾,裏穿紅色體恤在演講!弗林的主張我們都知道,他是呼籲強硬手段平叛的。

人們在牧師的主導下低頭為美國禱告!然後響起了高昂的國歌聲。在國歌聲中,我看見一位白髮蒼蒼的老奶奶擠在最前面,眼裏充滿了悲傷,一位戴著鴨舌帽的老人家在抽泣。我潸然淚下。

是甚麼逼到這些老人家不能安心在家頤養天年,要在寒風中這樣悲壯?誰做的惡?

美國民眾的意志,在四個州的聽證會上表達了,在21個州支持的德州護憲訴訟中表達了,在兩次華盛頓DC百萬集會現場表達了。

但是,利益驅動下的行政官僚們毫不在意,他們依然我行我素;一面傾倒的媒體毫不在意甚至不願意報道;那些大科技公司開始肆無忌憚的表達專制意圖;美國的執法和司法部門裝聾作啞;美國的最高護法機構,斷絕了所有理性道路!

所以人們在一起唱起的國歌充滿了悲壯,人們的禱告寄予了人們最後一絲希望。

我為甚麼潸然淚下,因為我似乎聽到了出征前的誓師大會上那悲壯的出征聲。

美國真的進入了一個至暗時刻!

會有神蹟拯救美國嗎?

在國歌聲中,特朗普的直升機在上面繞了兩圈。弗林將軍說真酷,人們發出一陣短暫的歡呼,但一回頭,我從他們的眼中看出了那份悲壯的黯然!

我知道人們內心已經看到了最不希望出現的未來歲月了。

特朗普下了直升機,登上了空軍一號,他要飛去西點軍校下屬的海軍學院,去幹甚麼?觀看橄欖球賽。這時候還有這份閒心?同機前往的還有美國情報總監Ratclife,好像還真不是去休閒度假的。

注意,特朗普去的是海軍學院看美國最激烈的競爭賽,去的是美國海軍陸戰隊的軍官搖籃。

注意,下周五有一個也許要紀錄進歷史的日子!這是大選第45天,按法律程序,國家情報總監需要發佈大選是否受到外來勢力的干預。這個報告將使得總統決定是否要採取相關行動!

我們進入了一個難捱的日子,也進入了一個註定要進入歷史的日子。

特朗普要採取軍事行動了?軍事法庭要起作用了?最近有人問特朗普,是不是要解密所有情報?特朗普說,我已經下令這樣做了。聽出些甚麼了嗎?

高法堵死講道理的路以後,德州的回覆是,呼籲建立維護憲法聯盟。當然這個聯盟其實已經天然形成,就是那支持德州訴訟的21個州,還有亞利桑那的立法會帶領的半個州。這就是半個美國。

據說亞利桑那的貨車司機在呼籲癱瘓亞利桑那的貨運和地鐵。

美國的茶黨領袖托馬斯也在呼籲要採取「非常措施」。甚麼是非常措施?就是內戰!還記得波士頓傾茶案嗎?那是美國獨立戰爭的起點。

我是非常反對內戰出現的。美國因為內戰而削弱,這恰好是邪惡中共極度期望的。這是一件親痛仇快的事。更不能因此讓美國分裂。

我曾經特別希望大法官們願意為美國獻身,來避免可能的戰爭和分裂,可是這可能是一群自私自利的懦夫。

那麼如果所有講道理的路都被堵死了,美國民眾怎麼辦?就認了嗎?這也不是美國的風格。

我想到了這些,美國民眾也會想到,我想這就是他們眼中流露出的悲哀的原因。所以他們像1776年的國父華盛頓一樣不停地禱告。我看見有一個拿著一個牌子,上面寫著:IN GOD WE TRUST!這就是信心和希望的來源。

德州訴訟後,朱利亞尼恰當時機就病毒陽性了,三天後又完全恢復了,但適時退出了。林伍德和鮑威爾律師,雖然還在說訴訟的事,但已經離開大多數人視野了。今天出現在華盛頓DC的是誰?弗林將軍。他是邪惡勢力的受害者,又是軍中強人。

軍前換帥了,意味深長。就看十天後了。

天祐美國,正義必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