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0日世界人權日前後,中國多地的金融難民紛紛採取行動維權。在北京玖富平台總部,約4000名出借人高喊「國家欺騙,玖富詐騙」等口號。

12月7日,約4000名玖富普惠平台受害人到北京玖富數科集團總部維權,高喊「玖富還錢」、「國家欺騙,玖富詐騙」,一度跪地請求立案。警察毆打維權民眾,噴辣椒水,把維權民眾拉上大巴車。

相關影片傳出後,引發民眾不滿,「用辣椒水噴跪著的百姓的眼睛,帶上巴士,阿姨疼得眼睛睜不開要求去醫院,警官理也不理殘暴至此。」「ZF(政府)裝聾作啞,推卸責任,踢皮球甩鍋給無辜的人民百姓,妄想用非集定性一刑了事,一了百了……」

江西的出借人吳女士(化名)告訴大紀元記者,出借人去北京維權已經有過好幾次了,11月2號那次也有數百人。很多警察驅趕受害人,把他們抓上大巴車,送到駐京辦遣返。

「12月7號這次,我們江西也有很多去了現場的。很多人在那裏跪在地上,喊『玖富還錢』,這也是實在逼得沒轍了。」她說,「我們一直投訴,打金融辦的電話打不通,打派出所的電話他就講政府已經在監管了,這邊是立不了案的。」

吳女士一家2017年開始投入玖富集團下屬的悟空理財。當時是看到電視和手機頁面上的廣告,一家兄弟姐妹投了50多萬元。今年8月初有一筆款總不到帳,上網查才知道出事了。

吳女士介紹,全國各地玖富出借人很多。11月18日,江西有一百多人到省會經偵和公安廳信訪辦,只是給登記一下,也沒有立案。「有一家三兄弟投了600萬,還有一個九江的女子投了300萬,都非常相信這個平台。因為這個平台原來也沒有那種違規記錄,還經常會搞這種返券、返現金活動,讓這些人去存錢。」

她說,「這個平台大約8月頭就開始爆雷了,他在11月1號之前,(10月)30號還在發標,坑蒙這些人。在11月份之前,雖然沒有回錢,但是帳上有利息算的,到了11月1號,就給我們減錢倒扣了。」

工商資料顯示,玖富數科集團成立於2006年,旗下陸續成立了十多家獨立全資或控股子公司,包括包括玖富科技、諦易科技、玖富普惠、玖富錢包、玖富萬卡、萬卡商城、悟空理財等。2019年8月,玖富數科(JFU)在美國掛牌上市。

截至2020年7月31日,玖富普惠借貸餘額約319億元,出借人約為34萬。

10月7日,玖富數科宣佈旗下網貸平台玖富普惠退出P2P業務,並提供三種兌付方案,包括「本息全額兌換極速退出通道」、「一次性轉讓快速退出通道」以及「先本後息分批回款退出通道」。但投資者稱,玖富普惠退出方案實際是「打折收割」。

吳女士表示,「第一種是讓你到商場買東西(購物券),貴得很;第二種是打折兌付,歷史收益扣除後,本金打個1.6折;第三種是三年回本,這都是沒有保障性的,三年後多大變化誰也不知道,本身它就已經失去信用度了,誰敢等三年啊?」

她介紹,「玖富是12月7號出的公告,我們是12月7號去的北京。雖然政府想收割我們,但是我們也不能任由他收割,不做任何反抗總要盡力去爭取自己的權益。」

吳女士說,後來「平台出了一個公告,叫我們下載一個債權通app,其實這三個方案都是不好的。有些人就好奇,想打開來看一下,才剛點開,還沒開始選就默認了。這還不甩鍋嗎?那個公告簡直明顯是搶錢。」她說,「我現在我不敢點開app。很多受害人乾脆把這個app 卸載了,萬一不小心碰到哪裏,你就直接下車了,可以過年了,豬被殺掉了。太坑人了。」

P2P清零未還款 被指甩鍋給老百姓

11月27日,北京銀監會的保監會首席律師劉福壽在《財經》年會上聲稱,至今年11月中旬,大陸的互聯金融平台P2P已經從高峰時期的5,000家歸零。

對此,吳女士指出,問題是要把錢還給出借人。「國家要清除P2P,你把這些平台清零了,那你有沒有把這些錢還給出借人呢?睜眼說瞎話,出借人的錢怎麼辦?拿著人家的血汗錢,吃人肉不吐骨頭的啊。」

「我是管他叫劉禽獸,能說出這個話來,簡直是禽獸說的話。他說現在已經P2P清零了,不知道的人是大快人心叫好,這些出借人的血汗錢怎麼辦?你清零了,清在哪裏?平台都還在發標,我們血汗錢不還給我們,怎麼叫清零了?」

吳女士說,「習近平還說『脫貧』呢,真的把這些人『致貧』了。因為這個事情有的人家裏老人生病了錢拿不出來,不能及時治療人都死掉了,都有照片的。」。

她還舉例說,有一名受害人無依無靠,女兒9歲時放學回家,下了校車被大卡車撞死,車禍只賠了20萬。她把這個錢投到了玖富平台,一直壓著就沒有了。

今年8月,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在接受央視採訪時稱,出借人的資金還有八千多億元沒有回收。

吳女士說,「我們的訴求就是本金本息全回,最低的訴求是歸還本金。」

根據吳女士提供的一份合同,甲方借款人和甲乙方北京玖富普惠資訊科技有限公司簽署了《出借諮詢及管理服務協議》,平台為借款人提供出借諮詢及推薦撮合等服務,平台向借款人收取保障計劃專款。

出借人與北京玖富普惠資訊科技有限公司簽署的《出借諮詢及管理服務協議》截圖。(受訪人提供)
出借人與北京玖富普惠資訊科技有限公司簽署的《出借諮詢及管理服務協議》截圖。(受訪人提供)

出借人認為,推算玖富累計收到的保障計劃專款,完全可以覆蓋目前的債權和利息。

吳女士認為,「其實目前來講他這個平台是有錢的,就不給這些人兌付。」玖富的CEO孫雷,是北京大學金融專業碩士畢業。2019胡潤百富榜上,孫雷以50億元財富排名828位。

「病毒天災,玖富人禍」

吳女士斥這個平台之所以明目張膽搶錢,是因為政府撐腰。「如果沒有政府部門作後台,為甚麼這麼大的事情北京會不立案?為甚麼老百姓討自己的血汗錢還要被驅趕?還要挨打?」「收割了我們,政府吃大頭,他吃小頭,就這麼個道理。」

她說,「我們上次南昌登記了信息,出借金額、身份信息全部登記了。我回來的第2天我們當地的派出所就給我們打電話,要我們合理維權,怕我們上北京。」

警察還威脅吳女士,要把此事告訴她婆家的當地書記,而老人家本人不知道這個事情,吳女士怕她知道了受不了打擊。「眼前能瞞一天是一天。」

吳女士質問,「我們是受害者,你們總是一味的打壓我們,這個不能做那個不能做,你作為政府官員為甚麼不做?出現這個問題不去幫我們討個公道,集資詐騙的人你不去找,反而還一味的打壓老百姓?」

她表示,「我們投的這些平台,利息不算過份,也是受國家保護之類的。這個平台是經過政府部門批准的,而且廣告都是請那些明星代言人來代言,在中央電視台廣告做得這麼響,我們不會相信這些平台啊,引誘這些老百姓。把所有家當都壓到裏面去。」

還有受害人表示,「我們躲過了疫情,卻沒有躲過2020這輪金融詐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