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唐浩,12月12日我們要繼續跟大家來聊美國大選,聚焦在一項重要主題:今日話題:上訴最高法院受阻 特朗普還有王牌嗎?

我們知道,德州檢察長在12月8日向最高法院提出訴訟案,指控爭議四州,也就是賓州、佐治亞州、威斯康辛州以及密歇根州,他們的選舉過程出現違憲情況,這宗訴訟不但獲得18個州檢察長的支持,也被特朗普稱為「大案子」。

不過,最高法院在11日傍晚做出裁決,拒絕受理這宗訴訟案。法院裁決非常簡短,認為德州缺乏「司法上可以認知的利益」去介入其它州的選舉工作。簡單說,就是認為德州缺乏足夠的資格起訴其它州。

因此,這項裁決出爐後,讓特朗普陣營感到失望,特朗普當晚在推特上表示,「最高法院實在讓我們失望,沒有智慧,沒有勇氣!」

特朗普還說,「最高法院對於美國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選舉舞弊毫無興趣。他們感興趣的只是「地位」,這使得總統很難根據案情提出訴訟。」

最高法院拒絕受理,讓特朗普陣營失望,但同時也讓拜登陣營相當高興,左派媒體們甚至宣稱「特朗普翻盤夢碎」、「已經無力回天」。真的是這樣嗎?恐怕還未必,這一點我們稍後再來談。

另外,我們要強調一點,雖然最高法院拒絕這宗案件,不過最高法院是從《憲法》上來認定,其它州的選舉程序跟德州沒有關係,所以德州沒資格提這案子。但這不是說最高法院認定這四個州的選舉程序是合乎《憲法》的,也不是說選舉舞弊的問題不存在,這是兩回事。

所以,目前還有幾宗關於各州選舉舞弊的案件,已經送到最高法院,包括佐治亞州、密歇根州以及亞利桑那州的案件都在等待最高法院回應。

為何最高法院拒絕受理

好,我們要先問一個問題,為甚麼最高法院會拒絕受理這起大案件?有幾種可能性。

首先,這宗案件涉及的是《憲法》問題,因此大法官們一定會從他們的專業立場來解讀《憲法》條文,再認定這宗案件是否應該受理。那麼不同的大法官可能會有不同的解讀與標準,所以大法官們可能依據他們的專業判斷,認定不應該受理這個案件,這是第一種可能性。

不過,這宗案件有兩名大法官認為可以受理,只差再有兩位大法官同意,就可以正式立案。這也表示,這宗案件其實不是完全「不在理上」、不是完全不可成立的。

第二種可能性,是最高法院可能認為,這個案件重要性太大,牽涉的問題層面太廣,不但會影響未來四年的總統人選與國家社會的未來走向。如果接下這宗案件,不但會讓大法官們備受各界壓力,而且不管怎麼判,可能都得背負半數美國人的批評,因此大法官們不敢接下這個燙手山芋,把門關上。

第三種可能性是大法官們,特別是保守派、也就是傳統派大法官們可能遭受左派勢力的恐嚇威脅,威脅他們自己與家人的生命安全。這種可能性的確不能排除,為甚麼?大家知道,這次美國各地都有證人站出來指證選舉舞弊或者相關疑點,但許多證人馬上就受到騷擾、恐嚇與威脅。

而且,就在最高法院才剛剛宣佈拒絕受理沒多久,德州檢察長就立即收到聯邦調查局(FBI)的傳喚,指控他涉嫌濫用職權與受賄。大家想想,最高法院才剛給出答案,FBI就立即要調查德州檢察長,這個時間點實在太緊湊,讓人不禁懷疑,這背後是有一套完整的預謀規劃,是左派勢力的刻意報復。

那麼為甚麼左派勢力能夠這麼快速地「報復」德州檢察長?是不是左派勢力已經知道最高法院會怎麼做、或者他們有把握最高法院會做出他們想要的裁決,所以才提前佈局好這一切行動流程?如果是這樣,那就不能排除大法官們可能遭到人身威脅的可能性。

但是,不管最高法院是因為甚麼理由拒絕了這項訴訟案,這次裁決結果很可能會讓許多美國民眾對司法失去信心。因為選舉舞弊的證據與證人在美國各地不斷出現,而且四個爭議州的選舉程序確實可能違反《憲法》規定,但是最高法院卻以「其它州選舉工作與德州無關」為理由,拒絕這宗案件。

某種程度,這反映了最高法院沒有勇氣承擔這宗案件,沒有勇氣面對這次總統大選的舞弊與政變風波,所以找個不痛不癢的程序性理由,把球踢回去。那接下來,可以想見,各州地方法院看到最高法院都不願管了,那麼各地也就很可能會消極對待,那麼這場選舉舞弊的真相,就無法獲得調查釐清。

所以,不僅特朗普批評最高法院「沒有智慧、沒有勇氣」,民間也對最高法院沒能捍衛憲政民主的表現感到失望,德州的共和黨黨部更發出了一項激烈聲明,提議各個願意遵守《憲法》的州,應該團結在一起,組成新的聯盟體制。言外之意,是準備脫離聯邦體制,自己組成新的政治聯盟體。

當然,這個主張會不會擴大發酵,還有待觀察,但是不可否認,用來捍衛美國社會的法治體系,現在似乎膽怯了、退縮了,不敢調查這場規模空前的選舉舞弊,這勢必會讓人民感到失望與悲觀。如果效應繼續擴大,不排除美國可能會走向分裂、甚至內部衝突。

所以,接下來,特朗普陣營還能通過甚麼方式,來調查釐清選舉舞弊的真相?特朗普還可以打甚麼牌,來爭取公平的選舉結果?就變得相當重要了。

不過,我們先輕鬆一下,來看一幅有趣的政治漫畫。

畫面中間、拿著棒子的人,您可能覺得挺眼熟,沒錯,他就是近日在網絡上爆紅的中國人民大學教授翟東昇。

翟東昇是習近平的智囊團成員之一,他因為在11月29日演講時,公開吹噓中共利用金錢滲透,搞定華爾街與美國政客,也搞定了拜登家族。他的這段爆料談話,還被特朗普轉發在推特上。

這幅漫畫,可以看到翟東昇看起來是得意洋洋地想要拿起釘棰敲打特朗普,但沒想到,他的釘棰卻打到自己人,打到總加速師與拜登的頭上了。相當傳神。

特朗普三張牌 總統特別權力是王牌

好,再來看特朗普還有甚麼牌可以打、有甚麼招可以出。我認為,特朗普目前還有三張牌可以打。

法律戰

第一張牌是法律戰,也是目前最主要的公開作戰路線。特朗普雖然在法律戰場上屢戰屢敗、但是他沒有放棄,又繼續「屢敗屢戰」,畢竟他是美國總統,他要捍衛這個國家的憲政與司法體制,所以特朗普很可能會盡力走完法律程序。

即使最後法律戰失敗了,至少也可以向外界證明,司法體系對這次的國家大選舞弊、或者大選政變行動,是無能為力的。

目前除了律師鮑威爾、林伍德有案件送到了最高法院,特朗普律師朱利安尼也透露,特朗普已經批准了推出「B計劃」,要在爭議四州以及亞利桑那州、內華達州提起新的訴訟案。

不過,法律戰最大的考驗就是「時間」,12月14日,各州選舉人團就要投票選出下一任總統,因此時間上是相當緊迫。除非法律戰能在1月6日之前,成功促使最高法院要求爭議州撤回對選舉結果的認證,否則1月6日國會就要清點並且認證選舉人票了。

國會戰

特朗普可以打的第二張牌是國會戰。當1月6日,國會要清點選舉人票時,如果眾議院與參議院,各有至少一名參議員與眾議員,反對某一個州提交的選舉結果時,就會觸發國會兩院全體投票的機制,由兩院投票決定,是否接受這個州的選舉結果。

我們假設,這四個爭議州的選舉結果都被國會否決了的話,那麼就等於拜登的選舉人票會減少62票,也就是從306票減少為244票,雖然還是比特朗普多,但由於雙方得票都沒達到270票、也就是沒有過半數,那麼就會觸發《憲法第十二修正案》。

《憲法第十二修正案》規定,如果候選人沒有人得票數過半的話,就要由國會來選舉總統。眾議院負責選總統,參議院選副總統。而且眾議院的選舉機制會改變,總統不是由435名眾議員來選,而是分成50個州的代表團,每個州一票,每個州由當地的多數黨議員來代表投票。

也就是說,這個州如果是共和黨議員佔多數,就是由共和黨來投這一票。那根據這次的國會改選結果,共和黨在50個州里,主導了26州,過了半數,所以理論上應該是共和黨有優勢。

看起來,這是特朗普逆轉勝的一個奇招,不過,如果共和黨有人跑票了,那結果就又有變化了。而且,國會能否將拜登的306張票,否決到低於270票,也是個難度。

總統特別權力

所以,特朗普可以打的第三張牌,也是比較有「勝算」的牌,是行使總統的特別權力。甚麼是總統的特別權力呢?大家知道,美國是三權分立的國家,行政、立法、司法三權相互制衡,所以平常時候,總統的行政權是有限的,是要受到國會與司法機關的制衡與監督。

但是《憲法》也賦予總統在特殊狀態或緊急狀態下,可以擁有更多的權力,來帶領國家應對特殊情況。比方說,美國總統可以發佈行政命令,宣佈國家進入緊急狀態,那麼總統就可以獲得至少136項的權力可以運用。

其中一項權力,就是宣佈戒嚴,宣佈戒嚴之後,總統就可以動用軍方力量,來接管一部份、或全部的行政權與司法權,也就是進入軍管狀態,但軍管的程度多少,由總統決定。

也就是說,如果總統宣佈戒嚴,就可以調動軍方力量來維持社會秩序,同時啟動司法調查,追查危害國家安全的不法份子,同時也可以召開軍事法庭,對這些不法份子進行軍事審判。

而且在戒嚴狀態下,總統可以宣佈暫停「人身保護令」,也就是可以不經法院審理,就把嫌疑犯逮捕關押。過去林肯在1861年南北戰爭爆發的初期,就曾經下令暫停「人身保護令」,還逮捕了當時反對他的大法官。

當然啦,林肯的案例是比較極端的情況,因為當時國家已經陷入戰火,所以在非常時期使用了非常手段。現在美國還沒有真的進入分裂內戰狀態,所以未必需要做到這種地步。

不過,現在的美國確實也進入了高度危險、甚至可能出現國家分裂的險境,加上司法體系不願調查大選舞弊真相,不願挑戰發動這場選舉政變的左派勢力或者深層政府,那麼這場選舉結果的真相勢必會永遠成謎,也勢必會繼續分化美國內部,造成國家不安。

所以,這個時候,如果特朗普陣營真的走完法律程序,發現司法體系根本不作為,不願查明舞弊的真相,那麼特朗普政府或許就應該動用總統特別權力:

宣佈國家緊急狀態
公佈涉嫌舞弊的不法集團的充份罪證
實施有限度的戒嚴
動用軍方力量介入調查、逮捕不法份子

說到戒嚴,有的人就會想,是不是就是全國風聲鶴唳、進入極權統治的狀態,軍方可以為所欲為、軍人獨大。不是的,那是第三世界的戒嚴與獨裁,特朗普如果這樣做,美國人民也不會接受。

所以特朗普應該實施的是「有限度的戒嚴」,也就是在充份保障多數公民的正常生活狀態下,進行較為升級的社會管制,並且讓軍方維持秩序、追查不法犯罪或者掃蕩涉嫌叛國,或者勾結外敵的叛亂份子。

畢竟特朗普不是要搞中共那一套「一尊獨裁」的極權體制,他是發現這次大選有人公然作弊,而且竄改選票結果,讓他目前處於落敗局面,也讓7,400萬投票給他的美國人民失去對國家、對民主、對司法的信任。所以,實施有限度的戒嚴,應該就足夠了。

日前公開在報紙上登廣告,促請特朗普實施戒嚴的公民團體「我們人民聯盟」,他們主張的也是實施「有限度的戒嚴」,也就是讓特朗普可以在這個非常時期,動用軍方的力量,來整頓秩序、調查舞弊與政變,還給美國透明的民主選舉。

你可能會問,為甚麼特朗普一定要宣佈戒嚴、一定要動用軍方呢?因為,您也看到了,在這次大選前後,司法部、聯邦調查局、甚至中情局,都對大選舞弊的舉報與證據,幾乎是無動於衷、不理不睬。這意味著,這些單位都控制在深層政府的手裏,特朗普根本動不了。

雖然華爾街日報報道,特朗普可能要指派特別檢察官來調查選舉舞弊跟亨特‧拜登的醜聞,但問題是,司法體系根本不聽他的,所以即使真的有特別檢察官,恐怕也是處處受限,很難有甚麼作為。

美國面臨至少四大危機

而目前只有軍方內部,還有愛國的力量願意效忠總統、效忠國家與人民,所以特朗普必須仰賴軍方的力量,才有機會在目前的險境中找到轉機。而且,現在的美國面臨著至少四大危機,確實需要總統動用特別權力來應對:

危機一:舞弊真相未能查明 憲政民主陷危機

美國大選舞弊的真相到現在還沒辦法查清楚,選舉的公正性受到嚴重質疑,美國總統究竟能否充份代表絕大多數的民意、是否合乎《憲法》的程序,已經受到民眾的廣泛質疑,也讓美國二百四十多年的憲政民主陷入危機。

危機二:選舉舞弊涉及政變 剝奪人民自由平等權

這場選舉舞弊背後,涉及到深層政府、或者說華府利益共生體的龐大勢力,從本質上來說,這是一場選舉政變,是這些不法集團要通過選舉舞弊,來安排他們想要的人當上總統。

所以美國各地才會有這麼多民眾走上街頭,高喊「停止偷竊」,因為這不但是偷竊了美國人民的選舉結果,更是強行剝奪了美國人民自由選舉的權力,剝奪了人人平等的參政權力。

危機三:國家陷入信任危機 可能陷入分裂、內戰

這場選舉舞弊,加上左派媒體、左派政客的集體掩蓋,以及司法體系的袖手旁觀,讓美國社會陷入了自南北戰爭以來,前所未有的信任危機。不但人民不再相信任何的選舉活動與政治人物,還可能導致美國社會走向分裂,甚至陷入內戰的困境。

危機四:外國敵人滲透顛覆 國家安全受威脅

這次美國大選已經有多項證據與證人指證,背後有中共、古巴、委內瑞拉、伊朗、塞爾維亞等等外國勢力介入其中,很可能是美國內部的極左派勢力與深層政府,和這些海外流氓政權相互勾結利用,想通過這次選舉推倒特朗普政府、顛覆美國,讓美國走向社會主義化,讓流氓政權少了特朗普這個心頭大患。

換句話說,這種來自海外的政治顛覆,已經對美國國家安全構成威脅,對美國人民的未來生活構成威脅。如果沒有人出面加以制止,美國很可能會一步步失去現有的自由、繁榮與人權。

好,看到這裏,請大家想想,當年林肯是在美國陷入信任危機、陷入分裂與內戰的時候,動用了總統特別權力,對不對?

但是現在特朗普政府面臨的危機,至少比林肯時代還多出三個,那麼特朗普是不是應該更有正當性、更有需要動用特別權力,宣佈國家緊急狀態,實施有限度的戒嚴,來調查選舉舞弊與政變的真相,追查涉入政變的海內外集團勢力,還給人民公正的選舉以及可信任的民主社會呢?

當然,要實施有限度的戒嚴,有一項很重要的關鍵,就是特朗普政府要拿出充份而且有力的證據,來說服美國人民,這次選舉確實有舞弊、確實有不法集團與外國勢力介入操控,這樣才能讓所有美國人民,不分黨派,都願意配合,才能讓所有美國人民都為了國家安全與未來,一起追討涉嫌政變的叛亂集團。

好,我們再說一遍,特朗普目前手上還可以打的牌,主要有法律戰、國會戰以及行使總統特別權力,來宣佈國家緊急狀態、實施戒嚴以及動用軍方介入調查,維護安全秩序。為甚麼要行使總統特別權力?因為美國已經面臨至少四項危機:

危機一:舞弊真相未能查明,憲政民主陷危機。選舉舞弊始終無法獲得調查釐清,選舉不透明、不公平,當選者未必是真正的多數民意選擇。

危機二:選舉舞弊涉及政變,剝奪人民自由平等權。極左派勢力動用政治、媒體、科技、司法等力量策動選舉舞弊,本質上是政變行為,強行剝奪美國人民自由、平等的參政權。

危機三:國家陷入信任危機,可能陷入分裂、內戰。選舉真相無法獲得公開、透明的調查,美國人民無法信任司法體系、無法信任國家,可能陷入分裂衝突。

危機四:外國敵人滲透顛覆,國家安全受威脅。包括中共、古巴、委內瑞拉等外國勢力涉嫌滲透選舉,試圖操控大選結果,對美國國家安全構成威脅。

好,12日就先聊到這裏,如果你喜歡我們的節目,請記得訂閱、留言、按讚,介紹給你的親朋好友知道。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次再會。#


曉色

霜湖泛銀浪
河漢舞星芒
清啼穹紫幻
曉月凌曦光

唐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