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2日,美國首都華盛頓自由廣場上,特朗普總統的前國家安全事務副助理塞巴斯蒂安‧高卡博士與民眾一起,參加「制止竊選、支持特朗普連任」的大型遊行集會活動。他認為,特朗普總統仍具有連任的勝算。

高卡(Sebastian Gorka)是位美國軍事情報分析師,2017年,他請辭了國家安全事務副助理這一職務。今年7月,高卡被特朗普總統新任命為國家安全教育委員會(NSEP)委員。高卡還是美國一家電台脫口秀節目「America First」的名嘴。

集會上,針對美國最高法院駁回德州關於四個搖擺州選舉違憲的訴訟,高卡認為,「這是一個荒謬的決定。我很高興大法官托馬斯(Clarence Thomas)和阿里托(Samuel Alito)不同意這樣的觀點。站在聯邦角度來看,說德薩斯(Texas)這個最大的州缺乏能夠起訴其它州選舉舞弊的憲法地位,(這不合理)。」

戈爾卡說,「總統不是賓夕凡尼亞州(Pennsylvania)的總統,他是包括德薩斯人在內的所有美國人的總統。我們看到裝著選票的手提箱從佐治亞州(Georgia)投票站的桌子底下被拉出來,也看到共和黨的觀察員被驅逐出了大樓,(而現在)說德薩斯州沒有起訴立場,這真令人憤慨!」

特朗普總統仍可獲得第二任期

戈爾卡認為,在目前的形勢下,特朗普總統仍然擁有連任的勝算。「我從一開始就說,我在四個星期前就告訴過總統,法律辯論只是這場戰鬥的一小部份,這是一場政治與道德之戰。」

「特朗普仍然可以贏得州議會,選擇選舉人團的名單,他們不得認可這次大選結果,也不得將選舉人團的選票送交哥倫比亞特區。「然後下議院,也就是眾議院可以選舉美國總統,因為目前以每州一票的投票權(這是競爭選舉的方式),我們擁有多數席位,特朗普總統就可以獲得第二任期(連任)。」

高卡呼籲人們:「這取決於美國人民是否能廣傳這個信息,讓欺詐性選舉無法得到認證,而且這取決於全體共和黨人是否有骨氣。」

大量主流媒體極度敗壞 是宣傳家

2020年美國大選被指出現大量選舉欺詐現象,特朗普團隊和保守派團體在多州提出法律訴訟,並召開新聞會和聽證會披露欺詐,但大量主流媒體對選舉舞弊不予報道,社交媒體也在審查有利於特朗普總統的信息。

「主流媒體已經極度敗壞。」高卡說。

「他們是(政治)宣傳家,比蘇聯的普拉達(Pravda)和塔斯(Tass)還要糟糕,因為當時如果你不以記者身份為蘇聯政權撒謊,就會入獄;而在這裏,傑克‧塔珀(Jake Tapper,CNN主播)和唐‧勒盟(Don Lemon,CNN主播)在沒有國家對其暴力威脅的情況下,就這樣去做了。他們主動願意為(左派)進行宣傳。」

「就像自10月以來,我們知道亨特‧拜登(Hunter Biden)手提電腦的醜聞是真實的。他與中共做生意;他的筆記本上有未成年侄女的裸體照片。在語音信箱中,他自誇與最高級別的中共情報人員有業務往來。但直到大選之後,主流媒體才終於放出了這些新聞,那是因為現在已經無關緊要了。這就說明,主流媒體完全是(政治)宣傳家。」

有人說,這次美國大選是傳統價值觀與共產主義的意識形態之戰,高卡說,他「完全同意」這種看法。「我的父母逃脫了共產黨的獨裁統治,直到臨終之日,我父親的手腕上還有傷疤,那是秘密警察對他施加酷刑而留下的。」

「我們都知道,不論是要給每一個非法入境者大赦,還是(他們)說我們沒國界、或者停止資助警察,這些都是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的口頭禪。」

「民主黨的一個『新鮮面孔』亞歷山大‧奧卡西奧‧科爾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公開呼籲建立敵人名單,以便懲罰特朗普的支持者。只有兩種人會建立敵人名單:共產主義者和納粹分子。你選一個吧。」

高卡呼籲人們:「拿出勇氣,面對真相!讓人們聽到你的聲音。告訴你的議員,如果他們參與了,或者串謀進行了欺詐選舉,他們將承擔政治後果。」

「唯一重要的就是要有勇氣、勇氣、勇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