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1日傍晚,美國最高法院駁回了德州起訴四州選舉違憲的案件,理由是德州不能證明其利益因他州的選舉問題而受到影響,因此缺乏合法提訴的資格。據悉,在九名大法官當中,只有阿利托(Samuel Alito)和托馬斯大法官同意受理,兩人單獨發表聲明表示:「在我看來,我們無權拒絕屬於我們管轄權的訴狀」。

這一結果出乎許多人的意料,尤其是三名特朗普總統任命的大法官投出反對票,更讓一些人難以理解。此事凸顯本次選舉紛爭的特殊性——超越黨派、政治、宗教、族群,拷問良知,直擊每個人的心靈最深處。

最高法院駁回此案,似有《憲法》某條款可依,但是,這種做法違背常識和原則,不過是為了逃脫責任,與事實完全不符。賓夕凡尼亞州、密歇根、威斯康星和佐治亞州未經州議會批准,就修改了選舉法規,而且不公平地對待本州選民,間接地導致了舞弊發生,致使數百萬選票被篡改,致使特朗普總統的勝利成果被竊取。欺詐者的犯罪行徑直接損害了所有合法選民的權利,這實際上損害了所有50個州的權益,怎麼與德州無關呢?。

朱利亞尼律師受訪時表示,最高法院想置身事外,「他們不想給我們一個聽證會的機會,他們不想讓美國人民聽到這些事實。」

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們清楚,此案一旦被受理,控方將有機會展示證據,進行控辯,屆時,他們將很難反駁,形勢將有利於控方和特朗普總統。從這個角度來看,七名大法官用反對票封殺了德州及25個支持起訴的州的聲音,同時阻斷了一條特朗普總統尋求法律公正的道路。這對於所有呼籲「停止竊取選舉」的民眾而言,都是非常不公平的,稱之為「背叛」,毫不為過。這是對受到政變攻擊的民選總統的背叛,是對美國《憲法》及這部法律所規定的選民權利的踐踏。

令人驚詫和失望的是,這一次,無視大選遭到破壞、放棄維護正義之責任的,竟然是本應最堅決地捍衛憲法的最高法院。在左派媒體壟斷信息,社媒巨頭屏蔽真相,左派和社會主義分子對共和黨人喊打喊殺時,當司法部、聯邦調查局等部門故意不作為時,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們加入了這股濁流,對特朗普總統落井下石。

事實上,在這之前,不少支持特朗普總統的民眾(包括美國和美國以外)已經發出警告,認為大法官未必可信。如今,現實表明,面對左派的叫囂和威脅,當個人利益可能遇到最嚴重的衝擊時,貌似堅定的理念或信條瞬間坍塌。法官們不缺知識,但可嘆未展現道德勇氣。他們的膽怯裏藏著虛偽,令其頭頂的「保守派」、「精英」等光環驟然失色。

儘管德州訴訟被駁回,它的意義猶存。德州總檢察長代表該州的廣大選民發出正義呼聲,凝聚了25個共和黨執政州的力量,震懾欺詐團夥。另外,此案讓最高法院的九名法官表露各自立場,讓眾人看清與選舉舞弊相關的法律失守。

2020年大選揭開了重重黑幕:公然偷竊選票、假新聞的無恥、政客的腐敗、法官的推脫,種種亂象提醒美國人,這是一場謊言掩蓋事實、罪犯聲稱「合法」、欺詐顛覆誠信的危機。道德的墮落正在不同層面顯現、分裂和侵蝕著美國。

如果真話被視為「具有爭議」,如果調查真相、追討公道是「破壞民主」,如果合理、合法地起訴違法者被判為不具資格,那麼國將不國。正如亞利桑那州一位眾議員所說,這樣的話,人們何必遵守法律,又何必去投票?

當是非黑白被顛倒,當自由的燈塔遭受左派和中共勢力襲擊時,越來越多人意識到「為特朗普而戰」的意義。特朗普總統誓言「我們永遠不會投降」,更顯其非凡的勇氣。

一個多月來,至少數十萬選民致電、致信給本州議員,質疑本次選舉並揭露親歷的欺詐事件。上千人宣誓作證,數百人現身聽證會,他們不懼威脅,令人肅然起敬。賓夕凡尼亞州一位爆料的郵局員工說,「我不希望將來有一天對自己說,我曾有機會站出來,但卻沒有行動。」

12月12日美東時間,美國民眾將在首都華盛頓DC及六個爭議州府發起「制止竊選、支持特朗普連任」的大型遊行集會系列活動。明天,勇者將繼續為正義而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