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前情報官員安東尼·謝弗中校(Anthony Shaffer)12月9日在《國家脈動》(The National Pulse)網站發表文章表示,建制派聲稱沒有廣泛選舉舞弊的證據,這是完全錯誤的,現在的證據很有說服力。

謝弗在文章中例舉托馬斯·莫爾協會(Thomas More Society)的「阿米斯塔德項目」(Amistad Project)記者會內容表示,3位證人在記者會上描述了涉及數十萬選票的違法行為,而且是有預謀的,跨州合謀的違法行為。

第一位證人是在賓夕凡尼亞州特拉華縣(Delaware County)點票中心的監票員格雷格·斯坦斯特羅姆(Gregory Stenstrom),他是電腦科學家,也曾任職美國海軍前指揮官員和高級管理官員。

謝弗表示,斯坦斯特羅姆親眼所見很多異常情況和違規做法,其所在地方是選舉欺詐「重災區」,集中了所有預謀的舞弊行為。

斯坦斯特羅姆看到點票中心裏面的一個房間一直鎖著,後來幾位選舉工作人員從那裏走出來,手裏拿著裝滿選票的郵政托盤。

作為認證觀察員,斯坦斯特羅姆應該有資格進入那房間監票。但他提出監票要求後,主管直接拒絕,同時說了一堆站不住腳的理由,最後說「沒有欺詐行為」——她的態度好像早已給這件事蓋棺定論了。

斯坦斯特羅姆不接受那位主管的話,最終得到法官命令,要求主管允許監票員每兩個小時進去監票5分鐘。斯坦斯特羅姆看到那房間裏的投票箱總計裝了大約5萬張已經填好的選票,而之前他被告知點票中心的主要點票處只有大於6000張選票。

後來,斯坦斯特羅姆又看到選舉工作人員上傳投票機USB閃存卡內選票。他們把閃存卡與其附帶的盒和紙帶分開,這將導致選舉後無法進行審核。斯坦斯特羅姆提出反對意見,但被告知他們一直都是這樣做。

「阿米斯塔德項目」主管菲爾·克萊恩(Phill Kline)曾擔任地區檢察官和堪沙士總檢察官。他在記者會上說,他調查過的所有罪犯都一度企圖掩蓋罪行,特拉華縣選舉工作人員就在這樣做。

謝弗分析,斯坦斯特羅姆親眼所見的情況就是違法犯罪的直接證據,也是預謀選舉欺詐的間接證據。如果上述那個房間裏的數萬張選票涉嫌欺詐,那這類選票是怎麼來的?兩位美國郵政局(USPS)的證人對此做出了解釋。

伊桑·皮斯(Ethan Pease)是威斯康辛州USPS一家轉包商的工作人員,負責運送郵寄選票。曾有人告訴他,USPS工作人員被告知要找到10萬張未寄送的選票,後來先後有兩位USPS工作人員告訴他,他們被命令把郵寄選票的日期都改回到11月3日。

另一位證人、USPS一家轉包商的卡車司機傑西·摩根( Jesse Morgan),他的證詞更令人震驚。10月21日他載著28.8萬張已經填好的郵寄選票從紐約長島貝思佩奇(Bethpage)送到賓夕凡尼亞州蘭開斯特(Lancaster)。

那天,摩根經歷了一系列奇怪的事情。

首先,選票上註明的地址是賓夕凡尼亞州哈里斯堡(Harrisburg),但他卻被告知要送到蘭開斯特。他對此提出質疑後,主管只告訴他中途不要卸貨,繼續送到蘭開斯特,沒提供任何書面文件。

摩根到了賓州蘭開斯特的第二天,發現他的拖車及其車上的所有選票都不見了,直到現在也不知所蹤。

謝弗質疑,那些選票是怎麼處理的?為甚麼這些填好的選票要先從紐約長島運到賓州蘭開斯特?

他分析,對於摩根在24小時內遇到的這些異常情況,我們很難獨立解釋,也不可能做出獨立解釋。唯一的解釋就是各個州聯合策劃選舉欺詐,為選舉日的欺詐行為做準備。

謝弗表示,上述三位證人描述的情況廣泛存在,很有說服力,應該對此展開進一步調查,讓美國人確切了解此次大選是否受到損害。儘管大量主流媒體稱沒有選舉欺詐的證據,但事實是證據充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