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們好,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這期話題:三個理由:為甚麼說德州訴訟贏定了!美國會否內戰?德州有獨一無二特殊性;亨特「稅務門」反常發酵,好消息還是壞消息?

12月9日我們重點和大家討論了美國當前的輿論環境,這有助於我們看清這次大選之爭的本質究竟是甚麼。從另一個角度,為甚麼社交媒體封殺大選真相的力度升級,沒有出現在特朗普團隊調查取證期間,也沒有出現在大量證據曝光,連續舉行聽證會和集會期間,卻在德州訴訟發起之後馬上宣佈開始屏蔽政策,這本身就說明二者或許存在某種聯繫。

也就是說,德州訴訟帶來的「聲勢大振」這個輿論效應,已經讓這幾個社交媒體巨頭如坐針氈了。因為它們發現輿論的主動權正在轉移,自己很可能面臨為他人做嫁衣的結局,所以索性甚麼中立客觀不作惡全都不裝了,這背後其實就一個意思:你們可以不相信謊言,但也別想看到真相。

19州支持 德州訴訟滾雪球

這個事件反倒印證了德州訴訟的重要性,我們就先來接著討論德州訴訟的情況。

目前截止到我錄製這期節目的時候為止,全美正式表態支持德州訴訟的已經有19個州。它們是以法庭之友(AMICI CURIAE)支持德州動議申請的方式來表態的。這個表態和直接加入訴訟還不是一回事,這是因為德州訴訟雖然已被聯邦最高法院備案,並已要求被告4州在10日下午3時前給出答辯,但這個訴訟正式立案的程序還沒有走完,所以這19個州只能提出加入訴訟的要求。

在這19個州中,由密蘇里州總檢察長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tt)領頭的17個州,聯合向聯邦最高法提交了一份簡短的陳述。這份陳述支持了德州訴訟的理由和要求,同時指出了被告4州所有對選舉程序的修改行為中有兩個共同點,原話是這麼說的:(1)它們廢除了負責任的觀察家們長期以來為郵寄投票所建議的防止舞弊的法定保障措施,(2)它們這樣做的方式可預見地使總統選舉中的一位候選人獲得了黨派優勢。

這如果要直白一點,就是說,被告通過非法廢除一些防止作弊的法律措施,來有意讓拜登獲得優勢。

如果要再直白一點說,就是被告是有組織有預謀地為拜登勝選作弊並且無視違法的風險。

所以,從這份簡短的陳述中,我們可以看到這樣的信息:被告的違憲行為不是小事,我們管定了。

另一個表示「管定了」的態度的州,也就是第18個州,居然是亞利桑那州。我們都知道亞利桑那本身就是爭議6大搖擺州之一,這裏的州總檢察長站出來支持德州,說明亞利桑那的司法機構自己都看不下去了,只是沒有找到合適的切入點。

而12月10日最新的消息是,俄亥俄州總檢察長也正式向最高法庭投遞了法庭之友的書函,對原告表示支持。但比較奇特的是,俄亥俄支持德州關於違憲程序的指控,但不支持德州要求改為議會指定選舉人的訴求,也就是說,是部份支持的狀態。

這也反映出德州訴訟巧妙之處,就在於避開了難度較高的選票真偽環節,直接針對選舉程序的違法進行起訴,所以一拿出來大家立馬就看明白:這個有戲。因為這些違規都是公開擺在那裏的,無可辯駁。

12月9日還有一個重要的消息是,特朗普總統發推文證實,他將介入德州的訴訟。他使用的是「Intervene」這個詞,這是一個帶有法律含義的詞,直接翻譯過來是「介入」,也有「參加訴訟」的意思。如果要以法律上的語言來形容,可以理解為「有獨立請求權的第三人請求參與訴訟」。

也就是說,這是需要獲得聯邦最高法批准的一種參與訴訟的形式。

特朗普在多州表態以後就提出要請求最高法批准自己參與訴訟,我相信他有很大的把握認為案子一定能夠得到正式立案,甚至是握有勝算,才會這麼做,因為從法律戰的角度看,這是特朗普最大最重要的案子,沒有哪個案子可以比全美近半數的州都捲入的案子還大。

那麼,一個極其重要的問題就來了,特朗普的勝算在哪裏?他除了這個訴訟還有其它牌嗎?

答案是肯定的。

勝算一:德州歷史

特朗普的勝算在哪裏?如果我們用一句話來結論就是:這是德州提出的憲法訴訟,也是其它很多個州的憲法訴訟,所以這個案子幾乎不可能會輸。

可能有不少朋友已經注意到了一個問題,就是為甚麼這次率先發起憲法訴訟的是德州而不是其它州。原因就是因為德州是一個非常特殊的州。由德州來首倡大義,有其它州不具備的3大重要的憲政意義。我們下面就來詳細討論一下。

在德州的訴狀中有這樣一句話:「對我們選舉程序完整性的信任是神聖不可侵犯的,(選舉程序)將我們的公民和聯邦各州聯繫到一起」;「佐治亞州、密歇根州、賓夕凡尼亞州和威斯康辛州摧毀了這種信任,並破壞了2020年選舉的安全性和完整性。」

這話我們聽起來可能覺得平淡無奇沒啥感覺,但最高法的大法官可能會感覺聽到了炸雷。為甚麼這麼說呢?

因為這句話提到了一個極其重要的概念,就是提醒所有美國人,美利堅合眾國是由50個州所組成,這五十個州相當於五十個「邦國」,各個州都具有高度的獨立性,這是美國與其它任何國家之間的根本差別。而將這50個「邦國」聯繫在一起的唯一的紐帶,就是美國憲法。

在這50個州之中,德州又極其特殊。德州原本是墨西哥的一部份,1835年,就是因為得克沙士民眾認為墨西哥政府違背了當初制定的1824年憲法,才爆發了德薩斯革命。

這場戰爭打下來,結果就是德薩斯在第二年,也就是1836年3月2日正式宣佈獨立,成立了德薩斯共和國。這個獨立共和國在當時得到了包括美國、法國、比利時、荷蘭等國家的承認。

1845年,德薩斯共和國選擇加入美國聯邦,成為美國的第28個州,當時美國和墨西哥就是因為德薩斯的地位問題而爆發了美墨戰爭。也就是說,德州是全美唯一的一個以獨立國家的身份加入美國聯邦的州。這份資歷,可以說是獨一無二的,這也造就了德州在美國政治上的特殊地位。

如果我們要用中國人慣用的一個比喻來理解,就是德州相當於美利堅合眾國的長子,而且這個長子政治上擁有1876年起實施的、美國第二部最古老但卻仍在實行的州憲法;在經濟上非常發達,石油礦產豐富,高科技產業突出,連馬斯克都搬到了德州去。而且德州人多勢眾,幅員遼闊。一句話,德州完全擁有獨立的資格和實力。

德州之所以沒有脫離聯邦,最重要的紐帶,甚至可以說是唯一的紐帶,就是美國憲法。如果最高法院判決德州輸,就等於宣佈美國憲法已經失效,那麼德州完全有可能宣佈脫離聯邦回歸獨立。重複一下啊,當初德州從墨西哥獨立出來,就是因為墨西哥政府沒有遵守憲法,所以德州已經這麼幹過一次了。有了第一次,再幹第二次會很難嗎?我想這個答案很簡單。

也就是說,聯邦最高法院事實上不可能承受這樣的後果。

勝算二:美國要不要憲法

第二個重大的憲政意義在於,德州訴訟中有一個重要的憲法依據,就是起訴被告4州違反了憲法第14修正案的「平等保護條款」。通俗點說,就是你們幾個州擅自亂改選舉程序,對我們所有這些遵守憲法的州構成了事實上的不平等,你們等於侵犯了我們的憲法權利。

如果說你們是對的,那以後只要隨便找一個藉口,各州就可以任意違反其選舉法和憲法,這等於是敲響了美國選舉制度的喪鐘。這也是為甚麼很多州迅速表態支持準備加入的原因。

這樣一來,就形成了一個「大多數遵守憲法的州起訴少數幾個違反憲法的州」的局面。這個局面事實上將聯邦最高法院甚至國會都置於沒有任何退路的懸崖邊上。如果最高法院判決德州和這十幾個州敗訴,等於宣佈遵守憲法是毫無意義的,憲法已經失效了。那麼,也就等於最高法院公開宣告,所有加入訴訟的這些州都失去了加入聯邦的法理基礎。

換句話說,聯邦最高法等於宣佈大家可以散夥各自獨立去過日子了。

我相信,聯邦最高法院無論如何都不可能站出來說我們可以承受這樣的代價。特朗普為甚麼說「如果我們不剷除2020年選舉中發生的巨大而可怕的欺詐行為,我們就沒有國家了」,原因就在這裏,最高法院如果枉法裁決,美國就將解體,這個意味是很深長的。

我們都知道,大律師林伍德曾經反覆說過,說現在就是我們的1776,也就是說,所有的美國人都面臨要奪回美國的抉擇,而這種奪回的方式不排除千千萬萬的美國人拿起自己的槍。同時我們也都看到了不少這樣的分析,說美國現在事實上已經是內戰的狀態,只不過目前暫時是法律戰和輿論戰,這是南北戰爭以來的最大危機。

勝算三:美國會有內戰嗎?

這些判斷我認為都是有道理的,而且這直接涉及到我們要討論的德州訴訟的第三個重大憲政意義,就是如果最高法院判德州敗訴,那麼訴訟各州只有兩條路:要麼脫離聯邦獨立,要麼拿起武器奪回美國。也就是說,美國完全有可能出現真刀真槍的內戰。

一旦局勢真的走到這一步,德州的特殊性就再次凸顯出來了。剛才我們說了德州在政治上很特殊,其實德州在軍事上也有其它49個州都沒有的特殊地位,就是德州是唯一擁有自己軍隊的州。

根據官方的資料,德州擁有的軍力至少包括了一個整編陸軍師,兩個整編陸軍作戰旅,一個空中作戰旅,五個戰鬥機大隊,一個空中運輸大隊,還有七個獨立團外加大量後勤保障部隊,完全可以用兵強馬壯,人多勢眾來形容。

而這樣一隻頗具規模的軍隊,直接聽命於德州州長,而不是美國總統。美國總統在某種特定情況下可以和德州州長去商量商量借點兵,但這些軍隊始終歸德州所有。所以,我們可以說德州基本上就是一個縮小版的美國。

也就是說,如果萬一局勢真的惡化到美國人民必須拿起武器來捍衛美國的完整,捍衛憲法的價值,德州非常有可能是拔槍最快,而且衝在最前面的那一個。

上次我們討論德州訴訟的節目中,曾經引用了一個憲法專家的說法,說德州憑一己之力就將美國從共產主義中國手中拯救出來,現在我們再來看這個說法,我想可能大家的感受會有很大的不同了吧。

所以,我們從宏觀上看看當前的時局,就會看到德州訴訟事實上已經讓聯邦最高法院沒有了退路,而反過來,最高法的裁決也將把德州為首的19個州都置於沒有退路的處境。

德州訴訟把「究竟有沒有舞弊」的主題,上升到了「究竟還有沒有憲法、美國要不要解體」這樣的高度,美國的國運,乃至整個世界的命運,全都在此一戰。

話題討論到這裏,我想大家可能都看明白了為甚麼是德州站出來「首倡大義」,這完全可以說是一個天才的設計,能夠提出這樣的訴訟,只能是既精通美國憲法,又精通德州憲法的頂級高手才能做到。

就我個人的猜測,這個人很有可能就是德州的參議員克魯茲。至少在我們目前知道的所有人裏面,他是唯一一個具備這樣資格的人。

截止到我錄製這期節目的時候為止,在表態支持德州的19個州之中,有至少6個州已經正式提出動議要求加入訴訟,成為原告的一部份,他們是密蘇里、阿肯色、路易斯安那、密西西比、南卡和猶他州。

所以,目前暫時是總統與7州並肩大戰4州的局面。到10日截止時間之前,被告4州的回覆已經公佈出來了。大概的意思是:「德州想讓最高法院挑選下一任總統是沒有法律依據的,也是不可能的。事實上,法院不應容忍這種煽動性的濫用的司法程序,而應發出一個明確的信號,這種濫用絕不能被複製」

回覆並聲稱:舞弊是毫無根據的,下級法院已經拒絕了這類指控等等。

這個回覆很顯然在避重就輕。我們說過,德州訴訟都沒怎麼提選票舞弊的事,其重點是指控被告違反憲法擅自修改選舉程序,要求按照憲法判決由4州議會指定選舉人。這和讓最高法院來挑選下一任總統根本就是兩回事。

所以,單從這個回覆來看,其反駁都是蒼白無力而且邏輯混亂的。可以說仗未開打而勝負已分。

亨特「稅務門」:芝麻還是西瓜

剩下還有一點時間,我想和大家聊聊12月9日另外一條備受關注的新聞,就是拜登兒子亨特自己公開宣佈說,特拉華州的聯邦檢察官正在對他進行稅務調查。

根據相關調查簡報的信息,對亨特這起稅務調查從最早於2018年就已開始,調查內容涉及多個財務問題,包括亨特在海外商業往來中是否違反稅收和洗錢法。

值得注意的是,這次關於亨特的負面新聞罕見地被所有左媒進行了高調報道,連拜登團隊也都在9日發佈一份聲明說,拜登「為他的兒子深感自豪,他直面許多困難的挑戰,包括最近幾個月受到惡毒的人身攻擊,但變得更加強大。」

所以,這就很不尋常。我們都知道,在亨特電腦門爆發的那段時間,左媒是硬生生集體採取了鴕鳥政策,一概保持沉默,做視而不見狀。為甚麼現在對亨特遭受稅務調查的小case突然變得如此熱心,大報特報了呢?

按照拜登的邏輯,亨特在電腦門爆發期間遇到的「挑戰」要遠比現在這麼點調查要「困難」很多,拜登理應感到更加自豪才對,為甚麼他到現在才突然站出來高調說為亨特直面困難感到自豪呢?

如果我們留心一下就會看到,這次拜登家鄉的一個檢察官主動通知亨特說我們在調查你的稅務問題,這個時間非常巧,剛好是在過了安全港日期,而即將在14日的選舉人投票日之前。也就是說,這個負面新聞,而且是一個小小的負面新聞在這個時候披露出來,站在拜登的角度,他覺得已經無關大局。

從此前亨特電腦門曝光的材料看,亨特真正嚴重的問題,不是甚麼稅務方面的經濟問題,而是涉及到與拜登一起進行重大國際錢權交易、侵犯兒童、以及勾兌中共情報機構賣國的問題。隨便哪一個拿出來都是重量級的。

所以,在我看來,左媒集體演這麼一場「亨特稅務門」的秀,背後是有多重目的的,而且無論哪一個都與司法正義無關,堪稱絞盡腦汁,精心運作。

1. 這個調查對亨特來說,不過是小罵大幫忙,放過西瓜,拿著芝麻大肆宣揚,這等於是給電腦門這個高壓鍋開了一個排氣孔,讓民眾出出氣,但鍋蓋下面有甚麼東西,就不勞大眾關心了。

2. 對拜登來說,這是他為自己登基之前必須的一個切割清洗程序,既顯示一下自己大義滅親,沒有利用職權徇私枉法,又表現了自己偉大的父愛,簡直就是公私分明的模範,兼顧法律與親情的樣板。不管拜登能不能當上總統,但這份演技,的確可以說是總統級的。

3. 左媒協調一致大炒亨特稅務門,一方面挽回一下自己大選前選擇性失明的信譽損失,表演一下自己的客觀,另一方面也可以大幅轉移公眾對德州訴訟的關注度,一石二鳥,何樂而不為呢?

4. 亨特那麼多大大小小的case,為甚麼單獨挑出稅務這塊來炒呢?如果我們聯繫到左派早就放出話來,拜登上台了就要追殺特朗普,第一個要調查的就是特朗普的稅單。從這點看,現在熱炒亨特稅務門,可以說就是為調查特朗普做鋪墊的。因為道理很簡單,拜登一旦上台,可以理直氣壯質疑司法部:我兒子的稅務都被查了,為甚麼特朗普的可以不查?

所以,大家看到了吧,這又是一個平行世界,似乎不同的人生活在不同的空間。哪個才是真實的世界呢?等到聯邦最高法的判決出來後,我相信所有人都會看到這兩個世界從平行變為相交之後,會是一個怎樣令人震撼的場景。

好的,這期我們就暫時討論到這裏。謝謝各位,我們下期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