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9日,美國財政部宣佈,對中共三合會「14K」(14K Triad)有組織犯罪集團領導人、中共政協委員尹國駒(Wan Kuok Koi)進行制裁,制裁還包括了他主導的三個實體。此人綽號「崩牙駒」。

中共當然立刻得到了消息,並迅速在12月10日的中共外交部記者會上做出了回應。

華春瑩稱,「這個人是黑幫頭目」,「根本不是中國全國或地方政協委員」。

考慮到北京和華盛頓之間的11個小時的時差,中共高層幾乎不假思索的拋棄了「崩牙駒」,只需否認他曾是政協委員即可,中共更不可能承認與黑社會有染。這對中共來說可謂輕車熟路,任何類似的角色都隨時會被拋棄,無論黑社會還是間諜都一樣。

7月23日,中共就曾拱手交出了女軍官唐娟,她當時已經在三藩市中領館躲了一個月。7月21日,美國要求關閉侯斯頓中領館後,馬上指出中領館是中共間諜的庇護所,並點名唐娟就藏在三藩市中領館內。中共當時害怕三藩市中領館也被關,馬上主動交出了唐娟。

中共此舉,等於承認唐娟是間諜,主動配合了FBI的反間諜行動。中共當然會告誡唐娟,不要承認自己的身份。假如唐娟真不是間諜,中共完全可以據理力爭,FBI若無明確證據,也無法抓人。但中共恰恰交人了。

6月11日,美國還曾宣佈逮捕了中共軍隊9級技術軍官王欣,中共外交部6月12日的記者會上,同樣是華春瑩否認他是軍官,也曾迅速拋棄了他。

「崩牙駒」應該還不夠資格做間諜,最多是統戰的工具,或者可稱為線人。中共利用黑社會很有經驗,幾乎從1921年建黨起,中共就與上海的黑社會相勾結。中共奪權後,也同樣勾結了香港、澳門、東南亞和海外的眾多黑社會為其賣命。這是中共統戰的一部份,並不稀奇。

但黑社會被制裁,卻牽連了中共,倒是比較少見。美國知曉「崩牙駒」的政協委員頭銜,自然是經過了調查,當然也知道他對中共的重要性,並認定他作為企業負責人,包括(中共)國營企業,他或其企業成員涉及貪污、挪用公款、為個人得益徵用私人財產、涉及與政府合約、開發天然資源等相關的腐敗行為及行賄。

被制裁的三個實體包括:世界洪門歷史文化協會,其總部位於柬埔寨;總部位於香港的東美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位於帕勞的Palau China Hung-Mun Cultural Association。這三個組織與中共推行「一帶一路」直接相關。

按照美國財政部掌握的情況,「一帶一路」倡議背後的中國企業有幾個共同點:他們的領導與東南亞其它地區及中國(中共)犯罪網絡,或參與非法活動行為者有聯繫;他們擁有從事賭場和加密貨幣的既有組織;他們在網上做廣告,與北京「一帶一路」倡議建立聯繫,並與中國(中共)主要政府機構建立牢固聯繫;他們都建立了積極尋求協助中國公民的協會。

美國制裁這類的黑社會組織和個人,「崩牙駒」應是第一宗,很可能不是最後一例,美國實際掌握的恐怕更多。這類制裁應該也是對不少人的警告,一是嚇阻這些人繼續為中共賣命,二是要讓這些人看看,中共會如何迅速拋棄他們。第三,當然也要讓世界看看,中共政權與黑社會是甚麼關係。

美國早已斷定,中共一定會迅速切割,而且會毫不猶豫的罵這些人是「黑幫頭目」,政協委員的名號就是要顯示與中共的關係。中共的切割方式,也恰恰成了世界的聚焦點,原來中共政權是黑社會的總頭子,無論在現實社會,還是在影視作品中,正在的黑社會老大,也往往都偽裝成合法。

中共此舉,應該也讓不少還在被利用的人感到驚訝,未來的下場竟然如此不堪。中共的名聲越來越臭,中共的錢恐怕也不夠了,再繼續替中共賣命的人,確實應該思量思量了。

別說這些被統戰、或者參與統戰的人,中共官員們都人人亂作一團了。再跟著中共一條道跑到黑的人,就等於自己斷絕了後路。是自己先跑路、反水,還是等著被中共拋棄、再踩上一腳,每個中共統戰脈絡上的人,包括最近參與了美國大選舞弊的人,該自己做出決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