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美國大選,12月8日是 「安全港」 (safe harbor)的截止日期,正常情況下,這一天是各州認證選舉結果的最後期限。然而,今年的大選非同尋常,拜登陣營的選票舞弊規模空前,截至12月8日這一天仍有多個搖擺州的結果「搖擺不定」。特朗普律師團隊表示,安全港日並非確定選舉結果的最終期限,他們將繼續在舞弊訴訟案上戰鬥。

在這種情況下,谷歌公司旗下的YouTube跳了出來,以所謂的「安全港」期限已經過去為藉口,宣佈將屏蔽和刪除一切有關「大選舞弊指控」的信息——明目張膽地搞起了網絡專制。

有民眾表示,YouTube的專製做法跟中共的言論審查如出一轍。更有民眾表示,YouTube的做法如同納粹德國剝奪言論自由,美國將進入至暗時刻。

以「安全港日」為由——YouTube自欺欺人

美東時間12月9日一大早,YouTube公司聲稱:「我們將開始刪除今天(或之後任何時間)上傳的任何一條內容,這些內容指控廣泛存在的舞弊或錯誤改變了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結果,以此來誤導人們,這與我們對待歷屆美國總統大選的做法是一致的。」

YouTube聲稱,屏蔽和刪除大選舞弊指控相關信息是因為12月8日的總統大選「安全港」期限已經過去,稱「已經有足夠多的州認證了他們的選舉結果」。事實果真如此嗎?

12月8日,德薩斯州總檢察長肯‧帕克斯頓(Ken Paxton),控訴佐治亞、賓夕凡尼亞、密歇根和威斯康辛四個州違憲,並且直接將訴狀遞到了最高法院。

德州發起訴訟後,正義的力量群情激昂,短短兩天內,美國已有18個州加入德州一起上訴。很快,最高法院就以6:3同意立案。

也就是說,尚未解決的法律戰仍在進行,選舉結果極有可能在接下來的時間發生改變。但YouTube的聲明沒有提到這些,也沒有提及12月14日的選舉人團投票。

特朗普總統競選團隊法律顧問埃利斯(Jenna Ellis)在霍士財經網節目中說,明年1月6日才是國會統計各州代表票數的日子,是「具有終極意義」的實際日期。

可見,打著「安全港日」的幌子大肆屏蔽和刪除大選舞弊指控的相關信息,只是YouTube及其母公司谷歌在掩耳盜鈴,企圖要強行扮演最高裁判員的角色。

YouTube推薦給民眾的「權威」媒體

YouTube在宣佈將刪除大選舞弊指控內容後,卻「引導」人們閱讀由CNN、NBC、ABC、或CBS等新聞機構提供的「權威信息」。

極為諷刺的是, YouTube推薦的這些新聞機構都是左派媒體,在大選日過後的一個多月裏,它們都是一邊倒地在為拜登的「當選」造勢,幾乎沒有提供有關訴訟或選舉舞弊指控的報道。

不得不提的是,已成為「假新聞」代名詞的CNN在大選日過後遭到了民眾的拋棄,收視率接連大幅滑落。而近期,「真相工程」(Project Veritas)曝光了連續兩個月對CNN晨會內容的錄音,內容涉及CNN總裁扎克(Jeff Zucker)指示下屬妖魔化特朗普總統、壓制並扭曲真相等黑幕,錄音曝光後輿論譁然。

另外,NBC也早就被曝與中共深度勾兌,與中共方面的合作金額高達數十億美元。在抹黑特朗普總統的「通俄門」報道中,NBC可謂不遺餘力,毫無媒體道德。在英文《大紀元時報》成為美國發展最快的報紙,越來越受到美國政府、國會和主流社會關注,並獲得讀者喜愛的情況下,NBC竟發表攻擊大紀元的文章,文章中充斥著明顯的錯誤和被歪曲的事實。

特朗普總統曾在白宮的草坪旁批評NBC:「 CNN本身就沒有多少可信度,而我認為,NBC的可信度還比不上CNN。」 特朗普競選委員會顧問邁斯特(Jason D. Meister)表示,如果NBC花更多的時間調查『間諜門』,而不是在打擊大紀元的文章中重複中共的宣傳,他們可能就不會錯過報道美國政治史上最大的醜聞。大紀元對『間諜門』的報道非常出色。

為何YouTube要將醜聞纏身的CNN、NBC等造假媒體捧為「權威」?這種選擇性失明、不分黑白的做法,是不是在向人們展示甚麼叫做「狼狽為奸」?事實上,谷歌、YouTube對言論的審查和打壓、以及對大選的干預,比CNN、NBC等造假媒體有過之無不及。

谷歌、YouTube干預大選涉水多深?

早在2019年6月,一份被曝光的秘密影片顯示,谷歌高管詹納(Jen Gennai)稱谷歌自2016年起,就致力於訓練、改進其人工智能AI的算法,試圖以影響搜索結果的方式,影響美國大選,進而阻止2020特朗普連任。

加州的美國行為研究科技研究所高級研究員、心理學家羅伯特·愛波斯坦(Robert Epstein)博士的團隊研究發現,發現有一段時間,谷歌主頁上的投票提醒只發給自由派人士。當他在10月29日公開自己的研究時,谷歌才罷手。他在接受「霍士新聞」《塔克·卡爾森今夜秀》(Tucker Carlson Tonight)採訪時表示,谷歌通過這種操縱,估計使數百萬美國人將選票轉向民主黨。

相應地,YouTube平台也對影片做政審,對很多不利於民主黨的影片進行打壓,其中,不少敢於講真話、傳播真相併廣受好評的自媒體節目如《新聞看點》、《新聞拍案驚奇》、《天亮時分》、《江峰時刻》、《薇羽看世間》等等,經常被YouTube黃標。YouTube使用的正是「中共式經濟施壓」來逼迫YouTuber自我審查,減少為特朗普總統、共和黨和傳統理念發聲。

此外,谷歌旗下的谷歌翻譯也配合造假,誤導中文用戶。比如,輸入「Biden just lost the election」,翻譯成中文卻成了 「拜登剛剛贏得大選」……

谷歌和YouTube為甚麼在大選問題上使用了雙重標準?還有之前的「通俄門」騙局,在沒有證據、憑空捏造的情況下,谷歌又為何允許抹黑特朗普總統的聲音充斥著YouTube平台?

當然,谷歌的墮落絕不止體現在干預大選上。

移除「不作惡」谷歌向中共下跪遭譴責

2018年8月1日,據美國新聞網站「攔截」(The Intercept)報道,有谷歌內部文件和內部人士透露,谷歌從2017年春開始秘密研發一款名為「蜻蜓」 (Dragonfly)的過濾版搜索引擎,這個程序將自動封鎖中共視為敏感的信息和內容(「人權」、「學生抗議」和「諾貝爾獎」等),並計劃於2019年在中共國市場推出。

好不巧的是,就在幾個月前,谷歌從行為準則上移除了著名格言「Don't be evil 」(「不作惡」)。是不是谷歌自己也清楚,這麼做是在充當中共迫害人權的幫兇?

谷歌或許沒有料到,其向中共下跪的「保密計劃」在公司內引發了強烈反彈,超過1400名谷歌員工聯名致信管理層表達憤慨,並要求公司提高透明度,以便他們能夠對自己的「工作、項目和就業做出符合道德規範的決定」。

而在外部,谷歌向中共屈膝的做法也引來廣泛而強烈的譴責。

8月2日,瑞士《新蘇黎世報》刊發評論「谷歌進入中國市場將付出高昂代價」。文章指出, 「一些谷歌員工正在社交媒體上就此提出質疑。谷歌正在進行一場危險的遊戲,冒著喪失員工忠誠度的風險。」

美國參議員魯比奧在推特上說,谷歌回中國建立「審查版搜索引擎」的計劃「非常令人不安」,可能幫助中共「壓制真相」。

國際特赦組織表示,如果谷歌接受中共的審查條款,那將是「互聯網自由的黑暗一天」,並構成「對資訊自由和互聯網自由的嚴重打擊」。

迫於內外的巨大輿論壓力,最終谷歌宣佈放棄「蜻蜓」項目。

幫中共不幫美軍 谷歌被指「叛國」

谷歌與有中共軍方背景的華為一直保持著合作關係,而華為被特朗普總統叫做「間諜為」(Spy-wei)。

2017年年底,谷歌在北京成立大型人工智能(AI)研究中心,聘用李飛飛為AI首席科學家。同期,谷歌開發者大會(簡稱 GDD)在上海開幕,主題涵蓋安卓系統、機器學習、雲服務等眾多方面,李飛飛在大會上發表了「不忘初心」演講,毫不避諱的使用中共黨話,表達對中共黨魁的效忠。

很快,李飛飛就代表谷歌與清華大學合作一起開發AI。清華副校長尤政毫不隱諱地表示,清華在服務AI強國戰略上責無旁貸。將按照中共的要求,保證AI的基礎研究切實支撐AI的軍事應用,滿足國防軍事的需求。

與對中共的曖昧大相逕庭的是,2018年6月,谷歌宣佈不再與美國國防部續簽一個項目名為「Project Maven」的合同。而這個項目旨在利用AI來改進美軍的無人機。

谷歌效忠中共軍方卻不為美國政府服務的做法,受到了美國政府跨黨派一致譴責,議員們在聯名信中稱「谷歌顯然更願意支持中共而不是美國軍隊」。

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鄧福德(Joseph Dunford)上將則表示,對AI技術的掌握將在很大程度上決定未來誰享有軍事優勢,他對谷歌不幫助美軍,反而向中共妥協的做法表示不解。

美國風險資大亨泰爾(Peter Thiel)發出呼籲,美國聯邦調查局和中央情報局應該調查谷歌高階管理層是否已被中共情報機構徹底滲透。泰爾提出,谷歌不與美國軍方合作的決定已形同「叛國」。

對於泰爾的呼籲,特朗普總統在推特上回應道:美國政府將會審查這件事情。

助中共為虐  谷歌對「大紀元」做手腳

大紀元以快速、準確地報道不經過濾的中國時事新聞而著稱,尤其關注人權問題,深度揭露中共前黨魁江澤民賣國、貪腐、迫害法輪功等犯罪事實,並緊密追蹤大陸反腐、貿易戰、香港問題等動向。正因如此,大紀元深受讀者喜愛,在谷歌上搜索新聞熱詞會發現,多條大紀元的消息佔據搜索首頁。

然而,2019年6月4日,適逢中共「天安門大屠殺」30周年,在這一天,大紀元來自谷歌搜索的訪問流量驟降,一周後繼續下降,與此同時,谷歌搜索結果也出現異常。

比如,2019年7月18日美東時間凌晨2點,輸入關鍵詞「特朗普」,搜索得到7頁71個條目(含3個影片),大紀元的「特朗普新政」超連結排到了第4頁第3條。

還有,2019年7月18日美東時間凌晨2點12分,輸入關鍵詞「習近平」,搜索得到6頁62個條目(含4個影片),竟無大紀元報道。

再如,2019年7月18日美東時間凌晨2點14分,輸入關鍵詞「江澤民」,搜索得到8頁82個條目(含3個影片,其中2個影片出現2次),大紀元的「江澤民」相關新聞超連結僅排在在第4頁第8條。

可見,谷歌為了短期利益而順從中共,為中共提供可用於過濾信息的技術服務,企圖削弱良心媒體的影響力,間接阻擋真相傳播,是在協同犯罪、助紂為虐,實為可恥。

搞網絡專制  谷歌與YouTube在自毀前程

早在2010年,因為恪守「不作惡」準則的谷歌因不願配合中共的審查制度而撤出中共國,此舉贏得了大陸很多網民的尊重和稱讚。短短幾年後,谷歌竟開始給中共下跪、搞起網絡專制、干預大選、政變叛國、違背道義良知……中共紅魔對谷歌的滲透可見一斑。

互聯網的核心是自由資訊,谷歌在佔據互聯網龍頭地位後,不僅沒有承擔起一個大公司的社會責任,反而要封殺自由資訊,令社會各界震驚與義憤。谷歌與YouTube對言論自由的扼殺,對於熱愛自由的美國民眾來講是無法接受的。缺少民意的支持、遭民眾唾棄的大科技公司,就像CNN等造假媒體一樣,是長久不了的,搞網絡專制的最終結果就是自斷生路。

2020年10月,一份於對YouTube提起的訴訟顯示,YouTube公司多次違反自己的服務條款,無故刪除他們的頁面或暫停他們的服務,而且不向當事人做任何解釋。代理這項訴訟的律師阿爾曼塔(M. Cris Armenta)表示,YouTube侵犯了他們的第一修正案權利。

而目前,美國各界要求儘快廢止聯邦230法律條款的呼聲日益高漲,一旦這個社媒和大科技公司的「保命符」被取締,不難預料,谷歌和YouTube將面臨更大規模的聯合訴訟。

希望谷歌與YouTube能夠珍惜美國的言論自由、新聞自由以及信仰自由,擺脫中共惡魔的捆綁和腐蝕,不要淪為中共的輿論打手,懸崖勒馬,找回「不作惡」的媒體初衷,秉持良知和道義,抓緊贖罪立功,唯有這樣,才能避免被永遠地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