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憲法之下,縣警長可以公然對抗州長,民兵可以拿起武器反抗聯邦。在深陷大瘟疫和大選舞弊的當下,這兩種情形正在上演。

加利福尼亞州州長虛偽 縣警長拒執行居家令

南加州河濱縣警長比安科(Chad Bianco)特地錄製影片,批加州州長紐森,對待防疫「獨裁」且「極其虛偽」。(影片截圖)
南加州河濱縣警長比安科(Chad Bianco)特地錄製影片,批加州州長紐森,對待防疫「獨裁」且「極其虛偽」。(影片截圖)

隨著疫情再度升溫,加州再次進入「封鎖」狀態。州長紐森12月3日下令,只要醫院的ICU床位低於15%,當地就要實行至少為期三周的居家避疫令,餐廳和髮廊等等小商業必須停業,這令大半年收入銳減的小商家們苦不堪言。

更令人氣憤的是,政客們言行不一,嘴上說必須收緊防疫措施,私下裏自己卻是另一套作為。

推特上點擊量超過700多萬的一則影片顯示,一位洛杉磯的餐廳女老闆面對鏡頭哭訴,她的餐廳的戶外就餐被喊停了,而市長加西提卻批准了一個電影公司的大型戶外用餐區,就在她餐廳的停車場的對面,距離她的戶外就餐區只有50呎。女老闆質問加西提和紐森,為甚麼她家的戶外就餐被說成是危險的,而對面的就可以。她說,這就好像是搧了她一巴掌一樣恥辱。

因為疫情而被迫關門,女老闆哭訴就因為政府的防疫政策,讓她失去了所擁有的一切,政府沒有補助,她和員工沒辦法活了。她說她受夠了,加西提和紐森必須為此負責!

洛杉磯縣是加州最早實施新一輪居家避疫令的地區,上個月底洛縣縣政委員屈爾被爆出,對戶外用餐禁令投下贊成票後僅僅幾個小時,卻跑到自家附近一個意大利餐廳享用美食去了。屈爾在投票時說:「與其它行業相比,戶外用餐可以說是最危險的,因為沒戴口罩的顧客有傳播病毒的風險。」

在頒佈居家避疫令時,州長紐森則威脅拒絕執法的縣市會失去聯邦和州政府撥款。然而這一威脅不但沒有奏效,反而激怒了南加州河濱縣警長比安科,他特地錄製影片,高調反嗆紐森「獨裁」且「極其虛偽」。

比安科說,「總統特朗普曾表示要對不遵守聯邦法律的州停止撥款。加州州長不久前曾對總統的行為表達強烈抗議。但州長宣佈了新一輪的關閉和居家令,且表示不遵守該命令的地方和城市政府可能被停止聯邦和州政府的撥款。」

「這是針對加州民眾的獨裁態度,州長在疫情期間享受豪華餐飲,外出旅行,保證他的買賣開放,並把他的孩子送入私立學校面對面上課。這充份說明了他對加州居民的態度,對病毒的看法,而且這種看法極其偽善。」

比安科說紐森偽善是有事實依據的。紐森最近被舉報,在酒鄉納帕一個三星級米芝蓮餐廳參加了生日聚會。他自己解釋說是戶外用餐,並且大家都戴著口罩,參加人數不過12人。

但是調查記者發現,他明顯說了謊,照片顯示不但是室內就餐,紐森和他的朋友們沒有人戴口罩,也沒有保持社交距離,而聚會人數多達22人。

更令人氣憤的是,加州公立學校仍然關閉,但是紐森已經把他的四個孩子送回了私立學校上課;紐森下令加州中谷地區的酒莊等暫停室內營業,而自家旗下的酒莊卻保持營業;紐森敦促加州民眾在疫情期間不要外出旅行,但最近100名來自加州各地的民主黨議員和游說者們,卻跑到夏威夷一邊度假一邊開會去了。

每天在電視露面,讓大家戴口罩,不要做不必要的外出,自己卻當面一套背後一套。網友們都評論說,紐森這些左派官員真是太虛偽了,誇大疫情的同時,依靠人民賦予的公權力來控制和欺壓人民,內心根本沒把病毒當回事。

比安科說,州長讓我們逮捕違反居家令的人,給他們開罰單,關閉他們的店面,讓他們待在家裏,奪走他們的民權自由,不然的話州長就要懲罰我們所有人,讓公眾輿論來反對加州警察,「這是霸凌者的行為」!

目前除了比安科所在的河濱縣,南加州橙縣警長巴恩斯也拒絕執行紐森的居家避疫令,他說:「遵守健康行政令是個人的責任,而不是執法的問題。警局將不會單獨就口罩令、社交聚會或居家令等問題出警。」

美國的縣警長也是經過選舉產生的民選官員,憲法賦予他們權力,從地方利益出發,而對抗來自州府和聯邦的行政命令和法律。不但縣警公開反對紐森,加州各地憤怒的餐廳業主和小商家們已經聯合起來了,加入罷免紐森的公投簽名運動。力爭到明年3月17日初選前,徵集到150萬選民簽名,把他趕下台。◇

民兵組織籲特朗普戒嚴 重啟大選

上周,剛剛被特朗普總統特赦的弗林將軍轉發了一篇刊登在《華盛頓時報》上整版廣告,名為「我們的人民公約」的民兵組織,呼籲特朗普仿傚林肯總統1863年的做法,應該宣佈「有限度的戒嚴令」,並且要求在軍方的監督下重新舉行總統大選。

「我們的人民公約」呼籲說,鑒於美國的司法、立法部門難以維護大選的公正性,不能信任州長、州務卿、選舉官員、地方議員,更不能信任律師和媒體,他們要求特朗普動用總統特權實行小規模軍事管制,在軍方監督下再來一次合法公民一人一票的真正的大選。

「我們的人民公約」不是第一個公開拒絕承認拜登當選的民兵組織。此前,號稱美國最大民兵組織的「守誓者」就表示,如果拜登在明年一月宣誓就職,他們拒絕承認他是新的國家領導人,而且會傚法美國開國元勛的精神,反抗到底!

在美國,民兵的含義是每一個自由人都有權利和義務拿起武器,保衛國家的自由、法律和秩序。早在獨立前,北美13州就建立了民兵武裝,並在獨立戰爭中聯合起來擊敗了英軍。獨立之後,根據憲法,如果地方政府認為必要,志願民兵組織仍可以保留。也就是說,美國在沒有成立政府之前,已經有民兵了。

現在全美的民兵組織有300多個,成員多達10萬。他們熱愛國家,支持小政府、少稅收,認為聯邦政府不能剝奪民眾的自由權。一旦他們認為憲法賦予的權利受到侵害了,將拿起武器進行戰鬥。因為憲法修正案第二條明確指出:「一支得到有效控制的民兵對於一個自由州的安全是必要的,人們擁有和攜帶武器的權利不應受到侵犯。」

美國大選舞弊引發的爭議,已持續一個多月,如果爭議不能平息,矛盾進一步激化,很多人都擔心美國可能因此會發生大規模的暴亂,甚至是內戰。在我看來,內戰的幾率很小,因為所謂戰爭必須涉及到軍隊,沒有軍隊參加,就不會演變到內戰的程度,但不能排除武裝對抗的可能性。

為了保護民眾安全,民兵組織已經在行動了。和其它州一樣,現在加州州府議會大樓前每個星期六都有抗議活動,兩個主題,一個是罷免紐森,另一個是「停止竊選」。不過,剛剛過去的周末的活動卻遭到了極左組織Antifa的暴力襲擊,特朗普支持者被打,汽車玻璃被砸。如果現場沒有警察,和志願保護集會民眾的民兵的話,更多人會遭到暴力威脅。

我去過幾次加州州府的「停止竊選」集會,發現做安保的是來自加州中部的民兵團體Proud Boys。他們很多人是退役的警察和軍人,裝備齊全,隨時應對有可能出現的各種突發狀況。Proud Boys是2016年特朗普競選總統期間成立的,在美國算是比較新的民兵組織,支持特朗普當選總統,擁護憲法第二修正案,反對馬克思主義和共產主義。他們主要的針對的對象就是極左Antifa和BLM,主張硬碰硬地來阻止暴力打砸搶,保護普通美國民眾的人身安全。左媒把他們標榜為白人至上和極右種族主義者,但是我看到,參加Proud Boys的有女性,也有其他少數族裔。他們的領導人上台發言時,就極力反駁左派媒體給他們貼的各種標籤。

特朗普總統5日晚上在佐治亞州的集會現場,也有不少民兵到場維護秩序。「守誓者」從佛羅里達州調過去一百多人趕來保護集會民眾,他們手持步槍巡邏,隨時戒備突發情況。因為此前Antifa曾在亞特蘭大的挺川活動上襲擊與會人士。

12月12日在華盛頓DC,將舉行反竊選MAGA大遊行,將有200萬人出席。包括Proud Boys、「守誓者」等等在內全美各地的民兵團體都將趕往DC,保護集會民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