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北京昌平區香堂文化新村三千多戶近萬名村民,遭當局以違章建築、恢復習近平綠水青山為由逼遷,反抗者不但房子被扒,而且人也被放進失信黑名單,從此寸步難行。

文化新村內被貼滿帶恐嚇性的巨型橫幅,村民被扣「黑惡勢力」帽子,政府官員和其僱用的保安天天騷擾村民。村民感嘆猶如遭遇第二次文革,很多老人只有唯一的一套住房,遭強拆後只能露宿街頭。也有民眾向官員喊話,表示膽敢強拆將同歸於盡。

當地政府勒令百姓一周內搬走 否則上失信黑名單

據當地居民李華(化名)介紹,12月2日昌平區崔村鎮香堂文化新村的每戶都被貼上勒令一周內搬走的告示,當地官員打著習近平要構建綠水青山的名義,強行摧毀百姓賴以生存、養老的住宅。

告示稱,7日內拆除香堂村344畝集體土地上的違章建設,建築面積16.83萬平方米,恢復健康土地原狀。逾期不履行,將強制執行。官方還威脅說:「不走,你們成為被執行人,進入『失信黑名單』。」

北京昌平下的鎮政府下令香堂文化新村民眾7天內搬遷,不然強拆,不執行者還要上失信黑名單。(受訪者提供)
北京昌平下的鎮政府下令香堂文化新村民眾7天內搬遷,不然強拆,不執行者還要上失信黑名單。(受訪者提供)
 

李華表示,官方恐嚇百姓說:「如果不走的話,要給我們斷水斷電。大冬天的,很多都是七八十歲的老人,就這麼唯一的一套住房,強拆後他們可以去哪兒?這些老人一聽要斷水斷電的,眼淚都下來了,特別可憐。」

她介紹,上「失信黑名單」意味著今後哪都去不成了,包括無法住酒店、坐飛機等。老百姓都說:「日本鬼子進村都沒有扒房子,現在政府太缺德了,比法西斯還要法西斯。(這)好比中國的第二次文革,當時沒有強拆百姓房子,現在開始強拆、禍害百姓。」

文化新村貼滿帶有恐嚇意味的各種橫幅

李華進一步介紹,貼告示的第二天,由公安、保安、鎮政府工作人員等一大批人進香堂文化新村,鋪天蓋地釘上各種字樣的巨型紅色條幅,包括「掃黑除惡 社會安康」、「堅決打擊暴力抗法」、「加強生態涵養區保護,推動綠色可持續發展」等等。

 

她悲憤地表示,「這不是顛倒黑白嗎?誰是白?誰是黑?這裡的七八十歲的老頭、老太太都成黑惡勢力了。」

「他們凌晨5時就開始釘橫幅,並且喊口號,打擾了孩子和大人(休息),(大家)擔驚受怕,沒有辦法休息,(他們)折騰了好幾天。有民眾碰到橫幅,他們還恐嚇說,誰敢踢橫幅?態度非常蠻橫。」她說。

據傳此次強拆與北京市委書記蔡奇有關,昌平區區長被批違建方面沒有行動。李華說,所以如果沒有市一級的同意,昌平區根本就不敢這樣。

維權主力郭女士提早被警方帶走

該村住戶的海外親屬贊姆斯也向大紀元介紹,香堂文化新村是1995年前後由昌平縣政府、昌平縣土地管理局、崔村鎮政府、香堂村村委會共同開發、建設,並由這些政府部門蓋紅色公章同意的。當時文化新村作為村招商引資項目開發,被稱目的是幫助建設新農村。

據悉入住的有書畫攝影、歌唱等各類藝術家,還有退役軍人等等。

其中一名郭女士是著名詩人郭小川之女,她在12月7日晚上被警方帶走。當天她和其他居民前往法院表達訴求,回來之後就不明不白地被帶走了。

李華介紹,郭女士的女兒在24小時後報失蹤,但目前家人依然不知道其去向,及被哪個公安部門的人帶走?

 

她還表示:「郭大姐是香堂第一位公開遺囑要把鮮血灑在這裡、帶領大家宣誓的業主,一直熱心奔走在維權的第一線,幫助大家出主意、想辦法,深受大家尊敬。警方的做法讓人憤怒,怎麼會這麼怕郭大姐在現場呢?」

很多香堂居民在集體遺囑上簽署、按紅指印,表示與房屋共存亡。

文化新村有證無證被「一刀切」

李華介紹,這個文化新村原來都是二層的毛坯房,每戶之所以裝修不一樣,是每家自己花錢裝修、貼的外牆。

她強調,前面購房的都是有證的,2008年後確實有一些是村委會私自出售的,所以政府政策不能一刀切,「但就是這樣,這房子也是你村委會蓋的,不是人家自己蓋的。現在官方就硬說這房子是自己蓋的違章建築,根本就不講理。」

「現在政府說不承認就不承認了,它說以前的政府違法,以前的個別人也被抓起來了。」她說:「這(文化新村)也不是個別人給我們簽字的,是政府蓋的紅章,但就是不承認了。這個政府太可怕了!」

為強拆 官方頻頻出手

李華女士介紹,去年底,當局提出強拆後,他們要求行政復議,後來當局就不了了之了,也沒有人再提這個事情,再加上疫情,管得特別嚴,也不讓他們出去。現在疫情剛過平穩一些,就開始要強拆。

「我們村的楊教授還特意給政府部門打電話說,你們程序不對,我們就是違建的話,你也應該是法院執行局來管我們。然後對方耍無賴說:『執行局人手不夠,委託我們來的。』居民還去了法院執行局詢問,但對方說沒有委託鎮政府。」

她還介紹,這次新來的鎮黨委書記,外號「拆遷明星」,本身劣跡斑斑,但因為強拆反而官越當越大。百姓對此人非常痛恨。「鎮政府為了強拆這裡的房子,僱了好多保安,白天晚上都在這裡值班。鎮政府官員帶著人天天挨家挨戶地砸門,然後跟你聊,告訴你『紅本(房產證)』不管用了、違法的。」

香堂文化新村居民擺出SOS緊急救援信號,而村內小區的政府橫幅鋪天蓋地,恐嚇村民。(受訪者提供)
香堂文化新村居民擺出SOS緊急救援信號,而村內小區的政府橫幅鋪天蓋地,恐嚇村民。(受訪者提供)

村裡的退役軍人也質問騷擾者:「你們承認不承認是一個政府?才20年就變了,這個房產證不是你共產黨發給我們的嗎?說不承認就不承認?」

李華女士還表示,12月8日,部份民眾去了國家信訪局,結果根本不接待,「也有部門聲稱『你們把材料寄過來,我們要一個月才能回覆』。怎麼等一個月?房子都拆完了。現在老百姓都冤聲載道的。北京城的房子那麼貴,只能在這裡待。」

據悉,有一戶人家,家裡只有老人在,子女上班去了,他們一開門,家裡的四個煤氣罐就被強行拿走了,他們怕老百姓跟他們同歸於盡;還有的人家裡有滅火器,也被收走了;有居民氣得報警說遭入屋搶劫。

 

她還說,按理訴訟有60天上訴時間,但是官方非常惡劣,「60天過去了,才告訴你有這麼一個裁定,但是你的時間全過去了。」

政府的人還在村裡設卡,盤查來人的身份證,問「來幹嘛?目的是什麼?」等等,李華女士對此表示:「你這是限制人身自由,我來這裡跟你有什麼關係?」

張先生表示,文化新村有十個小區,這次強拆是從第九、第十小區開始,採用各個擊破的方式。

李華也說,去年底他們是針對所有的小區,結果每一個人都鬧起來了,便不了了之。現在官方從山上往山下推進,好像推倒多米諾骨牌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