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美國大選就像試金石,那些常年潛伏在共和黨內部的蛀蟲都會被曝光。對每個人來說都是一次對人心的考驗。

舞弊大量曝光 司法部長巴爾在哪裏

最近特朗普身邊最受詬病的大概就是司法部長巴爾了。

美聯社12月1日報道,說巴爾在接受採訪時說:「迄今為止,我們還沒有看到可能影響選舉結果的大規模舞弊行為。」

巴爾如果真的在美聯社的採訪中這樣說了,肯定是有很大問題的。對於巴爾的態度,美國民眾憤怒了,認為他應該被解僱。

林伍德律師在「We the people」的新聞發佈會上,也專門對巴爾喊話:你是為我們人民工作!鮑威爾律師也認為,整個FBI和整個司法部都需要用消毒水進行沖洗。也難怪大家都這麼想,在亨特拜登的電腦門事件上,司法部沒有採取任何措施,現在,證據堆積如山的選舉舞弊,巴爾還是視而不見。

特朗普律師團隊的朱利亞尼和艾利斯在一份聯合聲明中回應巴爾說:「恕我們直言,似乎司法部並沒有進行任何調查。」「我們蒐集了大量證據,表明至少有6個州存在非法投票現象,但他們尚未對這些證據進行審查。我們有許多證人在宣誓證詞中說,他們看到跟選舉舞弊有關的犯罪行為。據我們所知,他們中沒有一個人接受過司法部的詢問。司法部也沒有審計任何投票機,也沒有傳喚任何人。」

12月1日下午2時45分左右,巴爾進了白宮,待了大約3個小時。不知道是特朗普總統召見他還是他主動上門澄清。總之,晚上司法部發表聲明,否認相關報道,不承認巴爾這麼說過,還說司法部將繼續追查所有具體且可信的欺詐指控。

第二天,特朗普總統發表重要講話,之後回答記者提問時,特朗普總統說巴爾沒有去調查,所以沒有看到舞弊的情況。但是感覺特朗普總統在言語之間還是給巴爾留了餘地,應該對巴爾還抱有期望。

當初在任命巴爾做司法部長時,特朗普總統曾經說他是「一個了不起的人,一個才華橫溢的人」。「從第一天開始,他就是我的第一選擇,受到共和黨人和民主黨人的尊重。」從這些話我們能看出,特朗普總統對巴爾是很器重的,可是自選舉日以來,巴爾幾乎一直保持沉默。

他的很多做法都讓人很難看清楚他到底是在為誰工作。在左媒文章發表之後幾乎是馬上,他就正式公開了他在10月19日簽署的一份行政令。任命達勒姆為特別檢察官,調查FBI發起的「通俄門」調查的源頭。

而且這個檢察官的職責可以不止於對「通俄門」案件的調查,還可以延續到其它調查,比如拜登家族的叛國罪。

特朗普總統在講話中也提到了這個達勒姆,說還在等他的一個有關通俄門的報告。達勒姆從2019年5月以來一直在審查FBI關於通俄門調查的案子,不過對這個特朗普總統稱為「獵巫」和「政變」的調查,司法部到今天都沒有給出一個結論,僅僅產生了一項起訴,就是對律師克萊恩史密斯偽造佩奇電子郵件行為的起訴。而且對弗林也是至今沒有還他一個公道。總之一句話,司法部沒有作為。

那麼巴爾為甚麼要在這個時候公開這個對達勒姆的任命?有甚麼必要嗎?我猜是想向特朗普表明,你看,我還是在做事的。特朗普顯然也給了他一個台階,發推說,這樣的事情左媒是不會報道的。

當然,巴爾公開對達勒姆的任命,一方面,可以讓達勒姆的調查更加名正言順;另一方面,相當於給下任總統配備了一個特別檢察官;更隱蔽的一個效果是,萬一拜登當選總統,他間接地給拜登重新任命總檢察長製造了一定的障礙,換句話說,也是為巴爾自己不被馬上免職鋪路。巴爾的做法總是讓人感覺很圓滑,好像是兩頭都不想得罪。他能夠得到共和黨與民主黨兩黨的尊重,是不是一直都在當蝙蝠,腳踩兩隻船呢。

儘管在輿論壓力下,巴爾在大選日之後曾授權聯邦調查人員調查涉嫌的選舉欺詐行為。但面對越來越多的舞弊證據浮出水面,司法部卻一直沒有採取行動。巴爾為甚麼表現不佳呢?難道他也捲入了這場政變?

巴爾與Staple Street Capital是何關係?

其實巴爾在介入穆勒調查時,就被人詬病他在擔任司法部長之前任職的凱易律師事務所與俄羅斯有著深厚的聯繫。而且巴爾在1991年至1993年期間擔任過司法部長,當時穆勒在他的手下主管刑事部門。他為甚麼用穆勒?這其中有理不清的關係。

在他被特朗普任命為司法部長後,他又把幾位凱易的老同事拉過來在司法部擔任職務,包括讓本奇科夫斯基進入司法部的刑事部門,可見他跟那個律師事務所的關係很深。問題是,在這次選舉舞弊中起關鍵作用的多米尼投票系統跟那家律師事務所又扯上了關係。

我們在前面的節目中談到過Staple Street Capital私募資本公司在2018年收購多米尼美國公司,今年10月8日,Staple Street Capital私人資本公司發起定向私募,從瑞銀證券得到4億美元的投資,而瑞銀證券的70%股份是由中共國有企業持有。

問題是Staple Street Capital收購多米尼美國公司是由兩家美國律師事務所擔任法律顧問,一個就是凱易,另一個是McMillan LLP。

也就是說,2018年在Staple Street Capital公司收購多米尼系統的時候,巴爾還在那家凱易律師事務所任職,是收購案的法律顧問。

從這層關係來看,巴爾在其中扮演的是甚麼角色呢?不管巴爾怎麼搖擺,在這場對人心的考驗中,是不可能腳踩兩隻船的。希望特朗普總統對他的信任與耐心能夠喚回他的良知。

五角大樓第三次撤換人員

特朗普剛剛做出的一個大動作:國防事務委員會的9名參謀換了新人,新人其中包括特朗普的政治盟友科里萊萬多夫斯基(上圖)和大衛博西(下圖)。(Getty Images)
特朗普剛剛做出的一個大動作:國防事務委員會的9名參謀換了新人,新人其中包括特朗普的政治盟友科里萊萬多夫斯基(上圖)和大衛博西(下圖)。(Getty Images)

大家應該發現了,特朗普總統對於國防部五角大樓的動作頻繁。上周第三次撤換了人員。《政治學人》報道了白宮剛剛做出的一個大動作:特朗普開除了五角大樓國防事務委員會的9名參謀,換上了另外9個人,其中包括特朗普的政治盟友科里萊萬多夫斯基和大衛博西。

上周五,國防事務委員會的每個成員,都收到了一封來自白宮聯絡官的簡短電子郵件,郵件的內容是「如果你收到了這封電子郵件,則你在國防事物委員會的成員資格已經過期或即將結束。」

根據《政治學人》採訪的三名被開除的成員說,他們的任期根本就還沒有接近尾聲。這說明他們是被炒魷魚了,只是表面上說得好聽。

特朗普任命的萊萬多夫斯基,是特朗普2016年的第一位競選經理,今年競選的高級顧問,目前,他正前往各個州宣傳特朗普對選舉結果的訴訟進程;他同時也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戰略諮詢機構的總裁兼行政總裁。

還有博西,長期擔任保守派守護特朗普的特工,2016年,他擔任了特朗普競選副經理,最近又被特朗普任命為臨時經理領導競選。米爾斯則是一名保守派退伍老兵,在推特上,他自稱Newsmax新聞內幕人士。

美國國防部的這個國防事務委員會,原本由十幾位行業和學術界領袖組成,他們專門為五角大樓最高層提供獨立的建議,並由五角大樓高層領導人任命。在特朗普任期,他們已經完成了對國防機構和戰地活動的審查,以及一項關於在美國私營部門使用數據的分析,及其如何應用於美國國防部的研究。

最近通過的《國防授權法案》也是他們修改制定的。所以,這個國防事務委員會其實是非常重要的。大家應該還記得,特朗普總統發推說,如果230條不能在《國防授權法案》中被終止,我只能被迫明確地否決它。

後來我們的確看到,《國防授權法案》中沒有終止230條,這是不是特朗普總統撤換這9個參謀的原因,有可能。從特朗普的話中,我們應該可以預計,之後可能會有總統行政令或者備忘錄推出,直接廢掉230條。

這已經是第三撥國防部官員走人了,第一批是國防部長埃斯帕和一批將軍;第二批是國防政策委員會的12個人,包括基辛格;這一批撤下來,估計國防部就到位了,特朗普總統在短短的一個月內完成了國防部的大掃除。

大家還覺得特朗普總統沒行動嗎?他一定是有足夠的智慧、魄力和德行才成為天選的總統。我們儘量地傳播真實的信息,在左媒封殺信息、誤導全世界的時候,我們就是真相媒體。大家每個人都是,只要儘量地動動手指,多轉發真相,傳播真相,讓更多人支持特朗普總統,支持正義。

這就是我們在這個劇變的時代可以做的。將來,我們也才能對子孫後代說,當年,這個世界的正邪大戰中,我很自豪,選擇了正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