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遭到民主黨左派舞弊劫持,極左勢力為奪權而不擇手段,無視法律和道德底線,且聯合左派媒體打壓美國總統特朗普及其支持者,手段冷酷極端,和中共如出一轍。有華裔作家認為中共魔爪已深入美國。

美國大選已經過去1個月,舞弊訴訟在多個搖擺州此起彼伏,特朗普團隊律師朱利亞尼多次表示,手上有數百份宣誓證詞可以證實本次民主黨發起的有預謀舞弊行為。但部份證人、支持或代表特朗普團隊的律師,以及共和黨委員均遭到民主黨左派的威脅和恐嚇。

《聯邦黨人》(The Federalist)近日發表了美國華裔企業家、作家、演講家、特許金融分析師(CFA)海倫‧羅利(Helen Raleigh)的文章。羅利在文章中指出,美國的極左派人士正在學中共的手法將美國變成獨裁國家,其冷血的言語讓人絲毫不感到驚訝。面對這樣的恐怖威脅言論,作為華裔異議人士,羅利認為,她感到榮幸,因為這說明她正在做正確的事,而且她有善良的同道者。

中共列黑名單 紅色恐怖針對海外人士

據報道,中共正在建立全球異議人士的黑名單,這些異議人士支持或資助了香港和台灣的自由與民主運動。羅利認為,該黑名單專門針對海外華人,而且規模可能很大。

中共喉舌之一《環球時報》將這份黑名單的作用描述得極其恐怖,稱該黑名單不是「空洞的威脅」,而是「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懸在這些異議人士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名單上的任何人「將不再能夠涉足香港、澳門和中國大陸,對他們前往其它國家和地區來說也將是非常危險的」。

羅利認為,只要了解中共自1921年成立以來,殺害了無數異議人士,並用他們的鮮血寫下的歷史,就不再有人會對這種冷酷的語言、這種黑名單的存在,以及無論在哪裏中共都決心壓制任何異議聲音的做法感到驚訝了。

但羅利指出,今天的不同是,中共要開始干涉其它國家的法律和政治制度,以追捕在境外的異議人士了。

羅利舉了一個最新的例子,就在11月下旬初,沙特警察應北京要求將從土耳其前往沙特阿拉伯的維吾爾族宗教學者赫姆杜拉‧阿卜杜韋里(Hemdullah Abduweli)逮捕,他可能被遣返回中國。

異議人士遭中共打壓 支持特朗普對抗中共

在美國,中國的異議人士不斷遭到中共特工的騷擾。據《華爾街日報》報道,中共一直在向美國派遣特工,在那些被中共認為是「犯罪份子」的人住所外面駐守,準備「護送」他們回中國。10月,美國政府指控包括中美兩國公民在內的8人幫助中共非法跟蹤所謂的中國逃犯。

羅利指出,中共全球黑名單的消息是中共無意退縮、只會加大在全世界打壓異議人士的最新證明。雖然羅利深知,繼續批評中共並大聲揭露中共侵犯人權的行為會危及她本人及其家人,但她表示,只有繼續大聲疾呼才是正確的做法。

她寫道:「我們堅信中國人民享有與其他人民一樣的不可剝奪的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權利。」

因此,中共的異議人士會支持特朗普總統沒有人會感到驚訝,無論是關於南中國海、新疆和香港的侵犯人權行為、貿易失衡、多年的技術偷盜,還是由中共在美國進行祕密政治影響力運動等問題,特朗普政府是自1970年代以來美國首次直面對抗中共的政府。

沃克斯(Vox)報道稱:「特朗普似乎願意面對中共,讓一些記得越戰的越南裔選民引起共鳴。對於一部份華裔和菲律賓裔選民來說,同樣的信息也引起了共鳴。」

但羅利表示,儘管異議人士們不顧自己的安危而奮起對抗中共,但沒想到的是,他們對特朗普的支持會遭到來自美國極左勢力的選後懲罰。

左派建特朗普支持者黑名單

羅利指出,眾議員亞歷山大‧奧卡西奧‧科爾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簡稱AOC)、前總統候選人埃文‧麥穆林(Evan McMullin)和其他左派人士都呼籲將支持特朗普的人士列入黑名單。前總統奧巴馬和總統候選人皮特‧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的前工作人員通過創建所謂的「特朗普問責項目」(Trump Accountability Project)來回應這一呼籲,該項目將把為特朗普及其政府工作、捐款或背書的所有人都列入黑名單。

《華盛頓郵報》的專欄記者詹妮弗‧魯賓(Jennifer Rubin)在推文中,也在接受MSNBC採訪中,解釋了這樣一個黑名單的目的:確保特朗普的支持者「永遠不會在辦公室任職;加入公司董事會;找到教職工作或被接受進入『體面』的社會中」。她說,共和黨必須被「集體燒毀」,並且「殺絕」,否則,任何在大清洗中倖存下來的人都會「再次這樣做」,即不同意投票支持魯賓和極權主義者的人和政策。

羅利問道:「這種冷血的語言和會鎮壓任何異議人士的誓言,難道它們聽起來不像出自中共的劇本嗎?」

羅利指出,更有甚者,加州一位左派人員戴維•阿特金斯(David Atkins)呼籲「洗腦」所有7,500萬特朗普選民,因為他認為特朗普支持者都屬於「陰謀論助長的好戰死亡教派」。

當他被問到如何洗腦,從何開始時,阿特金斯表示:「我們必須開始考慮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的德國或日本,或南方重建的失敗。」

羅利認為,像這樣瘋狂的言論,卻沒有任何社會後果,那麼(在美國)建立中共式的再教育營以消滅7,500萬特朗普支持者,就像中共針對維吾爾族穆斯林的拘留營一樣,那只是時間問題。

中共和極左派本質相同: 權力至上

羅利分析認為,很明顯,美國的極左勢力與中共之間的意識形態差異越來越小,這兩個團體都在獲得政權的過程中大喊「民主」、「平等」、「自由」和「寬容」的口號。但是,一旦他們掌握了權力,他們就會露出自己的本色。

兩者都對不同的想法和持有異見的人幾乎沒有寬容。對他們而言,自由意味著他們有自由採取任何必要手段來譴責那些與他們意見相左的人;民主意味著如果他們所有人都同意懲罰異見者,那麼這種懲罰是合法和合理的。無論在中國還是在美國,極權主義總是與權力有關,這種權力迫使人們以某種特定的方式思考和行事。這種權力可以把那些不同意的人定為國家的敵人,並剝奪其權利和財產。

最後,羅利表示,自己將義無反顧地支持特朗普,對抗中共。她寫道:「我從未想過,我選擇的家園,這自由之地,亞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所說的『地球最後最大的希望』,很快就會聽起來像是我離開的那個一黨獨裁國家。我的名字可能同時出現在中共的黑名單和美國極左派的黑名單上。我將把那當作是一個榮譽徽章,那意味著我一定做了一些正確的事,而且我知道我有善良的同道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