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好多人都會忽略長者對浪漫的需要,好多人都以為長者不再需要愛情,這其實是一種非常錯誤的觀念。在外國的老人研究中更發現,其實長者都有性需要,不過以香港及亞洲的傳統思想上,性這個主題實在難以啟齒,甚至是一種禁忌。

上個月,引發疫情4.0的推手之一,跳舞群組裏的女性長者,對小鮮肉舞伴的追求就可見一斑。筆者在網上觀看了廣泛流傳的跳舞群組影片後,發現了這群應該正在經歷更年期,或更年期已過的長者對性慾的需求絕對不下於男性。而男性對女性著迷更從來不會因為年紀增長而消失,從不少長者追捧那些在公園裏以性感打扮來載歌熱舞的女歌手便能夠得知。

其實對性慾和浪漫有追求之心,只要沒有做出違法或騷擾別人的行為,都是正常的。我們不應該對此感到羞恥,長者也擁有追求性慾和浪漫的自由和權利。早前在新聞留意到一篇訪問,講述在日本有一位70多歲的老婆婆在先生死後,竟然去擔任成人電影女主角,而且是那些和男角真正發生性行為的成人影片。訪問中,那位婆婆透露,因為自己在年輕時一直壓抑着對性慾的追求,故此在先生過身後便豁出去,做真實的自己。

以上的當然是非常特別的故事,但對許多上年紀的長者來說,仍然會希望經歷浪漫的關係。筆者在不少長者的口中聽到這個真實的情況,尤其是那些依然是單身的,或經歷離婚或喪偶的長者,他們依然對拍拖有憧憬。

最近就有一位單身長者跟我分享,他在中心喜歡了一位也是單身的長者,兩位長者的年齡加起來都接近150歲了。但是那位長者跟我分享這個內心的小秘密的時候,樣貌是何等的青春。於是我又化身成青春期必備的兄弟和姊妹,耐心地傾聽他們的青春戀曲,聽得連我都變青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