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武漢肺炎)蔓延全球後,大陸公司爭先研發疫苗,不過,一些中國藥廠接連被揭行賄及疫苗出問題。目前,中共對特定人士接種仍在臨床試驗的疫苗,與此同時,中共各省政府亦搶先訂購這些疫苗,引發外界關注。大陸一些疫苗受害者紛紛揭露疫苗製造商的卑劣行徑,表示對該疫苗不信任,也不會接種。疫苗製造商在海外數個國家亦引起醫療糾紛,涉及數萬人,至今仍未解決。

中共疫苗備受質疑 學者:數據說明毒性更大

儘管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苗仍處於試驗階段,僅被批准對高風險人群緊急使用,中共衛生部門也未說明疫苗的實際效果,但據美聯社12月7日報道,中國各省政府都已經在訂購試驗性的國產疫苗,此舉引發外界質疑。

牛津大學學者傅立門日前對美國之音表示:「中國科興公司的疫苗剛剛發佈了二期試驗的數據,看著並不好,在人體內產生的抗體水平低於Moderna和輝瑞的疫苗,而且毒性更大,這意味著人們更有可能經歷副作用,比如疼痛、噁心等嚴重的反應。從這些初期數據來看,如果你能夠選擇的話,就會更傾向於這兩種能得到發達國家監管機構批准的西方疫苗。」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全球衛生政策中心主任斯蒂芬·莫里森(Dr. Stephen Morrison)表示,中國製疫苗的問題在於缺乏數據的透明度和中共政府抄近道的做法。

中共製藥廠的行賄行徑曝光

正在巴西等國進行中共病毒疫苗第三期臨床試驗的中國科興生物製藥廠,未有期待的報告,但其早年對中共藥監官員行賄的醜聞卻再被揭發。除了科興生物,中國國藥集團研發的兩種疫苗,迄今也都沒能公佈第三期臨床試驗中期報告。被稱為中國「疫苗之王」的杜偉民(深圳康泰生物負責人)同樣被揭發行賄醜聞。

大陸製藥廠製造的疫苗品質低劣有據可查,其官商勾結、賄賂等醜聞亦持續被揭,國際對其疫苗持特別謹慎態度。2016年,科興生物創始人兼行政總裁尹衛東為使科興生物研發的甲型肝炎、禽流感、甲型流感等疫苗被加快審批,承認曾在2002年到2011年,用超過55萬人民幣賄賂藥物監管官員尹紅章及其妻子。尹衛東當時稱是官員主動向他索錢,他無法拒絕他的要求。尹衛東未被起訴,至今仍是科興生物的掌舵人,主導中共病毒疫苗的研發;尹紅章被判處10年徒刑。

另外,醜聞纏身的深圳康泰生物負責人杜偉民也曾涉及行賄。紐約時報中文網7日報道,自行研發武漢肺炎疫苗、並獲得阿斯特捷利康(AstraZeneca)授權在中國生產武漢肺炎疫苗的深圳康泰生物,旗下疫苗曾於2013年造成17名嬰兒在注射後死亡,其事後卻反告報道媒體,而杜偉民至今安然無恙。

杜偉民曾涉嫌醜聞包括:用人民幣30萬元現金賄賂一名中央級的藥品監管官員,這名官員2016年被判刑入獄。早在2013年,大陸17名嬰兒注射了康泰的B型肝炎疫苗死亡案發生後,中共當局未進行任何調查,監管機構排除康泰的不當行為,且仍使用這款疫苗。但事後部份家長多方展開究責,則遭到中共官方的打壓。

據《紐約時報》報道,美國疾控中心中國辦事處負責人葉雷(Ray Yip)表示,中國大多數疫苗企業的問題出在商業行為上。他說:「都想把產品賣給地方政府,所以必須給回扣,必須行賄。這是中國疫苗生意的致命弱點。」

美國智囊外交關係協會負責全球衛生事務的高級研究員黃嚴忠表示,醜聞引發了人們對康泰的擔憂,「風險非常高」。他指,如再有類似醜聞被揭,不但會損害對疫苗生產者的信心,也會損害阿斯特捷利康及其疫苗的聲譽。

大陸民眾不相信中共研發的疫苗

大陸疫苗受害者對中共疫苗早已缺乏信任,紛紛發起抗爭。12月6日,上海疫苗受害者譚華母親華秀珍發起「我是疫苗受害家長,我尋找何方美李新夫妻」的實拍聯名活動。活動發起僅一天時間,已有57位疫苗受害者和家長發送實拍。

畢業於復旦大學碩士研究生的譚華原本很健康,2014年被狗咬後因接種了狂犬疫苗,引發多項後遺症並致殘,其後一直需要依靠藥物生存,苦不堪言。2018年9月2日,她在北京看病期間被地方維穩人員帶回,並被軟禁500多天,遭到毒打虐待。73歲的華秀珍為女兒維權,被枉法判刑14個月。

河南輝縣的何方美, 2018年女兒一歲時,給她接種武漢生物製品研究所研發的疫苗(百白破、痲腮風、甲肝疫苗),引發病毒性脊髓炎,險些癱瘓,目前仍在康復中。何方美為女兒維權,2019年4月26日被輝縣檢察院批捕、判刑1年。何方美李新夫婦曾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他們對(中共)疫苗不信任,也不會接種。

上月底,大紀元的報道披露,上海市醫護界人士對中共研發的疫苗缺乏信任,超九成醫護人員拒絕接種。

中共疫苗製造商在國外引起大量醫療糾紛。據德國之聲披露,目前中國國藥集團在全球10個國家有醫療官司纏身,包括阿聯酋、埃及、約旦、秘魯、阿根廷等國,涉及的自願者多達6萬人。科興生物製品則在巴西、土耳其及印尼受到訴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