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6日的第二場《全球華人特朗普現象辯論會》上,大陸維權律師隋牧青指,美國總統大選中,民主黨的舞弊情況是「非常明顯的」,而且背後有一個邪惡的聯盟,但他堅信特朗普及其團隊會戳穿這個謊言,把這群搞政變的邪惡團伙全部一網打盡。

美國大選舞弊現象明顯

在第二場《全球華人特朗普現象辯論會》上的質證過程中,隋律師說,「美國這次大選舞弊的情況,我覺得是非常明顯的。」儘管自己沒辦法去考證那麼多細節,但他給出美國總統大選存在舞弊現象的三大原因。

第一,共和黨對大選有那麼多質疑的聲音,這不會是空穴來風,必有來因。

第二,選舉當晚,我們都注意到「拜登曲線」,很明顯違背常識。這個拜登曲線到現在都沒有一個合理的解釋。

第三,大選造勢方面,特朗普無論到哪裡,他的支持者都是鋪天蓋地;而拜登現場幾乎都是門可羅雀,寥寥無幾;包括奧巴馬出來給拜登造勢,現場支持的人都非常少。

隋律師說:「現場的人氣,特別能說明一個人的支持度、受歡迎度;而且特朗普這一次的選票比上一次增加了一千多萬,事實上說明他的施政得到了很大一部份人的認同;歷史上從來不會有一個總統因為他執政期間的成功,他的選票增長,還會落選,這不可能。」

「而且拜登,他的人氣、他的支持度,事實上在民主黨內也都是很低的。我看了一個統計數據,大約只有百分之十左右,還不如桑格斯。他怎麼可能一下子,現在據說繼續點票點下去有九千萬的選票,那是沒有可能的,這是完全顛覆了我們的生活常識。」

美國大選舞弊有預謀

隋律師說:「而且我們注意到大選以前,那些主流媒體民調,永遠都是拜登大幅度地超過川普。這是絕沒有可能的。」

「這種做法,顯示他們在大選前就已經提前預謀好了,而且有一個邪惡的聯盟。比如媒體等等都是其中一份子。那麼在這種情況下,他們心照不宣;領先那麼大,其實我一看那完全都是假的。而且幾乎所有的主流媒體都是民主黨的宣傳機器,包括推特、臉書。」

隋律師說,他個人的推特和臉書,有時都被禁止轉發。「推特和臉書,跟微博都差不多了。」「美國這次大選暴露出美國已經不是一個正常社會。這次大選不是誰當選的問題,是個憲政危機問題。如果民主黨拜登靠這種大規模的舞弊方式上台,那將是美國的災難。」

特朗普可能會把搞政變的團伙一網打盡

「而且大家都看得到,其實大家都不是傻瓜,都看得到其中舞弊。」隋律師說,「但是我堅信特朗普、他的團隊會戳穿這個謊言,把這群搞政變的邪惡的團伙全部一網打盡。」

隋律師在隨後質證、總結陳詞等部分闡述了他挺特朗普,最重要是挺特朗普的政策和理念。「當然我也注意到了特朗普面對的敵人,不僅僅他的民主黨對手,甚至是民主和共和兩黨的建制派。這也是大選能產生舞弊的一個美國的國情與根源。」

他還說,他挺特朗普,是因為特朗普可以使美國保持強大,而美國的強大對於世界以及區域和平都至關重要。一個超強的美國如果一旦衰落成類似歐洲這樣的平庸國家,甚至拉美化,這個世界就會大亂,各種妖魔鬼怪都會翩翩起舞,甚至世界大戰都可能爆發。

「我注意到特朗普雖然很強硬,但是他善戰而不好戰,所以他當時在中東有一次軍事行動,臨時取消掉了。他能動用經濟的,儘可能不用動用軍事;能用這種斬首行動,儘可能避免動用大規模軍事行動。」

民主黨理念與共產黨差不多

隋律師說:「民主黨雖然不能說是共產黨,但是它在思維方面、在意識形態方面是跟共產黨同類的。」

隋律師表示,美國過往的民主和共和黨,他覺得都不錯。「但是我覺得現在似乎在逐漸地打破。奧巴馬執政8年,美國向極左化快速地滑落,他這種政治正確我從2016年就感受到了。」

隋律師認為,政治正確這種扣帽子、貼標籤,對言論的扼殺是非常嚴重的。「推特還會時不時給我禁言,它沒封我的號已經不錯了。現在你感覺推特和臉書跟微博差不多了。」

他還說,近段時間自己在推特上發言都很謹慎,不是因為中共當局的壓力,而是來自左派的壓力。

「當然中共當局也是希望我們反川,左派也希望我們反川,但是我們的良心和我們的直覺告訴我們,我們獲得的信息、獲得的常識告訴我們:挺川是一個正常人的選擇,事實上也是國內維權律師和異議人士的主流看法。」隋律師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