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州周二(12月8日)向美國最高法院提出訴訟,對佐治亞州、密歇根州、賓夕凡尼亞州和威斯康辛州的選舉程序提出異議,認為他們違反了憲法,現在已有多個州表示,支持德州提訴。

目前,阿肯色州、阿拉巴馬州、密蘇里州和路易斯安那州的總檢察長已發表聲明,支持德州在最高法院提出的訴訟,以維護2020年的選舉誠信。

德州指控四州違反憲法,更改了選舉規定,對選民採取不平等待遇,並放寬了維護選票誠信的措施,引發重大投票違規行為。德州要求最高法院宣佈,這四個關鍵州在2020年總統大選中違反憲法。

訴訟在12月7日提出,第二天就被立案。訴訟中要求,禁止統計這四州投出的選舉人票。對於已指定選舉人的被告州,要求法院命令各州立法機構,依據憲法指定新的選舉人。

針對德州的動議,路易斯安那州總檢察長傑夫·蘭德里(Jeff Landry)敦促最高法院受理此案,他說:「最終,只有美國最高法院才能根據我們的憲法,裁決各州之間真正有爭議的案件。」

蘭德里說,美國人對2020年大選有著「深切的擔憂」。此前,他曾向美國最高法院提交了一份「法庭之友」簡報,敦促法院受理賓夕凡尼亞州共和黨人對賓夕凡尼亞州州務卿博克瓦爾(Kathy Boockvar)的訴訟案。這宗案件挑戰了州最高法院的一項命令,該命令允許選舉官員採計大選日之後,三天內收到的缺席選票。

(譯註:法庭之友,Amicus brief,特指本身並非原告方,但從專家或某種權威角度支持原告方的訴求。)

「數以百萬計的路易斯安那州公民和全國數千萬同胞,對2020年聯邦選舉的管理有著深切的擔憂」,蘭德里寫道,「根深蒂固於這些擔憂的事實是,有些州似乎在無視美國憲法的情況下進行了選舉。」

「此外,一些媒體和政界人士,為了便宜行事,試圖規避合法性的問題,讓許多路易斯安那州人更加沮喪。」他補充道。

阿拉巴馬州總檢察長史蒂夫·馬歇爾(Steve Marshall)也有類似的擔憂,他說:「其它州的違憲行為和舞弊投票,不僅影響到這些州的公民,還影響到全美的公民。」

「每一張被計算的非法選票,或未被計算的合法選票,都會貶損和稀釋公民自由行使選舉權的權利。」馬歇爾說。

他補充說,在最高法院就是否受理此案做出裁決後,他將決定如何繼續進行該州「確保選舉誠信之戰」。

阿肯色州總檢察長萊斯利·拉特利奇(Leslie Rutledge)在周二晚間的一份聲明中,同樣表達了對德州的支持,並強調選舉誠信的重要性。

「在審查德州向美國最高法院提出的動議後,我決定以所有法律上適當的方式支持該動議。選舉誠信是我們國家不可或缺的一部份,必須予以維護。」拉特利奇說。

密蘇里州總檢察長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tt)周二晚間表示,他將「支持德薩斯州在最高法院的訴訟」,並補充說「密蘇里州正在戰鬥之中」。

德州總檢察長肯·帕克斯頓(Ken Paxton)提出的訴訟認為,這四個州的行為,違反了該州的選舉法,從而違反了美國憲法。

德州總檢察長肯·帕克斯頓(Ken Paxton)資料照。(Mandel Ngan/AFP/Getty Images)
德州總檢察長肯·帕克斯頓(Ken Paxton)資料照。(Mandel Ngan/AFP/Getty Images)

訴訟認為,這四個州在11月3日大選之前,頒佈並實施了選舉相關的規則和程序,違反了自己的選舉法,從而違反了憲法。

訴訟表示,在某些情況下,被告四州通過使用所謂的「友好訴訟」(friendly lawsuits,也被稱為共謀訴訟,即原告和被告預先串通,以爭取法院命令)來制定此類措施。在一些情況下,各州選舉官員越權頒佈了本應由州立法機構制定的規則和程序,這是《憲法》中的《選舉人條款》所要求的。

「各州違反了民選立法機構頒佈的法規,從而違反了憲法。由於無視州法和聯邦法律,這些州不僅玷污了本州公民的選票誠信,也玷污了德州和其它合法舉辦選舉各州的選舉誠信。」德州總檢察長說。

德州還要求最高法院,頒發預防性禁制令(preliminary injunction)或臨時禁止令(temporary restraining order),以阻止這四州認證其選舉結果,或阻止該州的總統選舉人採取任何官方行動。

法院下令被告各州,在12月10日周四下午3點前,必須對德州申訴作出回應。

就在德州提出訴訟的同一天,最高法院拒絕了共和黨人在另一宗案件中要求的救濟性禁令,以阻止賓夕凡尼亞州認證選舉結果。法院沒有給出裁決的理由,也沒有指出任何異議。

該案一名律師告訴《大紀元時報》,將計劃在未來幾天內提出另一份請願書,要求法院在未來幾天內審查德州訴訟案。

此案也被稱為「德州起訴賓夕凡尼亞州案(22O155)」,英文大紀元記者Ivan Pentchoukov對本報道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