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七旬老人Bob劉先生說,這幾年他經歷了三個階段:2016年特朗普和希拉莉競選總統時,他讓硬幣決定選誰,2020年挺特,「到了現在已不是挺特的問題,而是護法的問題」。

11月2日大選日前一天,劉先生在賓州特朗普造勢集會,與總統特勤局的騎警合照。(Bob劉先生提供)
11月2日大選日前一天,劉先生在賓州特朗普造勢集會,與總統特勤局的騎警合照。(Bob劉先生提供)

他說的「護法」是指11月25日賓州參議院召開有關選舉調查的聽證會,成為挺特人士「護法大戰」的起爆點。劉先生也在這一天寫下感恩節感言:「如果有一天你失去手中的選票,你將一無所有,美國也不復存在。」

作為一名經歷過「文革」和許多政治運動的「老三屆」,不再盲從盲信的人,他為何要以70歲高齡參加「護法之戰」?

⇒推薦閱讀:為何這麼多華人挺特 一名耆老對大選的觀察(1)

以下根據訪談資料整理,以第一人稱敘述。

特朗普是言出必行的人

在2016年之前,我投票都很積極,但我投票只是一個參與,顯示「華人也有一份力量」,是這麼一個概念。2016年總統大選,外面鬧得比以前凶,說特朗普怎麼樣,希拉莉怎麼樣,就感覺有點不一樣,但那時我是不怎麼理解,他們吵得再凶,對我來說反正誰都一樣。

誰都一樣怎麼辦呢?我和太太商量拿一個硬幣,兩面各代表誰,讓硬幣決定選誰。女兒聽見了,說你們怎麼能這樣?她說「我告訴你,投希拉莉!」

那就投希拉莉吧。但是我兩方面都不了解也不放心,所以總統投希拉莉,其他全部投共和黨,自己做一個平衡。

我的思路也蠻兒戲的。過去我們都知道,雖然每一個政客都有一些很接地氣的政綱,承諾做甚麼做甚麼,當選後就沒這回事了。我的洋女婿說,美國就是這樣,政客上來時說一些很得民心的話,如果實現,那是很好的事;但是他講話的時候是希望在國會受到反對,他一旦被反對就可以compromise(妥協讓步),就不關他事了,不是他不兌現承諾,而是他做不了。

所以,這種模式一玩下來就變成遊戲,你講甚麼話都沒有用,美國的政治其實是一個笑話。那特朗普也有很多承諾,但是我發現特朗普上台真的不一樣,他真的是拿起承諾一樣樣兌現,好像邊境牆,你不給他錢,他也要想辦法兌現承諾,這個人就是言出必行的人,守承諾的人,那我自然另眼相看了。

然後就是通俄門,我們難知真假,但是有一點令我警覺,所有的媒體都一個口徑,我發現這不是一個正常的現象。這是從我們的經歷來的,你統一口徑的話就沒有言論自由,這裏一定有問題,所以在那個時候我就開始觀察,到後來發現特朗普這個人還真行,就與挺特的人合流了。

到了現在已不是挺特的問題,而是護法的問題。就這麼幾個階段。

2020不是2016:更多人擁特

如果2016年將特朗普勝選歸納為鐵鏽帶的工作受到傷害、被社會拋棄而絕望的那一批人把特朗普送入白宮,還有一些譜,這一次不同。原來的鐵桿已經嚐到甜頭,還有很多人,律師、醫生經過這四年,看到特朗普有主義有路線(重建美利堅),就算那些流氓媒體這樣打壓,2020年他的票數還是一炮沖天,可以看到媒體的圍剿力有限。

另外,特朗普一上台就善待老兵,這就像春秋時期的馮諼為孟嘗君收錢,把欠單都燒掉,收穫了民心,後來逃難的時候孟嘗君就受到人民的保護,特朗普善待老兵就起到很大的作用。這些老兵拿起武器就是正規的戰士,我想以後可能有佐州兵團、賓州兵團,就這麼來的。

他們對特朗普非常尊敬,老兵是要回報他,這些復原軍人回鄉下,變成當地的主力。當地的工作流出去了,他們以前沒有工作,沒有尊嚴,拿救濟,吸毒,只能這樣了此殘生,也沒人為他們說話;但是特朗普上台不同了,2020年的面貌和2016年完全不同了。

即使整個美國司法系統閉上眼睛,人民不會閉眼。最近幾周子彈也買不到,不是買不到,是要排隊,民間備戰。用槍保護憲法。

美國的憲法法治是槍打出來的,槍不槍並不可怕,關鍵是文化、意識型態是甚麼。中共三反五反、大躍進運動餓死很多人,然後告訴人沒有這回事,個個都睜眼說瞎話。中國經過這麼多年,才沒有了慷慨悲歌之士。美國不是,美國到處都是慷慨悲歌之士。

共產黨的斬首行動是怎麼樣的?你有地位有權勢,我用金錢來斬首你,定向把你收買了,這些人是在權位上被收買,但是美國的慷慨悲歌之士,他(中共)沒辦法收買。

從這裏來講,我對美國抱有希望。現在這些事情是一個開始。

中共特色的全球化會怎樣?

中共特色的全球化,結果就是貪污遍地,共產黨是老大,它的法則就應用於全世界,定向收買。

我一個同學的父親是飛虎隊的,1945年周恩來把他找回去。他的第二代就是我同學,文革被抄家,跪在玻璃渣上,被當成國民黨的殘渣餘孽。後來他考取清華大學,因成份不好,清華不讓他進,他父親就把他弄到美國上學,拿到博士學位。他的一項坦克內的技術被五角大樓買去,共產黨找到他,讓他回國開發技術。

他說第一次回中國的大學演講,公司的手提電腦就放在酒店裏,他外出回來發現電腦被人動過。他的電腦設置是如果密碼輸入錯誤就會報警,但中國的特工厲害到第一次就駭進去。他匯報公司後怕了,想起過去被共產黨整得死去活來,所以他沒有接受中共的教職。那個教職待遇是相當優厚的,你原來多少工資,分紅多少,我(中共)給你五倍。

他退休後,過去的同事集資,到他手上有一億資金,去中國參加投資大會,又遇到陷阱。他回酒店時(省長安排了)兩個漂亮的女孩很友好地陪他走,結果他進房間的時候,兩個女孩跟他一起進去,跟著就脫衣服。他很警覺,馬上跑出來,喘氣不停、驚呆了。如果慢一步被錄像頭拍到,衣服脫一半,他就被套了。女孩說:無所謂了,我們交朋友嘛,他說你們走。然後馬上飛回美國。

由於這個人是特殊人才,他的遭遇還真不少。他說人性貪婪是每時每刻都存在,他每次都是因為貪婪差點上鉤,說明中共滲透多麼厲害。(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