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這裏是《薇羽看世間》,我是陳薇羽。

聽新聞:

最近在特朗普總統的官司中,最有力的應該是在佐治亞州。前天佐治亞州最新爆出的影片顯示,選舉日當晚十點半以後,所有的點票工作人員都被打發回家了,有4個人沒有走,他們從桌子底下拖出至少四個裝滿選票的大行李箱,在沒有任何人監督的情況下點票。之前有工作人員作證說自己那天凌晨,因為有事回到點票點,看到有人還在挑燈夜戰拚命點票。可是她的證詞並沒有得到關注。

各州立法機關開始行動

這段鐵證如山的影片終於把把舞弊的事實撕開了一個小小的口子,佐州的州長坎普無奈之下開始甩鍋,說自己一直都是主張核對選票簽名的,呼籲州務卿重新點票核對簽名。

接著4日的聽證會上又有證人爆出自己拿到了一台多米尼投票機器,確認在一個小小的縣就有37張特朗普的選票被轉到拜登名下。這又無疑是驚天炸雷,因為之前,無論特朗普競選團隊如何證明多米尼具有各種欺詐功能,民主黨陣營就是死咬著,沒有證據表明這些功能在這次大選中被使用了。

現在鐵證如山,在一個縣這麼做了,在其它縣有沒有做?需不需要核實?就在多米尼投票機被證實轉移特朗普選票給拜登後,密歇根州安特里姆縣法官下令對22台多米尼投票機進行檢查。

目前特朗普團隊在佐治亞州提出了一個緊急訴訟,要求推翻選舉結果,重新選舉或由立法機構推舉選舉人。朱利亞尼在他的節目中說,特朗普基本上贏回了佐州。

形勢在明顯地翻轉,特朗普律師團隊的艾利斯接受媒體採訪時說各州的立法機關將在12月14日前採取行動,推選出他們的選舉人。我估計就在這一個星期之內,應該會看到各州立法機關的行動了。

不過還是有很多人擔心就算是由立法會投票,也會有共和黨人被收買。《華盛頓郵報》今天報道,對眾議院和參議院的249名共和黨人進行全面調查後發現,有25人承認拜登「當選總統」。特朗普總統發推說把那25人的名單給我,居然有這麼多名義上的共和黨人。

舞弊大量曝光 司法部長巴爾在哪裏

這次美國大選就像試金石,那些常年潛伏在共和黨內部的蛀蟲都會被曝光。對每個人來說都是一次對人心的考驗。最近特朗普身邊最受詬病的大概就是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了。

美聯社12月1日報道,說巴爾在接受採訪時說:「迄今為止,我們還沒有看到可能影響選舉結果的大規模舞弊行為。」他還說,「越來越多的人傾向於把刑事司法系統作為某種默認的萬能解決方案,如果人們不喜歡一些東西,他們就希望司法部介入,並對之進行『調查』。」

雖然過去幾十年,司法部確實沒有在大選結果出來之前介入司法調查。但是,現在是美國生死攸關的重大時刻,司法部應該在關鍵時刻擔起責任。巴爾如果真的在美聯社的採訪中這樣說了,肯定是有很大問題的。對於巴爾的態度,美國民眾憤怒了,認為他應該被解僱。

林伍德律師在「We the people」的新聞發佈會上,也專門對巴爾喊話:你是為我們人民工作!鮑威爾律師也認為,整個FBI和整個司法部都需要用消毒水進行沖洗。也難怪大家都這麼想,在亨特·拜登的電腦門事件上,司法部沒有採取任何措施,現在,證據堆積如山的選舉舞弊,巴爾還是視而不見。

特朗普律師團隊的朱利亞尼和艾利斯在一份聯合聲明中回應巴爾說:「恕我們直言,似乎司法部並沒有進行任何調查。」「我們收集了大量證據,表明至少有6個州存在非法投票現象,但他們尚未對這些證據進行審查。我們有許多證人在宣誓證詞中說,他們看到跟選舉舞弊有關的犯罪行為。據我們所知,他們中沒有一個人接受過司法部的詢問。司法部也沒有審計任何投票機,也沒有傳喚任何人。」

12月1日下午2時45分左右,巴爾進了白宮,待了大約3個小時。不知道是特朗普總統召見他還是他主動上門澄清。總之,晚上司法部發表聲明,否認相關報道,不承認巴爾這麼說過,還說司法部將繼續追查所有具體且可信的欺詐指控。

第二天,特朗普總統發表重要講話,之後回答記者提問時,特朗普總統說巴爾沒有去調查,所以沒有看到舞弊的情況。但是感覺特朗普總統在言語之間還是給巴爾留了餘地,應該對巴爾還抱有期望。

當初在任命巴爾做司法部長時,特朗普總統曾經說他是「一個了不起的人,一個才華橫溢的人」。「從第一天開始,他就是我的第一選擇,受到共和黨人和民主黨人的尊重。」從這些話我們能看出,特朗普總統對巴爾是很器重的,可是自選舉日以來,巴爾幾乎一直保持沉默。

他的很多做法都讓人覺得不清晰,很難看清楚他到底是在為誰工作。在左媒文章發表之後幾乎是馬上,他就正式公開了他在10月19日簽署的一份行政令。任命達勒姆(Durham)為特別檢察官,調查FBI發起的「通俄門」調查的源頭。

而且這個檢察官的職責可以不止於對「通俄門」案件的調查,還可以延續到其它調查,比如拜登家族的叛國罪。

特朗普總統在講話中也提到了這個達勒姆,說還在等他的一個有關通俄門的報告。達勒姆從2019年5月以來一直在審查FBI關於通俄門調查的案子,不過對這個特朗普總統稱為「獵巫」和「政變」的調查,司法部到今天都沒有給出一個結論,僅僅產生了一項起訴,就是對律師克萊恩·史密斯(Kevin Clinesmith)偽造佩奇電子郵件行為的起訴。而且對弗林也是至今沒有還他一個公道。總之一句話,司法部沒有作為。

那麼巴爾為甚麼要在這個時候公開這個對達勒姆的任命?有甚麼必要嗎?我猜是想向特朗普總統表明,你看,我還是在做事的。特朗普總統顯然也給了他一個台階,發推說,這樣的事情左媒是不會報道的。

當然,巴爾公開對達勒姆的任命,一方面,可以讓達勒姆的調查更加名正言順;另一方面,相當於給下任總統配備了一個特別檢察官。更隱蔽的一個效果是,萬一拜登當選總統,他間接地給拜登重新任命總檢察長製造了一定的障礙,換句話說,也是為巴爾自己不被馬上免職鋪路。巴爾的做法總是讓人感覺很圓滑,好像是兩頭都不想得罪。他能夠得到共和黨與民主黨兩黨的尊重,是不是一直都在當蝙蝠,腳踩兩隻船呢。

儘管在輿論壓力下,巴爾在大選日之後曾授權聯邦調查人員調查涉嫌的選舉欺詐行為。但面對越來越多的舞弊證據浮出水面,司法部卻一直沒有採取行動。巴爾為甚麼表現不佳呢?難道他也捲入了這場政變?

巴爾與Staple Street Capital何關係?

其實巴爾在介入穆勒調查時,就被人詬病他在擔任司法部長之前任職的凱易律師事務所(Kirkland &EllisLLP)與俄羅斯有著深厚的聯繫。而且巴爾在1991年至1993年期間擔任過司法部長,當時穆勒在他的手下主管刑事部門。他為甚麼用穆勒?這其中有理不清的關係。

在他被特朗普任命為司法部長後,他又把幾位凱易的老同事拉過來在司法部擔任職務,包括讓本奇科夫斯基(Brian Benczkowski)進入司法部的刑事部門,可見他跟那個律師事務所的關係很深。問題是,在這次選舉舞弊中起關鍵作用的多米尼投票系統跟那家律師事務所又扯上了關係。

我們在前面的節目中談到過Staple Street Capital私募資本公司在2018年收購多米尼美國公司,今年10月8日,Staple Street Capital私人資本公司發起定向私募,從瑞銀證券得到4億美元的投資,而瑞銀證券的70%股份是由中共國有企業持有。

問題是,Staple Street Capital收購多米尼美國公司是由兩家美國律師事務所擔任法律顧問,一個就是凱易,另一個是McMillan LLP。

也就是說,2018年在Staple Street Capital公司收購多米尼系統的時候,巴爾還在那家凱易律師事務所任職,是收購案的法律顧問。

從這層關係來看,巴爾在其中扮演的是甚麼角色呢?不管巴爾怎麼搖擺,在這場對人心的考驗中,是不可能腳踩兩隻船的。希望特朗普總統對他的信任與耐心能夠喚回他的良知。

好,薇羽看世間,我們下周見。#

(本影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