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國際金融協會(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預測,到2020年底,全球債務預計將達到創紀錄的277萬億美元。

發達市場的總債務,包括政府、企業和家庭,在第三季度升至GDP的432%。在同一時期,新興市場的債務與GDP之比也上升到了接近250%,中國的這一比例達到了335%,預計全年將達到全球GDP的365%左右。

在這15萬億美元的巨額年增長中,大部份都來自政府和企業對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疫情的應對。然而,我們必須記住,在任何疫情爆發之前以及在經濟增長時期「債務都在增加」,2019年的總債務數字已經達到了創紀錄的高點。

主要的問題是,這些債務大部份是非生產性債務,各國政府都在利用前所未有的財政空間,使已經膨脹的經常性支出永久化,但是這類支出並不會產生真正的經濟回報,因此,可能的結果是,在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疫情結束後,債務將繼續上升,已經實現的經濟增長和生產率水平不足以減輕公共帳戶的財政負擔。

大重置

在這種背景下,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提出了一個通向所謂「大重置」(Great Reset)的路線圖。這是一個旨在抓住當前的機會來「塑造經濟復甦」的計劃,為決策者們提供信息,決定全球關係的未來狀況、國民經濟的發展方向、社會的優先次序、商業模式的實質以及全球公域(global commons)管理等等。

世界經濟論壇認為,世界還必須適應現實狀況,引導市場實現更公平的結果,確保投資能夠促進共同目標,比如說平等和可持續性,還要利用好第四次工業革命(the Fourth Industrial Revolution)的創新來支持公共利益。」

這些目標顯然是我們大家的共同目標,而且現實表明,私營經濟已經正在實現這些想法,我們看到科技、可再生能源投資以及可持續發展計劃正在全世界蓬勃發展。

我們正在實時見證這一事實:企業能夠迅速適應環境,以可承受的價格為所有人提供更好的商品和服務,並且在實現環保目標方面取得了一定的進展。相反,在政府管理的情況下,這一切都是不可想像的。

這場危機表明,世界已經擺脫了稀缺和惡性通脹的風險,這多虧了私營經濟在這場看似不可逾越的危機中發揮了意想不到的作用。

政府干預的危險

世界經濟論壇的總體信息聽起來充滿希望,但是有句話破壞了整個積極信息,那就是「引導市場」(steering the market)。政府按照這種想法來推動大規模的干預造成的風險並不小。「大重置」的想法很快就受到了官僚作風最嚴重、政府干預最多的經濟體的歡迎,他們把它當作政府對經濟加強幹預的依據。然而,這是不正確的。

有想法認為政府將推動一種能夠降低通脹、促進競爭、賦予公民權力的經濟體系,這種想法實在是過於牽強。鑒於此,世界經濟論壇不可忽視「大重置」理念中政府干預的風險。政府干預不需要強制實施,因為它已經存在很多年了。

科技、競爭和開放的市場將比政府行為更有利於可持續發展、社會福利和環境,因為即使是最善意的政府,也會不惜一切代價捍衛與世界經濟論壇的善意信息相悖的三件事:他們的領導型銀行(national champions)、上升的通貨膨脹和更多的經濟控制。

這三件事有悖於一個新世界的理念:人人享有更好、更廉價的商品和服務,擁有更好的福利、更低的失業率,以及一個繁榮興旺的高生產率的私營經濟。

我們應該時刻警惕這樣一種人,他們之所以擁抱善意,是因為他們反對自由和競爭。

免除債務

還有更陰暗的一面:許多干預主義者對這一提議表示歡迎,認為這是一個免除債務的機會。這一切聽起來都很美好,直到我們明白了它的真實用心。

一個巨大的風險是政府將以取消部份債務為藉口取消我們的大部份儲蓄。我們必須記住,這甚至不是一個陰謀論。

現代貨幣理論的多數支持者的前提出發點是:政府赤字與家庭和私人儲蓄相輔相成,所以沒有問題。嗯,唯一的一個小問題(諷刺語氣)就是把一個人的債務與另一個人的儲蓄嫁接起來。

如果我們了解了全球貨幣體系,我們就會明白:抹去數萬億的政府債務也意味著抹去數萬億的公民儲蓄。

一個更持久、更清潔的社會經濟體系並不是甚麼新概念,不需要政府來強加。在我們正在說話的時候,它正在實現,原因在於競爭和技術。不應該允許政府減少和限制公民的自由、儲蓄和實際工資,即使是出於善意的承諾。

想要確保政府或大公司不會利用這個藉口來消除自由和個人權利,最好的方法是促進自由市場和鼓勵更多的競爭。前瞻性的投資和增進福利的想法不需要推動或強加,消費者已經在迫使世界各地的公司實施越來越高的可持續性和環保政策。

這種以市場為導向的方法比干預主義和政府干預的風險更成功,因為一旦讓後者佔據上風,就幾乎不可能逆轉。

如果我們想要一個更持久的世界,我們就需要捍衛穩健的貨幣政策和更少的政府干預。自由市場,而不是政府,將會對這個世界上所有人都更好。#

原文The 『Great Reset』 and the Risk of Great Interventionism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丹尼爾·拉卡勒(Daniel Lacalle)博士,對沖基金Tressis首席經濟學家,著有《自由或平等》(Freedom or Equality)、《逃脫央行的陷阱》(Escape from the Central Bank Trap)、《金融市場生活》(Life in the Financial Markets)等著作。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