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中共病毒(武漢肺炎)肆虐,一度武漢封城、全國多地進入戰時狀態、經濟停擺;即使中共宣稱「成功抗疫」,疫情也是此起彼伏,讓人防不勝防,空前的危機在潛藏著,隨時可能爆發。

即使疫情如此嚴峻,卻也阻擋不了「中共特色的強拆」在全國各地轟轟烈烈上演。

例如,3月24日,山東省曹縣王集鎮,副鎮長帶領鎮政府官員、城管以及綜合執法隊人員一百多人到後王莊村,要求村民在拆遷補償協議上簽字,而每平方米僅補償600多元,遭到村民拒絕,遂起衝突。此次事件中,後王莊村三位婦女、一位老人和一個少年被打傷;受傷的老人送到醫院搶救後,被鎮政府羈押,第二天獲釋。

疫情正烈,為甚麼王集鎮官員不管不顧,悍然開展強拆工作呢?是巨大的經濟利益在作怪:鎮政府借徵地拆遷大肆收地出讓。王集鎮張店村的張先生告訴自由亞洲電台:「鎮政府在我們張店村擴建的工業園區,新佔用了一千三百多畝好的耕地,鎮政府必須要搞拆遷,來彌補他們所佔用的耕地,工業園區佔用了多少畝,他們就必須搞拆遷騰出多少宅基地的面積,來冒充耕地」。

發生在王集鎮的這類事情,多年來一直都有,各地都有,再尋常不過了。

如果有人以為:王集鎮只是個小角落,基層政府橫行霸道慣了,有此事情不足為奇;在大城市,就不會這樣了,因為能見度高多了,政府會規矩些。那我們就再來看一個皇城根下正在進行的強拆場景。

6月的北京,因爆出「新發地農產品批發市場聚集性疫情」,防控升級,近乎封城。但6月29日清晨3點多鐘,上千名保安湧入昌平區流村瓦窯村小區進行強拆,小區業主使用石塊、滅火器等,為保護家園冒死抵抗,遭到大批身穿黑衣的保安粗暴毆打、噴辣椒水,多人受傷流血,十多人被控制,哭叫聲不斷。

據了解,瓦窯村小區屬文化產業居住區,業主都是中產階層,當初他們使用村委會授權的集體土地,由村委會召集開發商與業主簽署三方合同「小產權房」。當時地方政府為了提振經濟,牽頭建設,由村、鎮上報到區,得到區政府審批同意。但是現在北京郊區的這類建築都被中共當局認定為違章建築,要一批批拆除。

這個場景只是這幾年來北京強拆的一幕而已。自蔡奇2017年5月出任中共北京市委書記之後,連燒了「三把火」。先是清理「低端人口」;又借大興「11·18火災」,搞所謂「整治安全隱患排查整改行動」;再次,拆除北京建築物樓頂牌匾。蔡奇在一次內部會議中表示,「到了基層、到了點上,那就是真刀真槍,就是要刺刀見紅,就是要敢硬碰硬」。這「三把火」,燒出的是民生災難(當時,清華、人大校友聯署促蔡奇下台)。但這,還只是開始。

2018年,中共政壇發生了一件大事。因為秦嶺北麓違建別墅案久查不動,習近平震怒,於是第六次批示,要求從政治紀律查起,徹底查處整而未治、陽奉陰違、禁而不絕的問題。中央紀委副書記徐令義率領專項整治工作組進駐事發地陝西,由此引發陝西官場地震。全國震懾,各地官員政治站隊,紛紛表示徹查本地別墅違建問題。作為習近平的嫡系,蔡奇又一次衝到了最前面。這次,他動手的對象,升級為「中端人口」,包括作家、企業家、影視界明星、黨政軍官員、退休老幹部等等。

自2019年10月,以昌平區為中心,北京市當局開始大範圍強拆小產權房。著名經濟學家、原北京天則經濟研究所所長盛洪說(他也是這次強拆運動的受害者之一),這不是一處、兩處,同時有十幾個小區被拆,「是一個大規模的強拆運動,非常恐怖的事情。」

2019年10月13日,昌平區崔村鎮的香堂文化新村,接到一紙拆除通告,隨即強拆。香堂文化新村可是一個非常大的社區,有3,800多戶人,且獲得了一系列榮譽,如「首都文明村」等,還被評為2007年度「北京最美的鄉村」,是2008年「北京奧運旅遊接待村」;沒想到命運如斯。隨後,南口鎮童話山莊、半山雲居社區、延壽鎮歐北木屋區、十三陵鎮果莊村等等,多個小區該年底被強拆。

顯然,北京市當局將強拆小產權房作為一項重要的任務。盛洪今年3月撰文指出,去年以來公佈了108個在北京郊區強拆項目的名單,已經拆除了27個。又有消息傳出,北京市政府計劃拆除相當於北京市建成區面積15.5%的所謂「違建」,現已完成15%,還要大拆特拆,才能「完成任務」。

因此,今年即使疫情嚴重,北京的強拆運動仍如火如荼。今年6、7月,包括懷柔區寬橋影視文化園、雅園所有仿古建築、昌平瓦窯作家村600戶人家等等皆相繼被強拆。許多小區都有相似的經歷,亦即「政府大規模派人去進攻,然後就把它(小區)給佔領了,派人駐紮在這兒,限制居民的自由,脅迫業主簽約,同意拆除,即使業主不同意,也要被迫搬走。」

但是,政治原因並不能完全解釋今年北京的強拆運動;因為中共治下,一貫是「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當初北京市基層政府大搞小產權房,是有其巨大利益在裏面的,那為甚麼現在基層政府也積極響應強拆運動呢?

這裏的奧秘仍然在於利益。2020年1月1日起施行的最新修改了的土地管理法、城市房地產管理法,取消了多年來集體建設用地不能直接進入市場流轉的二元體制,允許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入市,可以合法的自由流轉。這就給了基層政府無窮的動力,把它們當年同意、推動搞的小產權房(是指在農村集體土地上建設的房屋,未繳納土地出讓金等費用,因此價格非常便宜),當作違建,大肆強拆,以此收刮土地,猛發橫財。

強拆為甚麼在當今中國經久不衰、肆無忌憚?看看多少政治利益、經濟利益牽涉在裏面!在掠奪老百姓利益方面,從中共最高層到中共最底層,是高度一致的。所謂「天下烏鴉一般黑」,用在中共身上,最貼切不過了。

在利益這個東西面前,即使有大瘟疫,中共也要去掠奪的。強拆,作為中共的特色之一,只要中共存在一日,它都不會放棄的。中國有句話,叫「苛政猛於虎」。中共的邪政,那可不只是「猛於虎」啊,連大瘟疫都要自愧不如。

2020年,中共號稱「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但卻充滿了無數強拆製造的的悲劇(例如,今年10月1日,北京市海淀區溫泉鎮太舟塢村一名60多歲的老婦因房屋被強拆9年的問題未得到解決而感到絕望,跳樓身亡),以及嚴重激化了的社會矛盾(例如,今年6月22日,河北保定市清苑區東石橋村上千名村民與數百名特警發生衝突)。僅僅就強拆這一角度看,中共的罪惡都無以復加了。

中共不解體,天理不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