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美國都在關心美國高法的動靜,一些社會名流例如Fox的名主持人馬克.列文(Mark Levin)於12月6日公開發言催促最高法院出來解決大選中出現的嚴重問題。此刻最受關注的是賓夕凡尼亞州共和黨議員麥克·凱利(Mike Kelly)等二人訴該州77號法案(Act 77)違憲的一個案子,事關郵寄選票。由於2020大選已經成了守護美國價值還是毀滅美國價值、堅守美國還是去美國化的政治鬥爭,基層司法更是被嚴重扭曲,對於基層法官來說,司法公正讓位於為黨派政治利益服務,使問題變得更加嚴重。

美國人對高法公正判案抱有很高期待

賓夕凡尼亞州共和黨議員麥克.凱利(Mike Kelly)、共和黨議會候選人肖恩‧帕內爾(Sean Parnell)等曾就該州的競選誠信問題對該州的77號法案(Act 77)的合憲性提出質疑並訴訟至該州聯邦法院,賓夕凡尼亞州聯邦法院法官麥卡洛(Patricia McCullough)要求州政府停止該州選舉認證結果,並要求在舉行選舉相關聽證會前該州不得採取認證措施。賓夕凡尼亞州最高法院的命令推翻了麥卡洛的裁決,賓夕凡尼亞州最高法院的理由非常牽強,說原告提告的時間太晚了。凱利議員等將案子提交到聯邦最高法院,要求高法下達緊急命令,撤銷賓夕凡尼亞州的選舉認證,並禁止州長把選舉結果遞交國會。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塞繆爾·阿利托(Samuel Alito)此前下達的要求,是讓賓夕凡尼亞州政府12月9日上午提交材料,引發了不少擔心,認為這個日子超出了法律規定的時間安全港窗口。如今改為12月8日,輿論認為這是阿利托大法官的關鍵之舉,因為原定的截止日期未能將此案納入「安全港」窗口內進行干預。

此案涉及到2020大選舞弊案高發的郵寄選票。在大選之前的10月上旬,我就專門寫過《美國選舉怪象:郵寄選票定乾坤?》,談過郵寄選票之弊,且都是已經發生過的案例。有關大選舞弊,六個搖擺州當中除了威斯康辛還未開聽證會之外,從11月28日開始,賓夕凡尼亞州、密歇根、亞利桑那、喬治亞、內華達州連續召開了六場聽證會(密歇根12月2~3日共開兩場),數百位宣誓證人、非常紮實可靠的證據,揭露的舞弊與選票欺詐現象,有如人類選舉史上舞弊、欺詐展覽大全,選舉過程中明目張膽地操控、事後對證人的威脅黑惡堪比中國村委會選舉,只要不帶偏見地聽完這幾場聽證會,任何尚存公義之心的人都會認為,美國司法系統應該阻止美國歷史上這場最大的選舉偷竊。但是,在地方司法系統已經嚴重黨派化的美國,面對這些有不少證據支持的案子,都以各種技術理由否定,有的法官甚至不肯接收材料。https://hereistheevidence.com 目前已經收集到923個證人的證詞,覆蓋了1,218,281張選票,卻遭到了31個以上法庭的拒絕,不讓引入證據聽證。根據美聯社的統計,在特朗普競選活動及其全國範圍的盟友提起的大約50宗案件中,有30多起遭到拒絕或撤銷。

荒謬的判決不斷出現在這輪有關大選舞弊的判詞當中。加州州法院對州長紐森利用緊急狀態法擴大郵寄選票的判例就是一例,該法官認為州長紐森濫用緊急狀態法擴大郵寄選票範圍確實違憲,判紐森今後永不得再使用此法做同樣事情,但保留選舉結果。類似的判決還出現在最近內華達州、密歇根州的判決中,這些判決都未否認選舉舞弊確實存在,但都以一些技術性的理由予以否決。美國地區法官蒂莫西·巴頓(Timothy C. Batten)在經過大約一小時的聽證會後裁定,「原告尋求的救濟措施,本法院不能給予。」原告要求不承認認證是選舉官司尋求的「最不尋常的救濟措施」,遠超過他的權力,允許這個案子成立將等同於「司法積極主義」。

人們因此將希望寄託在最高法院尤其是幾位被視為保守派的大法官身上。

大法官制度設置的初心:最後一道護憲牆

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Associate Justices of the Supreme Court of the United States)為美國最高法院中除美國首席大法官以外的成員,目前的數量依據1869年司法法規定為8人。

大法官在美國的政治地位相當特殊,是唯一享有終身職位的高級公職。依據美國憲法第三條規定,最高法院與下級法院之法官忠於職守者皆受保障,按期領受俸金,繼續服務期中並不得減少之。這意謂著,大法官一旦經任命後,除非其去世、辭職、自願退休或遭到眾議院彈劾及參議院定罪才會被撤銷職務,否則屬於「終身職」。自1789年最高法院成立以來,共有103人擔任過大法官。

高院大法官終身制度的設置,就是將守護憲法的重任交託給他們,希望他們成為守護憲政的最後一道結實的牆。我在美國居留二十多年中的前十餘年,美國人對許多政治人物的批評都非常尖銳,但對高院的大法官崇敬有加,因為這是法律精英中的精英,無論是品望還是專業能力,以及歷史紀錄,都表明他們值得這份尊敬。這種情況直到近年最高院法官的專業精神因政治立場受到影響之後,風評發生了變化。左派們對法官的熱愛完全根據他們的政治需要而非法官的專業精神,金斯伯格法官2016年對總統候選人特朗普發表不適當的評論,後來自己也知道錯了,道歉後收回,但左派們卻為之歡呼,將這段話當作他們的聖諭到處傳播;但保守派大法官們極少的公開講話,都會被他們惡意揣度。

大法官有維護憲政的職責與能力

高院的大法官當中,除了金斯伯格是媒體明星,其餘大都罕言寡語。今年美國大選,將高院幾位保守派法官推向了萬眾矚目的位置,其一言一行都被左派媒體過份解讀,予以苛評,最先中招的是阿利托大法官。

今年11月13日晚——請注意這是在大選十天之後,各種選舉舞弊的信息正在不斷冒出來,阿利托大法官在聯邦黨人學會年度大會致辭,在講話中數次提及freedom of religions和freedom of speech的重要性,嚴厲譴責了一些民主黨國會議員干涉司法的舉動,「讓我們回到一些基本的東西上,最高法院是由憲法創建的,不是由國會創建的,在憲法下,最高法院履行合眾國的司法權,國會無權干涉。」並強調高等法院的責任是要保證言論自由不會變成次等的自由,他還提到第二修正案的持槍權,並更舉2020年6月15日,美國最高法院以6票對3票的結果裁決LGBTQ員工同樣受到1964年《民權法案》(CivilRights Act,TITLE VII)第七章的保護,該條文禁止僱主因多種原因歧視員工。投反對票的三位大法官是保守派阿利托、托馬斯和卡瓦諾,因此他們成了左派攻擊的靶子。對此,他講述了一個同行的親述:一個軍政權國家的高院法官曾因一項判決不合軍政府的意,軍政府將坦克開到法官的窗口進行恫嚇,並藉此表達了自己的決心:「法官的職責就是不能就原則妥協,也不能為他們背離原則所做的事情找任何藉口。我有信心,我們這個最高法院在今後的數年裡面不會這樣做。」言下之意是表示:即使坦克的大炮口對著他的窗口,他也決不屈服。

這篇年度致辭發表之後,引發民主黨極端不滿,紛紛發表文章批評。最有代表性的是民主黨人士、眾議院司法委員會的前首席監督律師Elliot Mincberg,他於11月20日以非常粗魯的語言在《The Hill》上發表了一篇對阿利托大法官演說的評論,認為可以用諸如超黨派、煽動性、異常政治性、傾向性和司法意義上的特朗普集會之類的短語來描繪這篇講話。他還進一步指出:更為不祥的是,這是阿利托向極右翼訴訟人的邀請,表明他們迫不及待地希望利用法院增強的右翼多數派的優勢開展諸如推翻LGBTQ和生殖權利之類的項目——當然,也包括即將到來的大選舞弊訴訟。然後威脅說要立法為大法官們設定新的道德標準——在此前,聯邦法院就成為左派的攻擊目標,Pack The Court是他們持續發起的攻擊之一。

目前,隨著對舞弊現象越來越廣泛的揭露,特朗普代表的大半個美國越來越來越憤怒。12月1日,美國茶黨黨魁扎維斯托夫斯基(Thomas R.Zawistowski)發表We the People Convention的講話,要求特朗普總統頒佈全國戒嚴令,在軍隊監督下一人一票乾淨安全地重選總統,這種呼聲在中小媒體與網站上出現得越來越多,中西部地區的選民,不少已經開始考慮行使第二修正案的權利,武裝保衛自己的政治權利。面對美國這座分裂成兩半、火苗正在躥升的房子,聯邦高法的大法官們確實應該履行自身肩負的護憲責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