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世英,山西洪洞人,早年就讀於太原國民師範學校。1925年2月加入中共,同年8月成為黃埔軍校第四期學生。曾長期從事中共情報工作,屬於中共高級特工。

王世英擔任過中共上海中央執行局軍委委員,中共上海臨時中央局軍委代理書記,中共華北聯絡局(北方局情報部)副局長,中共中央軍委敵軍工作部部長,晉冀魯豫軍區敵工部部長,華北軍區敵工部部長等職。

1949年10月中共奪取政權後,當過山西省省長、省委書記、中央監察委員會專職委員等。

王世英挨整的主要原因有兩個:一是反對毛澤東跟江青結婚;二是反對康生胡亂整人。

1966年5月,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之後,毛澤東的妻子江青,成了中央文革小組副組長,實際的負責人,康生成了中央文革小組顧問。江青和康生都是蛇蠍心腸,王世英自然在劫難逃。

王世英反對毛澤東娶江青

王世英反對毛澤東跟江青結婚,等於跟江青結了怨,也因此種下了遭迫害的惡因,圖為毛與江青在延安窯洞前合影。(網絡圖片)
王世英反對毛澤東跟江青結婚,等於跟江青結了怨,也因此種下了遭迫害的惡因,圖為毛與江青在延安窯洞前合影。(網絡圖片)

王世英,山西洪洞人,早年就讀於太原國民師範學校。1925年2月加入中共,同年8月成為黃埔軍校第四期學生,曾經是中共高級特工。1949年10月中共奪取政權後,當過山西省省長、省委書記、中央監察委員會專職委員等。

1938年,延安傳出毛澤東要和江青結婚的消息。當時,正在延安中央黨校學習的王世英大感驚訝。王世英曾在上海中央特科工作,對江青的底細很了解。江青從山東戲劇學校畢業後,在上海演戲,名叫藍蘋,頂多算個三流演員,風流韻事很多,在上海灘很轟動,被國民黨抓捕過,之後又放了。

王世英納悶,江青怎麼跑到延安來了?她怎麼能和中共最高領導人結婚?

為保險起見,王世英在延安的中央大禮堂開會時,專門回過頭來看了看江青,以確認是不是藍蘋,一看,果真是上海那個。王世英馬上找到曾在上海、天津特科一起工作過的同事陳雷,講了江青在上海的事。

隨後,又在中央黨校的學習小組內講了江青在上海的歷史,建議大家聯名給中央寫信,勸毛澤東不要和江青結婚。信寫好後,王世英帶頭簽名、按手印,其他一些人也簽名、按了手印。

但是,他看到簽名的人太少,就把曾經和他一起在上海、南京工作過的地下黨員的名字也寫上。這些人簽了名,沒手印怎麼辦?他就將他的十個手指、十個腳指全用上,代替他們「按手印」,然後,將聯名信上交中共總書記張聞天。

當時,張聞天、周恩來、劉少奇等都反對毛澤東跟江青結婚。在安徽南部的新四軍軍長項英打來電報表示:此人不宜與毛澤東結婚;江蘇省委負責人劉曉也打來電報說,江青在上海跟國民黨特務崔萬秋有往來,懷疑藍蘋是國民黨派來的秘密特務。

張聞天接到王世英的信後,感到問題嚴重,綜合上述多人的意見後,以個人名義,給毛澤東寫了一封信,很婉轉的說,你跟賀子珍合不來,離婚,大家沒意見,再結婚也是應該的,但是否同江青結合,望你考慮。

因江青在上海是演員,影響比較大,這樣做,對黨對你,都不大好。信是由警衛員送去的。毛澤東看信後大怒,當場把信撕了,說:「我明天就結婚,誰管的著?」第二天,毛澤東在延安窯洞裏擺了兩桌酒席,真的跟江青結婚了。

當時有一個中共高官積極支持毛、江結婚,這個人就是康生。康生與江青都是山東諸城人。康生出生於一個有錢的大家族,據說江青的母親曾在康生家當過傭人,他們可能早就認識。

在延安時期,康生因為此前曾經照顧過毛澤東的兒子毛岸英,成了毛最信任的人之一。1937年,毛岸英經法國到蘇聯時,就是康生把他從法國接到莫斯科的。當時,康生是中共駐共產國際代表團副團長。

毛岸英從小缺少人關心,康生對他噓寒問暖,讓他非常感激,這些資訊傳到毛澤東的耳朵裏,給毛留下深刻印象。

1937年11月底,康生回到延安,被增補為中央書記處書記。得知毛澤東想和江青結婚時,康生立即站在毛的一邊,並證明江青政治上沒有問題。這使江青和毛澤東都很感激。王世英反對毛澤東跟江青結婚,等於跟江青結了冤。

王世英反對康生亂整人

1942年,是抗日戰爭最艱苦時期,中華民國臨時首都重慶經常遭日本飛機的狂轟亂炸。中共的老巢延安卻一直沒有受到日本飛機的轟炸。這使得毛澤東有條件發動延安整風運動,以確立毛澤東在中共黨內的絕對領導地位。

依靠誰來整風呢?康生是最佳人選。康生在莫斯科親歷過史太林發動的大清洗,他本人在莫斯科就直接整過在那裏的中共代表團成員。

延安整風開始後,作為中央社會調查部部長,康生認為延安「特務如麻」,特別是從國民黨統治區來的知識份子,絕大多數都被懷疑是特務。康生專門搞了一個所謂「搶救失足者」運動,通過批鬥會、誘供逼供、關禁閉、施酷刑等手段,「挖出」大量「特務」。

短短十幾天內,有的單位竟抓出1,000多個「特務」。據曾任毛澤東秘書的李銳回憶,搶救運動中,「延安80%的知識份子上台『坦白』,被『搶救』成特務,結果這些人中,一個特務也沒有!」

1943年下半年,王世英寫了《關於請求中央糾正搶救失足者運動過左問題的報告》。指出:一大批人根本不是特務,卻被當成特務受到打擊迫害,並為已被定性為特務的童陸生、余宗彥、白天(魏巍)等六人申訴。

這一下觸怒了康生。康生在中央總學習委員會上指著王世英的鼻子,說他是「大自由主義者,想逞英雄」、「成天保這個、保那個」、「你王世英有幾個腦袋?」還在中央黨校上千人的幹部大會上,指使人公開污衊王世英是特務。

據王世英之子王敏清回憶:「父親只是抽煙,甚麼話也沒說,回來跟我母親講,康生真不是東西,像瘋狗一樣亂咬人。」畢竟當時是戰爭年代,如此大抓特務,會失去人心,經過一段時間後,「搶救失足者」運動的狂熱慢慢消退,王世英暫時躲過一劫。

1962年,王世英與康生的矛盾再次激化。當時,康生是分管組織工作的中央書記處書記,誣陷國家五礦進出口總公司經理王超北是「內奸」,把他關進監獄。

王世英得知後,立即向康生說明情況,稱王超北抗戰時期在他手下做了很多工作。在中共最困難時期,把電台等奇缺物資運到延安,現在不需要了,就一腳把人家踢開,太傷人心了。

但是,康生卻毫不理睬。為了保護王超北,王世英繼續與康生鬥爭,多次給中央組織部寫材料。康生很生氣,雙方常常爭得面紅耳赤,不歡而散。

王世英文革中被打倒

1966年文革爆發,中共第二號人物、國家主席劉少奇被打倒。劉少奇當年是中共地下黨的最高領導,王世英曾是他的部下。1962年,王世英成了中央監察委員會專職委員,劉少奇分管中監委,王世英又成了他的部下。打倒劉少奇,必然要打倒王世英。於是,王世英成了中監委重點挨整對象。

1966年9月,中監委的第一批大字報出來了,矛頭直指王世英。中監委還專門成立了一個「王世英專案組」,動不動就把已身患重病的王世英叫去逼問,搞得王世英疲憊不堪,苦不堪言。

1967年春天的一個晚上,王世英把兒子王敏清叫到跟前,說想給周恩來寫信,因為過去的歷史,現在知道的人不多了。於是,由王敏清代筆寫了一封信,把他和康生鬥爭的前前後後都寫了,認為康生這麼整他,是想殺人滅口,希望周恩來派人過問。

此後,王世英一直惦記著這封信,每當有人敲門,便立刻起身問,是總理派來的嗎?然而,卻一直沒有收到周恩來的任何回音。有人說,這封信落到康生手上。康生對王世英早就懷恨在心。現在,他是中央文革小組顧問,深得毛澤東和江青信任,有權有勢,對他整的更凶更狠了。

王世英的兒子王敏清回憶說:「造反派闖進了我家,大喊『王世英!站起來,交代你的罪行!』後來就衝著父親臉上啪啪的揮巴掌……還有所謂的『車輪戰』,白天晚上不讓你睡,怎麼難受就怎麼折磨你。」

為了脅迫王世英說劉少奇是「叛徒」,江青親自策劃並批准了對王世英實行「監護」審查。王世英的家再次被抄,連屋頂都翻了。家裏的存款、書籍、手錶等貴重物品被一掠而光,暖氣和自來水都停了。

王世英被迫害致死

1968年1月17日,王世英在病床上寫下這樣一篇日記:「為黨的事業奮鬥了幾十年,臨老說我是混進黨的反革命份子,我死也不能承認!」2月15日,王世英病情惡化,住進日壇醫院,接受放射治療,但仍為在押重犯,沒有任何自由,經常在病房內遭到審訊和人身侮辱。

「王世英專案組」一次又一次逼他寫劉少奇是叛徒的材料,但得到的回答卻是:「你們要的東西,槍斃了我也寫不出來,我沒有甚麼可寫的。」1968年3月23日,他還向關押他的兩名軍人大喊:「康生有問題。」為此,江青大發雷霆。

直到臨終前,王世英在插著氧氣管、輸著液的情況下,仍遭到審訊。1969年3月26日,王世英含冤去世,終年63歲。王世英去世後,造反派不許家人保留骨灰。時至今日,王世英的骨灰盒裏沒有骨灰,只有他生前的一副眼鏡和他1962年痛斥康生的一首詩。

結語

著名作家聶紺弩晚年反思說:「當年,我要是知道共產黨是今天這個樣子,我決不會參加的。」這個反思是非常深刻的。

1949年前充當中共特務打入國民政府內部的人,1949年後幾乎全部挨整。這深層的原因、教訓,值得深刻反思。最基本的有兩點:第一,顛覆中華民國是歷史性的錯誤;第二,中共本質上是一個「假、惡、鬥」的邪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