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P上演了「收官大戲」,但眾多金融難民依然維權無門。「上訪者被打壓判刑,騙子和貪官污吏逍遙法外」,億諾理財擔保公司受害人、海外華人劉小輝說,「金災,中國數億受騙百姓永遠的痛!」

定居美國加州的華人劉小輝告訴大紀元,其實國內很多P2P爆雷,都是後面有官員在當後台,讓他們出面騙了很多錢,最後他們坐地分贓。另外,當地的警察公安經偵部門就充當他們的幫兇。

中共銀保監會首席律師劉福壽近日在《財經》年會上聲稱,至今年11月中旬,大陸的互聯金融平台P2P已經從高峰時期的5,000家歸零。而今年8月據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在接受央視採訪時稱,出借人的資金還有八千多億元沒有回收。

從大陸第一家P2P公司拍拍貸於2007年6月成立,到2015年P2P開始爆雷,隨後該行業雷聲滾滾,至今清零落幕,前後只不過13年。

劉小輝表示,身邊有太多的受害人。有難友專門統計國內所有這樣的平台,中國可能有3億人被類似的這種騙局所騙。

億諾爆雷被指金融詐騙

劉小輝講述了自己的親身經歷。他陷入以河南億諾投資擔保公司擔保借款詐騙案中,本人及親友被騙六百餘萬元。以鄭州億諾為主體的蔡得生家族在河南境內開設多家擔保或理財公司,後台是公安、政法委高官,後全部爆雷,坑害數千名群眾三十多億。

劉小輝介紹,中國有句俗話,「十億人民九億騙,總部設在駐馬店」。河南駐馬店這個地區有很多騙子,因為那邊比較窮,有些都是騙子村,採用各種方式來騙。

近些年來國家搞虛擬經濟、網絡金融,各種擔保理財公司、金融借貸平台甚至家族式有組織的詐騙團夥順勢而生。

公開資料顯示,河南億諾投資擔保有限公司成立於2009年,是由河南省工信廳、鄭州市中小企業局審批、備案(備案證號:ZD20100101),下發經營許可證,實繳註冊資本1.1億元人民幣。

在億諾公司牆上有各種榮譽和領導合照,其中包括蔡得生和河南省政法委副書記王偉的照片,還有蔡本人的各種榮譽及媒體宣傳。

2016年出國前後,劉小輝通過朋友介紹,與親友在億諾公司共計投入604萬借款,每個月給一分五到二分的利息。

除鄭州外,蔡得生家族成員(其姐蔡雲峰、蔡春峰,姐夫李冬、張超,內弟於強等)在駐馬店泌陽、周口、洛陽等地開設多家分公司。包括洛陽億盟投資擔保有限公司、啟乘名車廣場、啟利網(P2P)、啟乘車貸(小貸)、啟乘資本(私募基金)、恆瑞消防等。

「他們招了很多業務員,其實就是通過熟人、親戚、朋友,我覺得就像傳銷一樣的。很多大學生畢業幹的第一份工作,不是說給家人掙錢,反倒是把家人的錢都賠進去,真的是太坑人了。」劉先生說。

2016年新年剛過,劉先生接到通知到億諾開會,劉先生一開始以為是公司的答謝會,到了之後才發現是公司資金鏈斷裂說明會。「開了七天的會,每天都是一百多人,因為他怕一下子把一千多的人全部召進去容易出事」,劉小輝說,「他們就穩住大家說會慢慢還錢。會上蔡得生提到給省裏領導拜年,領導讓他趕緊收手,說鄭州市做擔保理財的只剩下他一家了。」

「億諾公司年前大肆宣傳吸收公眾存款,年後馬上宣佈資金鏈斷裂,明顯的是蓄謀詐騙。」劉先生說。就這樣,億諾和泌陽縣分公司、啟乘名車、啟利財富都於2016年爆雷。「部份受害人畢生的血汗錢、活命錢、養老錢因此血本無歸,幾乎完全喪失經濟生活基礎……一些老年客戶因此被住院搶救,年輕人無心工作四處奔波維權,不少家庭夫妻反目,父子成仇……」

歷經5年,劉先生了解到,多名上訪者被訓誡、拘留,三名受害者甚至被判刑(緩刑)。「還有很多都是被拘留,或者警告你呀!你家裏有公務員那他就威脅你,再鬧就開除;你家有企業的話,就查你的稅。所以許多人也嚇得不敢告了。我感到現在暗無天日。」他說。

億諾後台是公安、政法委書記

無奈,劉小輝私下托關係找到鄭州市公安局經偵支隊警官楊振偉,希望他出面協調追回本金。沒想到前後被楊振偉索要50萬現金,事情仍然沒有得到解決。唯一的收穫是從楊處得知蔡的後台是河南省政法委副書記王偉,王也是蔡的表姐夫。

一次談話錄音中,楊振偉露骨地說,「我作為蔡得生最核心的參謀,告訴他要拿時間換空間(最終讓受騙客戶血本無歸),這就是時間的魅力!」

「他當時跟我要六七十萬,我沒有那麼多現金,我說先給你三十萬吧,借了親戚的錢給他。後來我要向巡視組舉報他,2018年4月26日、27日才把錢退還了。」劉小輝說。

劉小輝有一次籌集了30萬現金給鄭州市經偵支隊三級警督楊振偉。(受訪者提供)
劉小輝有一次籌集了30萬現金給鄭州市經偵支隊三級警督楊振偉。(受訪者提供)

劉小輝了解到,河南省政法委原副書記王偉的妻子杜斌英是億諾公司蔡得生的表姐,杜斌英的哥哥則是原海南省政法委書記杜斌國(於2020年4月18日在海南逝世,享年75歲)。

由楊振偉出面,蔡的二姐承諾幫忙兌付房產。「所謂優質資產是在駐馬店很偏遠的小縣城的房子(遂平縣懿豐假日廣場兩套住房),落實的結果是,房子早已抵押給建設銀行了,而且這個房子還是個爛尾樓,到現在電梯還不能運行,水電還沒接通。就是爛在那兒了。真金白銀他們拿走了,給我們一堆垃圾資產。」

鄭州市經偵支隊警官楊振偉出面協調給劉先生兌付房產,圖為微信對話截圖。(受訪者提供)
鄭州市經偵支隊警官楊振偉出面協調給劉先生兌付房產,圖為微信對話截圖。(受訪者提供)

據介紹,蔡得生家族在鄭州、洛陽、泌陽開理財公司、還有一些開發的樓盤。星海置業、御苑城、還有一些商丘的項目,投資到縣級市。劉先生認為,真正做生意的話完全可以在鄭州開發,根本就不會出現房子賣不掉、爛尾這種情況。

「把我們的錢都通過這些公司,投資這些樓盤,最後這些樓盤都爛尾,就給你一些爛尾樓。四線城市可能兩三千一平方,給你算八九千,等於他不但把房子賣出去了,抵帳了,還賺了二三倍的利潤。」

「很多人都是要了他的爛尾樓。要的爛尾樓到現在五年都沒有到我名下,那就是繼續騙了。」由於劉小輝不斷要求追回損失,要控告,楊振偉威脅要取消他的綠卡,把他送進監獄,讓他家破人亡。

鄭州市公安局經偵支隊警官楊振偉揚言要劉先生坐牢,家破人亡。圖為微信對話截圖。(受訪者提供)
鄭州市公安局經偵支隊警官楊振偉揚言要劉先生坐牢,家破人亡。圖為微信對話截圖。(受訪者提供)

後來劉小輝又通過河南省公安廳的熟人進行追討,了解到副廳長高萬象跟蔡有親戚關係,也是蔡的後台!蔡、王、高是老鄉,都是駐馬店籍。至此,劉先生方才明白,「蔡就是王偉和高萬象的白手套,他們串通坑害百姓詐騙巨額財富。」

「王偉已經退休了。但是高萬象就是在我們爆雷那年提拔到省公安廳副廳長的寶座,與蔡的金錢支持是分不開的。」劉小輝說。

案發後,受害群眾還在該公司常務副總經理劉漢平辦公文件中發現了對政府等單位的《2016年中國新年禮品發放安排明細》,涵蓋從省工信廳、市工信局到金水區指揮部等部門的官員,作為該案政府有關人員涉嫌貪污證據之一。#

受害人在億諾公司發現的過年期間給政府人員的送禮名單。(受訪者提供)
受害人在億諾公司發現的過年期間給政府人員的送禮名單。(受訪者提供)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