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發生邊境衝突以來,對峙雙方採取一邊增強邊防,一邊為緩解實際控制線(LAC)的緊張局勢而展開的數輪談判均未達成共識。繼早前印媒報道,印度派遣最強突擊隊海軍馬科斯(MARCOS)至邊境線後,共軍也將突擊艇佈置在班公錯湖(Pangong Tso)上。同時,美中經濟暨安全評估委員會(USCC)近日披露了中印衝突其實是中共的預謀。

今年的武漢肺炎(中共病毒COVID-19)疫情肆虐全球,使得世界各國面臨閉關自守,疲於應對疫情之際,兵源最多的中共卻悄悄宣布實施兩次徵兵,以補充基層兵源不足狀況。

在各國努力抗疫時,中印邊界突然爆發激烈衝突,吸引世界各國關注的同時,中共卻閉口不談傷亡士兵情況。事後雖然雙方都有降溫表態,但有衛星圖像顯示,加勒萬河谷(Galwan Valley)有新的施工活動。

邊境衝突乃中共蓄意而為

近日,美國最高安全小組透露,中共精心策劃了與印度在加勒萬河谷(Galwan Valley)的致命衝突,這是中共對其鄰國「壓迫行動」的一部份。

根據美中經濟與安全評估委員會(United State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簡稱USCC)的最新年度報告指出,北京刻意的「計劃」了這次襲擊,該襲擊造成20名印度士兵死亡,中方對事件緣由閉口不談,甚至傷亡人數也不予證實。

報告說,一些證據表明,中共計劃了這一件事,可能還包括造成死亡的可能性。報告披露,雙方發生衝突之前幾個星期,中共國防部長魏鳳和發表講話,鼓勵北京「利用戰爭維穩」。

而另一潛在跡象顯示中共領導人有意加劇雙方緊張局勢,就在中印衝突前兩星期,中共黨媒小報《環球時報》發表社論警告,如果印度介入中美事務,則印度與中國的貿易和經濟關係將遭受到「毀滅性打擊」。環時還稱,在現階段,要打擊印度簡直是太容易了。

在衛星圖像中顯示,在衝突發生前一星期,大批共軍集結在加勒萬河谷,當地可能聚集多達1,000名的共軍。

自習近平2012年掌政後,中印邊境衝突急劇增加。中印數十年來在邊界上發生過多次肢體衝突,自習近平上臺後,雙方已發生了5次重大衝突。

共軍在湖中部署突擊艇

據印度《歐亞時報》(EurAsian Times)12月3日報道,共軍剛剛將6艘928D型突擊艇移到了湖上,這些船靠近實際控制線,每艘能夠搭載10名士兵的武器和彈藥。同時,共軍還有較大型的瑞典製造的CB-90武裝突擊艇,可以搭載20名士兵和3名機組人員。

專家表示,共軍此舉可能是對印度部署海軍突擊隊馬科斯(MARCOS)到實際控制線的反擊。

據印度《經濟時報》早前報道,共軍近期多次試圖占領戰略要地,都被印度守軍挫敗,但共軍已在LAC附近悄悄集結約5萬人的部隊,並部署火箭炮、地對空飛彈以及150架戰機在內的大部隊。

甚至有評估指出,共軍並非由當地指揮官指揮,而是直接由北京控制;而印度早前也派出總理莫迪的親兵「特種邊境部隊」前往中印邊界,雙方高層實際監控前線,就等紅色煙硝揚起衝過攻擊發起線。

中共在LAC實際控制線採用其一貫方式,或修建高速公路的方法,在拉達克部署高科技軍事裝備,以達到向印度施壓的目的。

印軍也增防班公錯

2019年9月,現任北方陸軍司吉希中將與當時的北方陸軍司令蘭比爾·辛格中將在班公錯湖上巡邏。(Indian Army)
2019年9月,現任北方陸軍司吉希中將與當時的北方陸軍司令蘭比爾·辛格中將在班公錯湖上巡邏。(Indian Army)
早前,印度亞洲通訊社(ANI)引述印度官員的話報道,馬科斯突擊隊已部署到今年4月、5月間中印部隊衝突的班公錯地區。突擊隊將獲得新的船艇和湖上作業的基礎設備。

中印雙方在談判的同時,都加緊增強己方的防禦工事,並修築拉達克(Ladakh)的運輸網路,希望在戰時能迅速調派軍隊就位。

雙方經第八輪軍長會談,仍未有結果。中印各自有所堅持,印度要求共軍回復衝突以前的狀況,中方則要求印度停止修築邊境道路,但雙方互不讓步。

據《印度快報》(Indian Express)12月3日報道,拉達克目前最高溫攝氏3度,低溫可到零下10度~15度,而12月和1月會出現零下30度~40度的低溫,從中午開始還會吹高速寒風,風凍效應(Wind-chill Effect)會導致人類似於燒傷的凍傷狀況。

陸軍消息人表示,由於惡劣天氣,每天都會有病號,當局不擔心非致命人員傷亡(如已發生的:急性高山病、高原肺水腫、深靜脈血栓形成、腦靜脈血栓形成、心理疾病等),並且生病的人數在預期比例之內。

時序已進入冬季,雙方軍隊10萬多人都被部署在1.5萬英尺的高山上,雙方有時僅相距幾百米。印度官方對《1962年與中國的衝突史》中的「拉達克戰鬥」描述,開篇直言,在拉達克的士兵面臨的第一個問題是生存,其次才是與敵人作戰。

據路透社報道,目前印度政府已經在中印邊界指定73條道路為戰略公路,其中有61條由邊境道路組織負責建設,全長超過3,300公里。今年3月國會報告顯示,邊境道路組織負責的道路已經完成了75%。

此外,據印度歐亞時報(EurAsian Times)報道,中印邊境衝突發生以來,印度對中國的App禁令已增加到267種,11月25日北京對印度的最新禁令做出了強烈反應,習近平在中央軍事委員會的一次會議上,要求共軍做好戰鬥準備並提高警惕。

印度對中方應用程式(App)的禁令實施後,中國企業已經蒙受了巨大的損失,僅字節跳動(ByteDance)一家公司損失就超過60億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