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治亞州幾名投票觀察員在偽證罪的約束下作證說,大選當晚,富爾頓縣(Fulton)的選舉工作人員說點票工作結束,讓他們回家。但此後在沒有觀察員在場的情況下,點票點又恢復了數小時的點票工作。

共和黨投票觀察員米切爾·哈里森(Mitchell Harrison)和米歇爾·布蘭頓(Michelle Branton)在宣誓證詞中說,11月3日(大選日)晚10點30分左右,在State Farm球館的一個缺席選票點票室內,一名女子向大家喊話,讓大家停止工作,次日早上8點半返回。

「這位女士在晚間出現過,米切爾和我認為她是主管。」布蘭頓在一份宣誓書中寫道。

按照這一指示,除了少數人,幾乎所有工人都離開了,所有點票工作也都停止了。

還沒走的外部人員只剩投票觀察員和一個霍士新聞組。哈里森在宣誓書中說,他嘗試向富爾頓縣(Fulton)的選舉公共事務經理雷吉娜·沃勒(Regina Waller)詢問原因,但她拒絕回答問題。

幾分鐘後,哈里森、布蘭頓和霍士也離開了。他們離開時,房間裏剩下包括沃勒在內的4個人。

雖然公眾被告知當晚停止點票,但觀察員在晚些時候聽說場館內又恢復了點票,他們於11月4日凌晨1點左右趕回現場,發現情況果然如此。

佐州共和黨主席大衛·謝弗(David Shafer)在12月3日發佈的一份聲明中說,「我們共和黨的觀察員和新聞媒體人員離開State Farm球館時,他們宣佈當晚停止工作,第二天上午8:30再恢復點票。」

他援引監控錄像的內容說,所有人都離開了,除了少數工作人員,這些人「繼續秘密點票,直到凌晨1點。」

這段錄像是由特朗普總統的競選團隊在本周佐州參議院司法委員會聽證會上提供。畫面顯示,有4個選舉工作人員等所有人都走後,從蓋著黑布的桌子底下拉出裝有選票的手提箱,並在無人監督的情況下掃瞄這些選票。

但是,佐州官員堅稱影片沒有顯示欺詐。他們4日表示,目前正在調查的是,為甚麼投票觀察員在選舉當晚離開。

州務卿布拉德·拉芬斯伯格(Brad Raffensperger)的發言人沃爾特·瓊斯(Walter Jones)通過電子郵件對大紀元說,「我們已對各黨監督員為何在掃瞄(選票)結束前離開展開調查。雖然他們有權提前離開,但我們要確保他們沒被誤導,在掃瞄還沒停止的情況下,以為已經停止。」

大選當晚,富爾頓縣的選舉公共事務經理沃勒告訴美國廣播公司(ABC),縣選舉部門在當晚10點30分讓場館內的點票員回家。但是在給大紀元的郵件中,沃勒稱,「澄清一下,我告訴ABC新聞的是一些工人離開了,但有4人還在。」

4日,佐州共和黨主席謝弗發推文說,「拉芬斯伯格和他的團隊正忙著『調查』富爾頓縣選舉官員是否在選舉當晚讓我們的監督員回家,好像那個問題真的存在爭議一樣。」

他在另一條推文中補充道,拉芬斯伯格辦公室的官員「布里埃爾·斯特林(Gabriel Sterling)已經接受了富爾頓縣的解釋,即共和黨監督員和新聞媒體應該受到指責,因為他們相信了選舉官員的話,那些人說他們要停工,還收拾了投票設備開始打掃。」

其他人也表示,他們曾莫名其妙地被告知回家。

擁有20年經驗的選舉經理蘇珊·沃伊爾斯(Susan Voyles)在佐治亞世界會議中心(Georgia World Congress Centers)幫忙審計選票。她說在11月15日,她只點算了60張選票就被告知回家,但旁邊桌的工人還有數千張選票要處理。

她在一份宣誓書中說,「我們提出幫忙處理那些明顯堆積的(選票),但在場的官員們堅稱他們不需要任何幫助。」

特朗普競選團隊監票員瑪麗亞·迪德里希(Maria Diedrich)在一份宣誓書中說,也是11月15日,縣官員在上午9點10分左右讓大多數點票人員回家。

還有一些觀察員表示他們直接目睹了欺詐行為。

來自佛州的出庭律師卡洛斯·席爾瓦(Carlos Silva)在一份宣誓書中說,他看到佐州迪卡布縣(Dekalb)的兩名點票員拿出一堆有兩個明顯特徵的選票。

「我注意到他們都有一個(塗寫)完美的黑色圓球,而且都是選拜登。我觀察了幾分鐘這樣完美的圓球,然後他們讓我離開那張桌子。在任何時候我都沒有和投票工作人員說話,也沒有以任何方式妨礙他們。我聽到他們唱了那堆(票),連續喊了500多次拜登的名字。」

他還表示,自己在佐州科布縣(Cobb)也目睹了類似事件。

另一位觀察員尼古拉斯·澤赫(Nicholas Zeher)說,他從沒看到點票員或其他人在點票時核對簽名;他看到放在覆核桌上的選票都只塗了拜登一人的選項,沒選其他任何候選人;他還看到有一批選票上,選拜登的圓球塗得都非常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