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收看《西岸觀察》,我是林驍然。主流媒體和左派政客,甚至是司法部都聲稱沒有所謂的大選舞弊的證據,今天特朗普的律師團隊就在佐治亞州的聽證會上給出了一個看得見的鐵證,足以推翻目前該州的點票結果。與此同時,特朗普總統和美國國會的共和黨議員們再度向司法部長巴爾喊話,要他立即採取行動,立案調查大選舞弊和欺詐,那麼巴爾到底在猶豫甚麼,為何遲遲不肯出手,他還是特朗普能夠信任的盟友嗎?

佐州監控錄像證實 趕走監票員秘密點票2小時

佐治亞州的參議院監督委員會及司法委員會今天分別舉辦了兩場選舉聽證會。特朗普團隊現場播放了一段監視錄像,顯示大選當晚10點左右,亞特蘭大州立農業球館點票站的所有共和黨監票員和在場記者都被告知點票停止了,一名金色頭髮的工作人員說:「我們要下班回家了。」可是就在監票員離開後,有4名工作人員留下來,在11點左右先後從黑布蓋住的長條桌子底下拽出了幾個裝滿選票的箱子,然後就忙著掃瞄選票。

特朗普團隊的律師說,這四人在無監督點票的情況下一直工作到凌晨1點。而那名金髮女子大概是點票站負責人,提前就把桌子放在那個位置。現在誰也不知道藏在底下的行李箱是從哪裏來,也不清楚裏面到底有多少選票。而按照佐治亞州和亞特蘭大所在的富爾頓縣(Fulton County)的選舉法,無人監督而計算選票屬於非法行為。

這則影片太震撼了!有網友看了說,這就是這次大選民主黨事先預謀作弊的縮影!按照每台點票機1小時可掃瞄3000張選票的話,二小時就是6000張,而現場那麼多台點票機,你說得做了多少張灌水票吧!而按照佐治亞州州長和州務卿簽字認證的選舉結果,特朗普在這裏僅比拜登少了12,670票。僅這一個舞弊案例,就足夠特朗普在佐州翻盤了!

看了影片證據,聽證會現場的一位民主黨州議員竟然說,這個影片是不是之前網上有人爆料過了,並且已經被證實是假的了?當即被特朗普的律師打臉,她說,今天是第一次對外公開該影片,之前從來沒有播放過,而他們居然也是直到昨天晚上才拿到的監控錄像帶。

林伍德發法院傳票 獲得監視錄像

這裏我再交代一下這段監視錄像的背景,到底是從哪裏來的?大選日喊停點票時,佐治亞的點票已經完成了91%,特朗普領先拜登7.7萬票,可是這個優勢因為大量的郵寄選票和缺席選票湧入,隨後被一點一點的反超了。

上周的一期節目中我曾講過,左右佐治亞州大選結果的富爾頓縣(Fulton County)(亞特蘭大所在地、佐州人口最多的縣),大選日晚上10點突然喊停點票,原因點票場地突然水管爆裂,不得不暫停。

當地電視台報道說,11月3日晚上,為點票提供場所的亞特蘭大州立農業球館(NBA亞特蘭大老鷹隊主場)發生了管道洩漏事故,水漫金山,導致點票工作不得不中斷,直到第二天上午11點才重新開始。

今天的聽證會上,被要求作證的縣官員說,實際上所謂的洩漏事故上午8點就解決了。那麼8點到11點又發生了甚麼,誰也不知道。

主攻佐州舞弊案的林伍德(Lin Wood)大律師上周獲得了法院傳票,要求州立農業球館和州務卿拉芬斯帕格(Brad Raffensperger)必須提供在該點票站11月3日晚上至到5日晚上之間記錄的所有影片錄像,特別要求提供在點票室及其周圍房間和所在樓層的電梯附近安裝的錄像頭拍攝的錄像。

林伍德發推時特別篤定,當晚監票員被趕走後,裏面有人連夜非法做票。他說:「攝錄機的眼睛不會說謊。你們將如何再編說沒有選舉欺詐?」。所以今天聽證會上播放的監視錄像,就是林伍德取得的證據。

這個影片確實太震撼了!這就是舞弊的一個鐵證!我想大家可以在社交平台儘可能地多多轉發,給我們身邊的人好好看看。因為主流媒體不報嘛,大家只能靠自己,讓更多人清醒過來。

其實這個鐵證不僅僅證明佐州選票被灌水了,其它搖擺州出現了同樣的情況,作弊手法大致都是一樣的。大家可能還記得,大選第二天凌晨,拜登在威斯康辛和密歇根創造了詭異的「拜登曲線」,點票直線上升。在底特律,凌晨守在外面的監票員拍到有人拖著行李箱、冷藏箱,甚至有貨車在點票站進進出出。

大家可以推斷一下,看到特朗普當晚領先優勢太大,有人慌了!下令點票軟件忙著轉移票數的同時,為了能匹配上給拜登增加的票數,就需要大量的選票,不得不在各州民主黨控制的主要城市,靠手工幫拜登大量灌水,結果假選票做過了頭,天天躲在地下室、選民熱情度不高的拜登,居然躺著贏了,收穫了8100萬張選票,創造了美國大選選票最多的歷史紀錄,簡直成了一個天大的笑話!

特朗普要求驗證佐州選票信封簽名

除了這則影片,特朗普團隊今天在佐治亞提供的其他證人證詞也令人震驚,說明大規模的選舉舞弊確實存在。比如,今年有2056名本應被剝奪投票權的重罪犯投了票,有六萬六千多未成年人投了票;一萬多名死人投了票等等。

特朗普總統今天轉發了佐州聽證會上播放的錄像,他說:「哇!佐治亞州正在進行令人震驚的證詞。共和黨監票員被迫離開大型點票室而民主黨人在填塞選票。還會有更多的證據,但僅憑這一點(我)就可以輕鬆地贏得該州的勝利!」

特朗普要求佐州州長和州務卿立即驗證選票信封上的簽名。一旦這樣做了,就能有效剔除那些被非法點票的灌水票。因為不驗證,只是單純的重新點票的話,甚麼問題也解決不了。

特朗普:調查舞弊 巴爾和司法部沒有行動

最近很多特朗普支持者對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相當不滿,說他是深層政府的一部份,因為他12月1日竟然對媒體說,「截至目前,我們尚未發現足以改變大選結果的大規模舞弊。」不過第二天,司法部發言人做了澄清說美聯社的報道不準確,巴爾沒那麼說。而「司法部將繼續儘快蒐集並積極追查所有具體且可信的欺詐指控。」

很顯然,左媒又在斷章取義了。根據美聯社的原文,巴爾的意思是說,現在特朗普團隊提出的法律訴訟都是民事訴訟,而民事訴訟應該由州和地方官員來做自上而下的審查,不是司法部,因為司法部主要負責聯邦層級的刑事訴訟的。

不過,被認為是特朗普堅定支持者的巴爾這次畢竟沒有主動出手,調查有關大選舞弊的刑事犯罪。ABC新聞說,巴爾美聯社報道後第二天在白宮見了特朗普,二人之間的談話相當緊張。今天特朗普在白宮出席活動時,也被問到如何回應巴爾的表態,問對他還有沒有信心?

特朗普首先說,對司法部沒有任何行動很失望,如果巴爾展開調查,就會發現問題。他隨即對記者說,你幾個星期後再問我同樣的問題吧。特朗普說,巴爾認為這是民事訴訟,我告訴他不是,這是犯罪行為。

昨天的新聞發佈會上,鮑威爾律師說了,她所蒐集的全部證據都會交給巴爾,她希望巴爾會有所行動,但她也不敢肯定結果會如何。鮑威爾律師和特朗普總統對巴爾沒有信心是有原因的,大選前拜登家族醜聞大量曝光,證據確鑿,也沒見到他有實質的行動,對吧?

是否調查大選舞弊 巴爾面臨艱難選擇

我認為,巴爾可能沒有背叛特朗普。針對大選舞弊的指控,或許他的手下給的都是假信息,又或者他個人還沒有那麼大的勇氣來面對像「政變」、「叛國罪」等如此大的犯罪問題。可以預見,他現在面臨著巨大壓力,有來自邪惡勢力的威脅恐嚇,也有他對自己良心的拷問和譴責。他必須要做出一個艱難的選擇,對於大選舞弊,他可以繼續保持沉默,不管誰上台,到時默默引退就可以了;又或者在這個歷史時刻,關乎未來美國走向的緊要關頭,挺身而出,站到正義的一方,捍衛選舉誠信,維護美國的民主和自由。可以說,美國現在太需要有正義感的、愛國的,無論是官員、法官,還是普通民眾站出來啦!

好了,今天的節目就到這裏了。如果喜歡我的節目,就請點讚、訂閱和轉發吧。咱們下期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