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11日,楊玉永被天津武清看守所迫害致死。在獄中,他曾被13名犯人捏生殖器、咬乳頭。

2014年2月21日,45歲的曲輝離開了人世。他的生殖器曾被中共警察用電棍電擊潰爛。

在警察的慫恿下,6名犯人一擁而上,七手八腳強行把劉永旺按倒,強行給他手淫……

自1999年7月以來,中共對法輪功學員實行「名譽上搞臭、肉體上消滅、經濟上截斷」的迫害政策,以達到強制「轉化」(逼迫放棄修煉)的目的。中共對法輪功學員實施的酷刑手段上百種,主要有:電刑、火刑、水刑、凍刑、銬刑、抻刑、毒打、性虐待、藥物迫害、活摘器官,等等。

本文僅列舉幾例,中共對男性法輪功學員進行慘無人道的性摧殘,使他們身心遭到極大的傷害,甚至失去生命。

生殖器被電棍電爛 曲輝遭迫害致癱去世

北京外企總工程師劉永旺因為信仰被中共非法判刑8年,在獄警鄭亞軍的縱容下,遭犯人性虐待。(明慧網)
北京外企總工程師劉永旺因為信仰被中共非法判刑8年,在獄警鄭亞軍的縱容下,遭犯人性虐待。(明慧網)

曲輝原是大連港理貨員,因堅持信仰被非法投進大連教養院,被迫害致高位截癱,最後含冤離世。

2001年3月19日下午,大批警察帶著刑具進入大連教養院。法輪功學員被逐個帶到一房間,被逼迫在「轉化書」上簽字。警察強迫他們用污穢的語言罵法輪功。如果誰不從,就用滅絕人性的酷刑折磨。受害者的慘叫聲和警察的咒罵聲充滿了整個樓,被摧殘的法輪功學員倒在走廊裏,有的口吐白沫、有的痛苦地呻吟,慘不忍睹。

左圖:曲輝被迫害前的照片。右圖:曲輝被迫害致高位截癱後悲慘離世,警察曾用電棍電擊他的生殖器致潰爛。(明慧網)
左圖:曲輝被迫害前的照片。右圖:曲輝被迫害致高位截癱後悲慘離世,警察曾用電棍電擊他的生殖器致潰爛。(明慧網)

在這次瘋狂的迫害中,曲輝的生殖器被警察用電棍電擊潰爛,他的頸椎骨折,高位截癱,最後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用擔架抬出了教養院。 曲輝生前寫下了自己那次的遭遇:「我晚上9點也被拖到那個陰森恐怖的房間裏,惡警對我的折磨一直持續到第二天早上8點。電棍不知換了多少根,橡皮棍把我身上多處打傷,臀部肌肉被打爛、膝蓋被打腫、頸椎被打斷,口吐鮮血,並多次昏迷……」

一個名叫喬威的警察極其狠毒,一邊打曲輝一邊獰笑著對旁邊的人說:「多少年沒這麼過癮了。」

曲輝被迫害前的全家福。(明慧網)
曲輝被迫害前的全家福。(明慧網)

曲輝說:「只有地獄的魔鬼才會把折磨人當成樂趣。」歷經13年的折磨、煎熬,45歲的曲輝於2014年2月含冤離開了人世。

楊玉永被迫害致死 生前遭13惡人性虐待

楊玉永被迫害致死案例被收錄在美國國務院於2018年發佈的《國際宗教自由報告》中。報告寫道:「天津當局在2016年12月逮捕了楊玉永。據報告,他在押期間遭嚴重虐待,包括性虐待,13名犯人捏他的生殖器,並咬他的乳頭。當被送醫時,楊的器官完全衰竭。他的家人報告說,他的遺體渾身瘀青,腳指甲下有竹籤的痕跡。」 

2017年6月28日,律師會見楊玉永時,楊玉永親口講述了13個犯人在獄警劉兆剛唆使下,對他施暴。「首先就是管教扇嘴巴,後來就是擼生殖器。還有,我光著腳,他用他穿著鞋的腳,給我碾一塊兒,使勁踩。」

楊玉永離世後,家人看到他的遺體上有大面積瘀傷,背部傷痕累累,左乳頭焦黑,從腰部往下到褲襠、再到大腿根全是血痕累累看守所出動百名警察和特警搶奪屍體。

外企總工程師劉永旺 冤獄期間遭犯人性虐待

劉永旺畢業於天津大學,曾是北京某外企公司的部門經理、總工程師。2006年,劉永旺因為修煉法輪功被非法判刑8年。

河北唐山冀東監獄警察鄭亞軍指使14名在押犯人,每天變著花樣肆意虐待、侮辱劉永旺。

大冬天把監舍窗戶打開、讓寒冷刺骨的穿堂風直接吹進來,把馬桶放到門縫穿堂風的風口上。夜裏,監護穿著棉衣棉褲躲在門後,逼劉永旺只穿秋衣、秋褲站到風口裏,小便還必須拿出來露著,一凍就是半個小時。在獄警鄭亞軍的長期袒護下,犯人的行為更下流到正常人難以啟齒的程度。一次,6個犯人強行給他手淫3次。

2010年8月,北京律師程海、河北律師李綸等人在獄中見到劉永旺。他將檢舉材料交給了律師。獄警阻擋不及,對劉永旺和家屬實施報復行為,停止家屬會見一年之久。

中共迫害法輪功後,一直被美國國務院被列為侵犯宗教自由的「特別關注國」。

2020年7月份,來自32個國家643位政要連署了一份聯合聲明,聲明敦促中共當局尊重其簽署的國際規範及《聯合國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立即停止迫害法輪功,並無條件釋放所有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