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的立國之本是基督教信仰。我們如果翻開美國的歷史,這就是一部宗教史,我們翻開美國的文學,宗教思想貫穿其中。今天我們給大家講一個關於美國第一任總統喬治·華盛頓在獨立戰爭中艱難奮戰時,也就是在福吉山谷受到神啟的經歷,喬治·華盛頓的這個神奇經歷,也在他那些親密的朋友和愛國者中被重述。這件事如此重大,以致有文字流傳下來,200多年來在擔心自己國家的美國人中傳播。

喬治·華盛頓看到的景象不時被出版,並記錄在美國國會圖書館。內容如下:

這天下午我正坐在桌旁準備一份緊急檔案,好像有甚麼東西干擾到我。我抬起眼睛,看到對面站著一個特別美貌的女子。我大吃一驚,因為我已經發出嚴格命令不許打擾我。過了一陣我才找到語言問她怎麼會在這裡?兩次、三次,甚至四次,我重複著這個問題,但是我神秘的客人沒有回答,只是稍微抬起眼睛。

這時一種奇怪的感覺貫穿我全身。要不是我面前這個生命凝視的目光把我定住,使我不能照自己的意志行事,我應該已經站了起來。我再次試著對她講話,但是我的舌頭變得麻痺,沒用了。

一種新的、神秘的、強大的、無法抗拒的影響佔據了我。我所能做的就是平靜、茫然地凝視著我陌生的客人。

預言美國獨立戰爭

這時我聽到一個聲音說:「共和國之子,看好了,記住了。」與此同時我的客人向東邊伸出她的手臂,我看到離我一定距離的地方有厚厚的白色蒸氣一層層地上升。這一切逐漸消散後,我看見一個更奇怪的場景:在我面前展現出一個巨大的平面,世界上所有的國家都在上面——歐洲,亞洲,非洲,美洲。我看見在歐洲和美洲之間翻滾著大西洋的波浪,亞洲和美洲之間躺著太平洋。

「共和國之子」,和先前一樣的那個神秘的聲音說,「看好了,記住了。」那一刻,我看見一個黑色的、模糊的身影,像是一個天使,站在或者更確切地說飄在歐洲和美洲之間的半空。他的雙手從海裡各捧出一些水,他用右手灑了一些在美洲,左手灑了一些在歐洲。立刻就有雲從這些國家升起,匯合到海洋中部。雲停滯了一會兒,然後慢慢向西移動,直到把美洲籠罩在黑暗的雲層中。時斷時續的有一道道閃電穿透它,我聽見美洲人民沉悶的呻吟聲和哭喊聲。

註解:這一段,應該在講述美國獨立戰爭,灑了水在歐洲,英國和法國都參與了戰爭;在美洲灑了水,美國參加了戰爭,而後來也形成了英屬殖民地的加拿大。

預言解放黑奴的美國南北戰爭

這個天使第二次從海裡捧出水來,像先前那樣灑下。黑雲就被拉回到海裡,沉入洶湧翻滾的海浪中,從視野中消失。

第三次我聽到這個神秘的聲音說:「共和國之子,看好了,記住了。」我把眼光投向美洲,看到村莊、市鎮、城市一個接一個地湧現,直到點綴了從大西洋到太平洋之間的整片陸地。

我再一次聽到神秘的聲音說:「共和國之子,世紀的後期到來了,看好了,記住了。」這時,黑影天使把臉轉向南邊,我看到一個不吉利的魔影從非洲接近我們的陸地。它慢慢地掠過我們陸地上的每一個市鎮和城市。居民們現在成為互相對抗的戰鬥隊形。我繼續看時,看見一個光明的天使,額上有光的頭冠,上面可見「Union」(聯邦)這個詞,天使把美國國旗放在分開的國民之間,說道:「記住,你們是兄弟。」立刻,居民們扔掉他們的武器,再次成為朋友,集合在國家旗幟周圍。

註解:這個部份是對南北戰爭的預見,華盛頓看到魔影從非洲來,就是運送非洲黑奴到達美洲。

預言現在在美國正在發生的事情

又一次我聽到這個神秘的聲音說:「共和國之子,看好了,記住了。」此時,黑影天使把一隻小號放到嘴裡,吹出三個獨特的聲音,然後從海裡捧出水來,灑向歐洲、亞洲和非洲。然後我看見一個可怕的景象:從每個洲的國家裡都升起了厚厚的黑雲,很快彙集成一片。黑雲中閃現出一道暗紅色的光,由此我看見大群大群武裝的人,隨著黑雲移動,在陸地上行走或在海上航行,都朝向美洲。我們的國家被籠罩在這塊雲中,我看見這些龐大的軍隊摧毀了整個國家,燒燬了我先前看見湧現出來的村莊、市鎮和城市。我的耳中聽到大炮的隆隆聲、劍碰撞的聲音和數百萬人在殊死搏鬥中的喊聲和哭叫聲。

我再次聽到神秘的聲音說:「共和國之子,看好了,記住了。」聲音停下時,黑影天使再次把小號放到嘴裡,吹出又長又可怕的一聲。瞬間,像有一千個太陽那麼亮的光從我上面照下來,穿透並把籠罩美洲的黑雲打成碎片;同時額頭上亮著Union(聯邦)這個詞,一隻手拿著我們的國旗,另一隻手持劍的天使從天堂降下,同他一起的是白色神靈的軍團。他們立即加入了我看著幾乎要崩潰的美國居民,居民們立刻重新鼓起勇氣,收攏被打散的士兵,重新開始戰鬥。

在衝突的可怕的嘈雜聲中,我聽到神秘的聲音說:「共和國之子,看好了,記住了。」聲音停下時,黑影天使最後一次從海中捧起水並灑向美洲。立刻,黑雲捲了回去,同時帶走了它帶來的軍隊,這片土地的居民取得了勝利。

然後再一次,我看見村莊、市鎮和城市湧現在先前我看見它們的地方,同時光明天使把他帶來的蔚藍色旗幟豎立在他們中間,大聲喊出:只要星辰存在,只要上天還把甘露灑下大地,聯邦就和它們一樣長久存在。他取下額上寫著聯邦的頭冠,把它放在旗幟上,人們跪下說:「阿門。」(表示誠心所願)

這個景象馬上開始隱去並消失了,我最後看不見甚麼了,只看見最開頭看見的升騰的捲曲的蒸氣。這也消失了,我發現自己再一次凝視著這個神秘的來客,以我前面聽到的同樣的聲音說:「共和國之子,你所看到的給你這樣解釋:共和國將面臨三次巨大的危險。最可怕的是第三次,但是在最大的衝突中,整個世界聯合起來也不會戰勝她(指共和國)。讓共和國的每個孩子學會為他的上帝、他的土地和他的聯邦生活。」

隨著這些話語這個景象消失了,我從椅子上站起來,感到所顯示出來給我看到的是美國從誕生、發展到註定的命運的景象。

註解:敘述到這裡就結束了。我們不難看出這幾個顯像都在預示著甚麼。第一個是華盛頓領導美國人民建立起了偉大的美利堅合眾國;第二個顯像是南北戰爭;第三個,不就是現在的寫照嗎?那暗紅色是甚麼?不就是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嗎?紅魔中共。在維基百科上可以看到這樣的解釋,「紅色在政治上經常用來象徵革命、左派、社會主義以及共產主義。」而百度百科上的解釋是:紅色政權是由無產階級領導建立的政權, 在中國共產黨歷史上,革命政權稱為「紅色政權」,農民武裝稱為「紅軍」,革命根據地稱為「紅區」或「蘇區」。中共說我們是龍的傳人,它們又稱自己是赤色政權,而《聖經》中的那條東方升起的赤龍,那邪靈,不就是中共?《共產黨宣言》的前兩句話:「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遊蕩。為了對這個幽靈進行神聖的圍剿,舊歐洲的一切勢力,教宗和沙王、梅特涅和基佐、法國的激進派和德國的警察,都聯合起來了。」

它首先承認自己是個幽靈,有哪一種意識形態和理論,能用這麼黑暗的字眼來描繪自己呢?

而且它們把對它們的圍剿稱為「神聖的圍剿」,這就是在某種意義上承認了這是一場屬靈的戰爭,而非人世間的戰爭。

共產黨就經常吹噓自己是全世界最先進的政權,可這個政權卻毫無自信可言,既不願意開放讓別人學習,更不可能放開讓自己的民眾看到外邊。這就是他們口中的先進。而這些紅色政權掠奪了世界上無數人的生命。難怪是血腥的紅色。

天使給華盛頓的顯像,今天以我們肉眼可見的方式,由中美貿易戰開始,中共病毒的爆發為導火線,以2020年美國大選的舞弊達到了巔峰。這場戰爭,由特朗普吹響了號角,也就是Trump,《聖經》中所寫的上帝的號角,最後的號角,他將黑暗曝曬在陽光下,看似曾為「山巔之城」的美國又到了一個生死去留的歷史性時刻,而實際是全世界和全人類都到了至關重要的時刻。

這次的憲政危機,不僅僅是有關憲法的,而是關乎信仰和人心。

如果一個人僅僅因為不喜歡特朗普,為了把他選掉,就支持舞弊,請問這個人還有道德可言嗎?道德是甚麼?信仰是甚麼?信仰是用來製造道德標準的,拉低了道德準則,就離信仰遠了一步,離神遠了一步。無論一個人是否喜歡特朗普,要有一個根本的準則,那就是舞弊就是造假,造假就是錯的,不可容忍的。

當特朗普站出來說:「我們崇拜神,而不是崇拜政府。」 當特朗普直言不諱地說出:「我們拒絕社會主義」的時候,我們就已經站到了他的身邊。

在華盛頓總統看到的顯像中,我們看到了只有最後一次天使吹響了號角,這難道不是神在暗指特朗普嗎?Trump的中文就是號角的意思。特朗普代表了神的力量,在最前方吹響戰鬥的號角,而我們這些信仰神的人,願意成為特朗普的loudspeakers,也就是揚聲器,將他的聲音傳遍世界各個角落。一起戰鬥到黑暗被徹底驅散的那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