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出現了大規模舞弊,社交媒體卻為大選「公正」辯護,並且壓制民眾質疑的聲音。有學者認為,美國的「政企媒」機制危害太大,推特已經成為一家有鮮明傾向性的出版商,而自由民眾需捍衛思想和言論自由。

 

本溫加滕(Ben Weingarten)是《聯邦黨人》(Federalist)的高級撰稿人,也是倫敦政策研究中心(London Center for Policy Research)的高級研究員,和克萊爾蒙特研究所(Claremont Institute)的研究員。近日,聯邦黨人網站發表了他的評論文章《為何推特不讓人分享指控選民欺詐的法庭宣誓文件》。

他在文章中指出,美國的政治-企業-媒體(以下簡稱「政企媒」)構成的機制正在生產虛假信息,危害社會,自由的民眾必須維護自由,否則自由將不復存在。

在美國大選後,溫加滕在推特上轉推了一份法庭宣誓文件,但他發現該推文被附上了內容審查警告。

他表示,他發送的是密歇根州前總檢察長助理扎卡里拉爾森(Zachary Larsen)的法庭宣誓書摘要的屏幕快照,以及該宣誓書的網絡鏈接。拉爾森在宣誓書中稱,他作為選舉觀察員在2020年11月3日及之後的計票過程中目睹了幾周令人不安的欺詐事件。

推特在溫加滕的這則推文上附上了這樣的警告:「有關選舉欺詐的說法是有爭議的。」溫加滕在文章中指出,推特根本沒有資格這麼做。

社交媒體無責任確定法庭宣誓文件真實性

溫加滕認為,社交媒體沒有責任去確定法庭宣誓文件的真實性,而企業媒體也沒有義務確定誰贏得了選舉。

如果因為平台上的說法有爭議而打上警告小旗,那麼「推特會是旗幟的海洋」。

但溫加滕表示,推特的真正意圖藏在背後。當人們點擊推特的這個警告時,會進入推特的一個網頁,那裏顯示:「選舉專家確認,在美國,任何形式的選票欺詐行為都極為罕見。」

推特引用了大量的新聞報道、推文和聯邦政府官員的證詞摘要來支持這一說法。

溫加滕指出,這種說法本身就是有爭議的,因為就在今年,新澤西州第三大城市帕特森(Paterson)的選舉委員會曝出,在5月的一場郵寄選票選舉中由於欺詐作廢了近20%的選票。

美國司法部還判處費城前任大法官在2014到2016年犯有選民欺詐罪。

另據英文大紀元報道,參議員蘭德保羅(Rand Paul)的推文也因為質疑已去世的人出來投票而遭到相同的警告。

但事實是,在某些州,發現已死去的人在2020年總統大選中進行了投票。另根據對密歇根州選舉數據的分析,發現有一萬多名已確認或懷疑已死亡的人將他們的郵寄選票寄回了密歇根州進行投票。

溫加滕說:「任何對城市政治機器的歷史哪怕了解不多的人都知道,這種行為幾十年來一直是美國人生活中的不幸事實。」

溫加滕:推特就是一家帶有鮮明傾向性的發行商

溫加滕還在文章中指出,在過去的一年裏,民主黨人提出了一百多次訴訟,試圖放鬆對身份確認的要求,增加郵寄選票的數量,並拓寬可以提交的途徑。他寫道:「這是全國各地立法機構長期以來一直對選民欺詐感到擔憂的證據,考慮到已透露出來的數百周其它已記錄案件,這些擔憂是有理由的。」

溫加滕表示,每個美國公民都希望看到司法公正,並確保相關政策的制定,以防止將來發生此類欺詐行為,也因此都有責任去挖掘此類案件,因為忽略這些問題對國家沒有好處。

在2020年的選舉中,欺詐手段各式各樣,而且比比皆是,已經到了沒有人能忽略的程度。弗林將軍的代表律師西德尼鮑威爾(Sidney Powell)日前在接受霍士新聞採訪時說:「我這輩子從未見過這樣的事情(編注:指2020美國大選中用各種欺詐手段舞弊)。甚至從未聽說過這樣的事情。」

鮑威爾還表示,大量證據就像消防水管中的水噴湧而出。

那麼,推特為何要挑戰這些來自民眾的聲音呢?溫加滕問道:「推特挑戰這些訴求是為了誰?推特平台不能處理任何與其官方敘述相牴觸的證據嗎?」

溫加滕指出,推特並沒有對其它數以百萬計模稜兩可的、來源更不可信的說法提出過質疑。比如推特並沒有在有關通俄門,或者其它無休止、旨在揭特朗普總統和貶低其擔任總統合法性的陰謀論,或關於布雷特卡瓦諾(Brett Kavanaugh)法官高中舉止的誹謗性推文上附加警告標籤。

溫加滕認為,推特已停止了裝腔作勢,而露出了其真面目:推特是一家帶有鮮明傾向的發行商,這個傾向是美國政企媒機制所構築的傾向。

互聯網觀察人士古河對大紀元表示,推特、臉書和谷歌三大科技巨頭、所謂傳媒中心在這次特朗普總統的競選當中起到非常惡劣的作用,「他們甚至封殺包括特朗普在內的共和黨人士的帳號,對民主黨和共和黨使用兩套不同的標準去對待,比如,亨特拜登那麼多的醜聞和錯誤言論根本視而不見,而特朗普總統提到了亨特的某些東西,就刪除他的消息。」

防止欺詐人人有責 在監控社會裏人們將失去自由

 

調查記者阿魯姆博哈里(Allum Bokhari)在英文大紀元的「美國思想領袖」專訪中,表達了大科技公司的這種標記、限制和審查的權力,他說:「沒有監管機構阻止他們使用這種權力,這將嚴重影響甚麼是美國人被允許看到的,甚麼是被允許閱讀的。」而這可能等於干擾「這次至關重要的選舉」。

溫加滕也表示,大科技公司向人們展示,這樣的政企媒機制不能容忍普遍存在的正統觀念,無論是關於2020年大選、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新冠病毒),還是其他無數善意理性的人士可能會持的完全反對觀點的問題。而讓政企媒機制來決定甚麼才是可以接受的,這將會帶來無窮的危害。他認為,在一個自由、健康的社會中,應允許所有的思想競爭,好的思想應該最終勝過邪說。

他最後指出,轉向審查制度應被視為虛弱的表現,因為這不是以理服人,而是用武力壓制思想。一個壓制合法觀點的社會注定會變得越來越危險,最終會分裂,並可能導致解體。自由的人民必須爭取自由思考,否則他們的自由或將不保。

今年10月,美國眾議員格雷格斯托伯(Greg Steube)提出一項法案 ,該法案將要求大型科技公司遵守《內容審核規範第一修正案》。

2018年9月5日,推特CEO多爾西在美國國會就推特的透明度和問責機制作證。(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2018年9月5日,推特CEO多爾西在美國國會就推特的透明度和問責機制作證。(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該法案將限制這些公司在限制言論或審查某些內容時的豁免權,提高問責性。

在11月17日美國參議院司法委員會關於社交媒體進行言論審查的聽證會上,共和黨參議員喬什霍利(Josh Hawley)與臉書CEO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當面對證,直指臉書使用內部系統,與谷歌、推特配合,對個人、網站、帳號進行言論審查。

聽證會上,美國兩黨議員大多都同意,應該改革《通信規範法案》(Communications Decency Act)第230條款,甚至應該將其完全廢除。

根據《通信規範法案》第230條款,出版商需要對他們發佈的任何內容承擔責任,而網絡社交媒體平台則受到230條款的保護。該條款規定:「計算機網絡服務的提供者或使用者不被視為其用戶所提供的任何信息的出版者或發言者。」

但批評人士說,這些聲稱自己是網絡平台的公司不只是維持了一個公共論壇,而且還對內容進行了控制調整,這使他們實際上已經成為了出版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