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正處於激烈交鋒之際,大陸專家演講中自曝中共控制美國華爾街並在美政壇核心圈有自己人,是特朗普結束這一切,令美中脫鉤,拜登上台後中共會從新把握時機。

該專家提及美國華爾街頂級金融財團的猶太裔老太太,幫忙搞定在美國的習近平新書發佈會,引起網絡關注。中西方的網友都在找尋這老太太是誰?而大陸現有公開演講影片中,老太太等敏感內容均被刪除。

有學者認為,中共用收買來建立它跟其它國家政商關係的方式,在特朗普上台四年來踢到鐵板,中共想借白宮易主再回老路的做法沒可能;這方面議題還將是非常重大的政治議題、民間監督政府的主要內容。

翟東昇演講竄紅 網絡眾尋「華爾街老太太」

大陸研究金融貨幣體系的國際政治經濟學專家翟東昇,在2020年「觀影片年終秀」「答案」節目中演講,無意中曝光了中共最不想讓外界知道的核心機密。

他稱,中共在特朗普之前的二、三十年,中美之間不管出現再大的事情,「全部是『床頭吵架床尾合』,兩個月之內搞定」,而原因就是「咱們上邊有人,在美國的權勢核心圈有我們的老朋友!」

「說白一點,過去三十年,我們利用美國的權勢核心圈,華爾街,在1970年代開始對美國的內政外交有著非常強的影響力。」他說。

他還用一個自己親身經歷的小故事來論證上述觀點,「華爾街某頂級金融機構的亞洲區總裁、猶太老婦人」,在美國幫忙搞定習近平的新書發佈會(場地),該美國婦人能說一口流利北京話,擁有「中國國籍及北京市戶口」。

翟東昇該影片因曝出中共「核心機密」,已經在微信、微博等大陸社交媒體上被刪。

翟東昇提到的華爾街猶太老太太引起社交媒體的熱議,都在追問老太太是誰?微博上網友紛紛表示:「為甚麼老太太(刪)沒了?」「居然正好沒有美國書店霸氣老太太的故事哦⋯⋯求觀影片給補上。」「最精彩的還是被卡嚓了」「老太太那段說得太細節,不利於保護內線」「被剪掉的都是高光時刻。」

現住華盛頓的一名美國企業家和前媒體高官,也發推追問:「誰是翟東昇口中的美國婦人?」

中共希望拜登上台跟美國「重續舊好」

翟東昇演講中直白地表示,特朗普上台後展開的中美貿易戰中,華爾街美國人試圖幫忙中共但沒幫上。「現在拜登上台了,傳統的精英,政治精英,建制派,他們跟華爾街的關係是非常密切的。」

他還強調,「拜登的兒子被特朗普說『你在全球有基金公司』,誰幫他建的基金公司,這裡面都有買賣。」

美國「信息與戰略研究所」經濟學者李恆青對此向大紀元表示,翟東昇演講的關鍵核心內容,就是沒有事情是中共搞不定的,沒有任何事情是美元搞不定的。

李恆青認為,翟東昇是說漏了嘴,提到拜登次子私募基金誰給的錢,「我想不言自明,自然就是中共給的錢。」

他強調,「這也印證了幾年前美國有本書『秘密帝國』中提到美國的權力家族,其中就包括喬·拜登的兒子亨特·拜登;他陪同喬·拜登去中國訪問,然後空手套白狼,直接就從中國帶回來幾十億的投資,他根本沒有出任何的資本,直接拿股份。」

他還表示,美權勢核心圈有中共的老朋友,除了基辛格外,還有前美國財政部長、原高盛主席等人,長期為中共服務,實際上是中共進入華爾街的一個代理。

李恆青:中國知識份子可悲  年輕一代更可悲

李恆青表示,「中國的這些知識份子真的很可悲,他們說甚麼事情都可以拿錢來擺平,沒有中共擺平不了的事兒,他們在那兒沾沾自喜。我看這個社會怎麼是這個樣子?人類應該有一個高尚的目標去追求,才是可以感覺到榮光。」

「但在他們那兒都是一些雞鳴狗盜、男盜女娼的事情,公開誨淫誨盜,不以為恥,反以為榮。難怪中共如此邪惡,如此腐敗。中國社會已經墮落到無以復加之地。」

他還表示,「我同時更覺得悲哀的是甚麼,是台下的掌聲和笑聲,看到那些年輕的大學生在那兒笑得很開心。我覺得你領他們上的哪一條路?我覺得非常的痛心,這個民族再這麼下去,真的快沒救。」

李恆青表示,中共在西方世界暢通無阻的金援外交,翟東昇把這個秘密說漏了、說透了,「既然這樣的話,我們應該警惕監視這些執政者,不管他是誰,在金錢面前都能夠挺直腰桿。重要的是不用靠個人的品質,更重要靠的是這個監督的體系,靠新聞媒體的輿論監督、靠我們所有的人來監督,這才有可能保證美國民主和自由的體制跟邪惡的政權鬥下去。」

曾建元:中共想走回原來國際政商關係沒可能

台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法學博士曾建元接受採訪時表示,中共以所謂的銳實力,就是收買的方式,來建立它跟其它國家的政商關係;在中共加入世貿組織二十年後,特朗普和很多國家認識到中共的國際政商關係的經營對各國國家利益的傷害。

他認為,特朗普總統執政四年,可以看出來中共這種政商關係的傳統經營方式踢到鐵板。而拜登和拜登家族跟中共關係密切的問題,已引起美國民眾和共和黨的注意,且會變成未來美國非常重大的政治議題,哪怕未來拜登上台,這個問題也是反對黨監督政府的一個重點。

「所以不見得中共的政商關係經營會像過去那樣得心應手、如魚得水了。我覺得那個時代已經過去了。如果今天中共還有人認為用原來的那些做法,還可以讓它縱橫國際之間,那就錯估了今後國際的形勢。因為不是說少數政客或各國的這些買辦就能夠隨便輕易地讓中國回到過去奧巴馬時代或之前的那樣一種國際角色。」

他還強調,「許多過去遊走各國為中共進行游說的,或者行走在外國代理人法律邊緣的不正當行為,之後都會受到各國更嚴密的監管。所以我覺得中共如果真的要去重新調整跟各國的關係,其實應當要(知道)如何去遵守國際法的相關規範,應當重新反省、調整它的外交行為,這才是正道。」@